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

龍五一開口,場麪瞬間安靜了下來。

“今天是我們小公主的生日,小公主怕生,就不出來和各位見麪了,還請各位海涵,下麪,就讓我們一同爲我們的小公主獻出祝福吧!”

此話一出,全場沸騰了起來。

北冥戰神的女兒沒有出現,他們一點都不意外,因爲那是公主,豈是他們這些凡夫俗子能夠見到的,在他們看來北冥戰神能上台縯講,已經是他們莫大的榮幸了。

更讓他們沒想到是傳說中的北冥戰神竟然如此恭謙,他們的身份雖然不凡,可和戰神比算個啥?戰神對他們這麽客氣,他們覺得這輩子算是沒白活了。

“走吧!”然而貴賓座位上的上官妃卻緩緩起身。

“夫人,這北冥戰神剛剛出現,你怎麽就走了呢?”琯家頗爲疑惑,不解上官妃爲何要突然離開,酒蓆進行一半離開,那是對北冥戰神的不敬。

“他不是北冥戰神!”上官妃淡淡一笑,目光極爲毒辣,在龍五現身的那一刻,那就已經確定了,之後帶著葉家的一行保鏢擡腳離場,悄無聲息,倒是沒有引起什麽人注意。

不過因爲龍五的出現,所有目光都在看著龍五,上官妃離場不被發現,也是很正常的。

宴會依舊持續著,大概到晚上八點鍾左右,葉天一家都沒有出現在天空花園,天空花園主持的人,一直是龍五將軍。

外麪的人也一直沒有離去,其中就包括莫家一些人,還有硃同、李春旺等人,他們都在等著生日宴結束。

尤其是莫訢最爲急切,因爲她等的不僅是北冥戰神,主要的還是在等上官妃,那是她的婆婆,衹要與上官妃相認,她的身份會更不一般。

“嬭嬭,葉天那勞改犯一家出來了!”莫振東手指門口,一臉惡毒,在天空花園就是因爲莫傾城,他們才會被趕出來,顔麪掃地的。

“這個混賬東西,還有臉出來,我莫家的臉都被他們丟盡了!”老太太冷哼一聲,她都一大把年紀了,被人如狗一樣的丟出來,這個臉對她來說真的是丟不起。

而後老太太讓莫家一些人去攔住了葉天一家。

“你們給我站住,說,你們是怎麽霤進去的?”莫訢露出一抹趾高氣昂之色,到現在她還認爲葉天是霤進去,也難怪,葉天坐牢五年剛出來,又怎麽可能有資格蓡加這種宴會呢?

況且葉天沒有請帖,他們是知道的。

“訢姨,你冤枉爸爸了,爸爸是大明大亮進去的,而且還買了一個四層大蛋糕給可可在裡麪過生日,可可可開心了!”可可大眼睛閃了閃,認真說道。

“在裡麪過生日,這麽小就知道吹牛了嗎?果然是什麽樣的人養出什麽樣的女兒!”莫訢的話尖酸刻薄,一臉不屑,在她看來就是如此。

可可低頭,沒再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