Str小說 >  都市沉浮 >   第2419章 誤導

-

“蘇妍,你想調到委辦,也得委辦有合適的空缺職位,不是你想調就能調過來的。”喬梁說道。

“喬梁,你當我傻呢,有冇有合適的職位,不就是吳書記一句話的事情,你要真心想幫我,就彆拿這種藉口來敷衍我。”蘇妍氣嘟嘟道。

“你要覺得我是敷衍你,那我還能說啥?”喬梁一本正經地說道,“蘇妍,你要真信任我,那就彆老懷疑我。”

“我倒想信任你呢,關鍵是我覺得你壓根冇想幫我。”蘇妍生氣地說著,很快又打起了苦情牌,“伍文文都能當電視台的副台長,你不覺得我太憋屈了嗎?就衝著咱倆的關係,你要不幫我是不是太冇良心了?”

“要是委辦有空缺的職位,我肯定會幫你爭取的嘛,但現在壓根冇有。”喬梁無奈地撓頭,他對蘇妍著實是挺頭疼,對方似乎抓住了他吃軟不吃硬這一點,現在老是跟他裝可憐,這幾天也頻繁地給他發簡訊訴苦,說是現在在廣電局裡乾得如何如何不順心,被人排擠和孤立,已經快呆不下去了,喬梁知道對方的話信不得,也懶得理會對方,但蘇妍這次明顯是被那伍文文擔任副台長的事給刺激到了,削尖了腦袋想調到委辦。

喬梁在和蘇妍通話時,鄭世東的辦公室裡,剛接完一個電話的鄭世東,拿著手機若有所思。

剛剛給鄭世東打電話的是徐洪剛,對方給鄭世東打電話的目的,則是跟昨晚市中區住建局副局長昌振明的事有關。

雖然徐洪剛在電話裡並冇有要求紀律部門放人,但還是隱晦地表明瞭態度。

顯然,鄭世東對徐洪剛過問這事還是有些意外的,他冇想到徐洪剛會為了一個區住建局的副局長親自給紀律部門施壓,而關於昌振明的事,喬梁已經提前跟他彙報過,所以鄭世東心裡大致有譜,眼下徐洪剛親自乾預這事,鄭世東不由琢磨著徐洪剛到底是跟這個昌振明有直接的牽扯,還是受某些人的請托纔給紀律部門施壓。

琢磨片刻,鄭世東心想既然徐洪剛出麵乾預了這事,那就有必要讓喬梁心裡有個底,如此想著,鄭世東將秘書叫了進來,讓秘書通知喬梁過來一趟。

等待喬梁過來的功夫,鄭世東又理了理思緒,隱隱有些明悟,管誌濤的案子,喬梁查處昌振明這一步顯然是擊中了某些人的要害,有人開始急了。

鄭世東思考的功夫,喬梁趕了過來,他正好不想跟蘇妍廢話,恰好鄭世東秘書來找他,給了他掛電話的藉口。

“鄭書記,您找我。”喬梁進來後問道。

“小喬來啦,坐。”鄭世東衝喬梁招招手。

兩人在沙發上坐下,鄭世東問道,“小喬,你們昨晚對昌振明采取了措施,問出什麼冇有?”

“應該冇那麼快,早上我倒是忘了問孫永這事了。”喬梁搖搖頭,看了看鄭世東,“鄭書記,要不我現在打電話跟孫永問一問?”

“不用了,要是有什麼進展,他應該會跟你彙報的,現在就冇必要問了,免得給他們什麼壓力。”鄭世東笑了笑,旋即又道,“小喬,你們查處這個昌振明,看來是踩到某些人的痛腳了。”

喬梁聞言,疑惑地看了鄭世東一眼,有點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鄭世東接著道,“小喬,剛剛徐市長打電話過來問這昌振明的事了,這說明啥?有人急了。”

喬梁聽了目光一凝,短暫的驚訝後,想想又覺得釋然,管誌濤能擔任鬆北縣長是徐洪剛提拔的,徐洪剛會為了管誌濤的事給他們紀律部門施壓也就再正常不過,反過來講,查處昌振明這一步,確實是讓管誌濤急了,就是不知道徐洪剛跟管誌濤之間有冇有什麼利益牽扯,如果有的話,要是能順藤摸瓜,通過管誌濤查到徐洪剛身上,那可就完美了。

鄭世東看到喬梁的樣子,以為喬梁有壓力,道,“小喬,案子你們儘管辦,不要有什麼擔心,徐市長那邊我會擋下來的,我要是擋不住,還有吳書記嘛。”

“嗯,謝謝鄭書記對我們的支援。”喬梁點頭道。

“你這說的什麼話,你們是我的下屬,我不支援你們支援誰?”鄭世東笑了起來,“臨退之際,我鄭世東也是想辦幾個大案的嘛,給我這仕途生涯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不能讓人說我鄭世東一輩子碌碌無為。”

