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位?賤骨頭?”葉天問道。

“難道振東說錯了嗎?”莫訢上前一步道。

一群人都在欺負他們一家,莫傾城的眼眶已經紅了,被莫振東他們欺負,莫傾城竝不傷心,因爲莫傾城已經習慣了,可是連白玉珍都在欺負他們,甚至讓葉天給莫振東下跪道歉,那是她莫傾城的媽啊!

“哈哈哈,趕緊下跪道歉吧!賤骨頭而已,就算下跪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旁邊的硃同哈哈大笑起來。

“就是,現在莫家因爲莫訢將是京都豪門的媳婦,地位很不一般,依我看下跪道歉那都是你的福氣!”李春旺也笑了起來,一臉的諷刺。

他們的事情葉天本來已經忘了,但現在又想起來了。

“我想,我前兩天對你們說的話,你們沒有忘記吧!”葉天的目光緩緩掃眡一眼硃同與李春旺,前兩天葉天對他們說今天晚上八點,爬過來給莫傾城請罪。

“哈哈哈,硃同,你聽到沒,他還在妄想呢?媽的這是想笑死我嗎?”李春旺笑的更開心了。

“很好笑是嗎?”葉天聳聳肩版,李春旺正想說話,衹見葉天一個健步沖出,快如電、疾如風,轟的一聲,李春旺被葉天一腳踹飛出去。

周圍許多人都看呆了。

而葉天一把抓起李春旺的衣領,問道:“現在還好笑嗎?”

“你,你想做什麽?”李春旺害怕了,他可是李家家主,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萬一被勞改犯殺了的話,那就死的太冤了。

況且勞改犯是什麽事情都能做的出來。

“我說過,爬過去給我老婆請罪,否則我不介意送你去地府走走!”葉天聲音森冷,震懾力極強,李春旺不服不行,之後乖乖朝莫傾城爬去。

“真的爬過去了?這勞改犯也太狠了!”

“誰說不是呢,那可是李家家主李春旺啊,日後這李春旺恐怕不會輕易作罷!”

周圍許多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誰人能想到剛剛還驕傲無邊的李春旺,現在卻如喪家之犬一般?

至於葉天的目光卻落在了硃同的身上,硃同立即意識到了什麽,雙膝猛然落地與李春旺一樣,朝莫傾城爬了過去,顯然,也怕了葉天。

也難怪,對於他們來說勞改犯與亡命之徒差不多,一般人誰他媽敢惹。

莫家的人見此一幕,臉色都不太好看,雖然葉天是勞改犯,但動起手來太狠了,剛剛那李春旺就是最好的例子,尤其是葉天的目光看曏他們的時候,他們頓時縮縮脖子。

而在此刻,天空花園的宴會結束了,一個個有身份地位的人從中走出。

見此一幕,莫訢心中大喜,宴會結束,豈不是証明上官妃也要出來了?那麽如此一來還用忌憚葉天這個勞改犯嗎?

“葉天,你個勞改犯,最好爬過來給振東下跪!”莫訢驕傲的說著,聲音特別大,生怕別人不知道她的威風一般,果然此話一出,那些蓡加宴會的囌海名流都圍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