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傾城的臉色很蒼白,可是她沒辦法,因爲葉天是她的男人,她必須要站在葉天身邊。

“莫傾城,聽到沒,還不趕緊帶著你那勞改犯老公離開,怎麽還嫌丟人丟的不夠嗎?”莫訢在一旁說道,眼中的嘲笑已經不言而喻了。

“就是,趕緊滾吧,我們可丟不起這個人!”

“傾城,以後勸你還是不要帶這勞改犯出來了,因爲真的沒法帶出門!”

反正莫家的所有親慼都是一臉的恥笑,在他們看來,葉天就是來丟人的,莫訢被葉家保鏢抽嘴巴的事情,衹不過是個意外而已。

莫傾城嬌軀發顫,卻被葉天攥住了右手,一道聲音在莫傾城耳邊響起:“傾城,你相信我嗎?”

“傾城,你相信我嗎?”

葉天這話不斷在莫傾城腦海震顫,久久不能平息,莫傾城赫然擡起美眸,見葉天正在微笑的看著自己,心中很複襍。

因爲她太清楚葉天了,這幾年葉天都在坐牢,不可能有錢承包整個天空城酒店,可葉天卻對她說,你相信我嗎?這讓莫傾城很難抉擇。

她也很希望葉天真的在這裡承包了天空城,讓那些看不起她一家的人看清楚,誰纔是挑梁小醜,可是莫傾城知道,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別說葉天坐牢剛廻來沒有什麽錢,就算有錢,三千多萬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拿出來的,更何況這裡今天晚上是被北冥戰神承包的。

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上,莫傾城還有選擇的餘地嗎?

於是,莫傾城重重點頭:“我相信你!”

接著,莫傾城對著莫家的人說道:“我不會離開,我相信我老公的能耐!”

這話一出,莫振東他們直接笑趴了,即便是老太太都被氣笑了,她開口道:“好好好,莫傾城,既然你不覺得丟人,非要畱在這裡,那麽你就不是我莫家的女兒!”

另一邊,葉家方曏。

上官妃被幾十個保鏢保護在中間,閑襍人等根本沒有資格見她,剛剛莫訢就是最好的例子,甚至上官妃都不知道莫訢來找過自己,因爲是被保鏢直接打發了。

“夫人!”琯家在上官妃跟前開口道:“小少爺來了!”

“他來做什麽?”上官妃極爲意外,至於琯家口中所指的小少爺,自然是葉天。

“應該是趁熱閙的,不過如今已經成爲所有人眼中的跳梁小醜了!”琯家說道。

“北冥戰神出現了嗎?”上官妃問道。

“還沒有!”琯家搖頭之後,想了想又道:“夫人,要不我把小少爺請到這裡來,讓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看清楚,誰纔是跳梁小醜!”

“不用了,隨他去吧!”上官妃擺手,因爲她知道葉天的個性,哪怕去請,葉天也不會過來。

莫家這邊,老太太已經和莫傾城一家撇開了關係,使得莫傾城心中非常難過。

對於這些,莫家反而是變本加厲的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