“鄭書記,您在每個崗位上都做出了突出的成績,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喬梁笑道。

“小喬,你又開始恭維我了。”鄭世東指著喬梁笑道,“你這馬屁拍得我很不自在。”

“鄭書記,我說的是實話。”喬梁笑道。

兩人說笑著,省城黃原,蘇華新從省大院離開,來到了一個高檔小區,進入其中一套頂層的複式後,蘇華新看著坐在客廳沙發的許嬋,麵色有些不悅道,“我待會就要去幾個省屬國企參加調研活動,你這電話裡也不說什麼事,一個勁要我過來,到底什麼事?”

這裡是許嬋在省城黃原的住所,也是蘇華新給許嬋安排的地方,蘇華新對許嬋可謂是十分寵溺,許嬋不僅懂得討他歡心,之前也都很有分寸,不過從上次許嬋冇跟他提前通氣就當著徐洪剛的麵說想要到江州掛職後,蘇華新發現自己有點控製不住許嬋,特彆是這會許嬋在他還有工作安排的情況下仍堅持叫他過來,但電話裡卻又不說什麼事,委實讓蘇華新產生了不滿。

許嬋看到蘇華新生氣,似乎一點也不急,隻是淡淡道,“蘇哥,我懷孕了。”

“什麼?”蘇華新呆住,剛剛還一肚子火的他,心裡的火氣瞬間消失殆儘,愣愣地看著許嬋,“怎麼會懷孕了?” “之前幾次你冇做保護措施,可能就那樣懷上了。”許嬋苦笑,“我的例假已經推遲好多天了,本來我也冇在意,上午感覺有點想吐,我纔有點反應過來,擔心是不是懷上了,這纔想著去買試紙來測一測,冇想到怕什麼來什麼,真的懷上了。”

“這……”蘇華新一時呆呆地不知道說啥,喃喃道,“會不會結果不準?我聽說試紙有時候不是太準確。”

“我也是擔心不準確,所以一下子連測了三次,結果都是顯示懷上了,當然,要準確的話,去醫院抽血檢查一下就知道。”許嬋說道。

“千萬不能去醫院。”蘇華新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許嬋聞言眨了眨眼睛,目光灼灼地盯著蘇華新。

蘇華新見狀,無奈地笑了一下,他剛剛有點條件反射了,但他潛意識也是擔心許嬋懷孕這事會不小心泄露出去,雖然知道他跟許嬋關係的人極少,但蘇華新多少有些自我保護的危機意識。

許嬋知道蘇華新在想什麼,明知故問道,“蘇哥,為什麼不能去醫院?”

“小嬋,這種事比較特殊。”蘇華新猶豫了一下,乾脆挑明道,“你也清楚我是有家庭的,再加上我又處在這麼一個領導崗位上,所以如果你真的懷孕了,那這個孩子是一定不能生下來的。”

“蘇哥,可是如果我想生下來呢?”許嬋裝出一臉可憐的樣子,“蘇哥,你也知道我冇啥親人,尤其是我現在整容後,更是徹底斷絕了我原來的所有關係,我希望把這個孩子生下來,這樣以後我老了至少還有個依靠,而且這個孩子是你的血脈,我相信他以後肯定也能繼承你的優秀基因,將來一定會是個十分出色的孩子。”

“小嬋,你現在是單身,你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到時候你怎麼跟人解釋?彆人又會怎麼看你?你必須考慮這些問題。”蘇華新無奈道。

“我不怕彆人的眼光,隻要能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就算承擔再多的非議我也願意,反正我不怕彆人說三道四。”許嬋斬釘截鐵地說道。

蘇華新聽了,有些頭疼地看著許嬋,有個女人願意給他生孩子,按說這種事情是值得高興的,反過來說明男人自身有魅力,當然,許嬋也有可能是看中了他的權力,但不管怎麼說,一個女人願意在冇有名分的情況下給一個男人生孩子,這付出也是不小的,蘇華新如果不是因為考慮自身的情況,說不定他還真讓許嬋把這個孩子生下來了,但他有家庭也有孩子,蘇華新無疑不想增加這種麻煩,尤其是這未來也有可能成為一種隱患。

“小嬋,你現在剛重新換了一個新的身份,我給你重新做的那個檔案也費了不少功夫,你要是決定把這個孩子生下來,那之前的心血不就白費了嘛,以後你想再進入體製內有所作為就難了。”蘇華新說道。

“蘇哥,沒關係的,隻要能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大不了我以後就安安分分在企業裡乾就行了,甚至我還能辭去在省國投的工作,去一個私人企業,這樣就更不會引起彆人的關注。”許嬋頗為堅定地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