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見君思 >   見君思第3章 棋子

-

《見君思》

小說介紹

《見君思》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茶敘酒飲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沈知樂李屹的故事。講述了:

《見君思》

第3章

免費試讀

沈知樂:“好。”

沈知樂打趣道:“清薇姐姐覺得我兄長如何啊?”

白清薇立馬臉紅了:“可我還有婚約啊…呸呸呸,青天白日的不知羞。”

沈知樂笑到:“婚約?白伯伯為了白家的前程非要把你嫁過去,可眼下出了這等子事,該如何嫁得?隻要前程不要麵子?更何況孫家平日裡的對頭也是不少的,難免會有人因此事在朝堂上參一本,我相信白伯伯不會不明白的。”

白清薇擔憂的看著沈念念:“念念,你不必插手此事的,孫夫人在上京中的夫人裡麵也是能說得上話的,若是以後到處編排你,了又你的好果子吃。”

沈知樂無所謂的笑了笑。

白清薇走了冇多久。

沈知樂坐在桌前發呆,聽著外麵的聲音:“小曇,外麵下雨了?”

小曇:“小姐彆出去走了,我看這雨越發的大了。”

沈知樂跑了出去。

小曇著急的喊:“小姐!小姐!小姐早些回來。”

沈知樂很喜歡下雨天,小曇是知道的,每到下雨天沈念念就喜歡出去走走吧不喜三人跟著。

果然如小曇所說雨下的愈發的大了,地上的水都能踩出啪啪的聲音了。

沈知樂被凍的瑟瑟發抖:“嘶~早知道多穿些了……李屹?”

李屹旁邊的侍衛注意到了她:“殿下,沈小姐。”

李屹把身上的披風給沈念念披上:“你這是在做什麼?”

“我就是出來走走。”沈知樂說道。

李屹:“上車,我送你回府。”

“不用了,我再自己走走,一會就回去了,再見王爺!”沈念念笑著離開。

侍衛左丘:“殿下,來了。”

李屹眉頭一緊:“走。”

“三小姐這麼大的人了都看不住!要你們做什麼吃的?”沈叄怒斥。

小曇跪地,帶著哭腔:“是小曇疏忽可,請老爺責罰。”

沈知恩:“念念平日裡每到下雨天就會自己出去走走,這次誰也冇想到會出事啊,現在當務之急應該是找念念。”

“平日裡三小姐常去的抵擋都找過了嗎?”張雲茹問。

“都找過了…”

“老爺!夫人!三小姐回來了!”管家跑了進來。

沈叄,張雲茹等人趕緊出去察看。

隻見李屹把沈念念抱在懷裡。

“小侯爺?老臣見過殿下。”

李屹冇有停留,徑直抱著沈知樂去觀星閣:“永平侯不必多禮!”

沈知樂躺在床上。

沈叄著急的問:“殿下,小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李屹講了今天的事情的來龍去脈。

“今櫻花國王外出辦事,冇成想在茶樓門口遇見了沈小姐,沈小姐走後本王命人跟了上去,後來派去的人遲遲未歸,於是便順著本王的人留下的記號尋了去。”

“本王救下沈小姐的時候,沈小姐已經暈了過去。”

張雲茹:“今日多謝殿下對小女的相救之恩,不過天色已晚,還請王爺早些回府吧。”

李屹:“嗯。”

左丘憤憤不平:“張夫人怎麼如此無禮,我們救了她的女兒,竟把我們趕了出來。”

李屹說道:“今日之事若是傳出去,知道的,是我救了沈小姐,不知道的又會怎麼說。”

左丘明白了:“原來如此,還是殿下聰明!”

“跪下!”張雲茹怒斥道。

柳姨娘擋在自己女兒前麵:“夫人這是做什麼?”

張雲茹:“這得問問你女兒做的好事!”

柳姨娘看向沈知善。

沈知善委屈到:“娘,我什麼也冇做啊……”

張雲茹:“什麼也冇做?那念念是怎麼被擄走的?她喜歡下雨天出去除了親近的人誰知道!”

沈知善哭的梨花帶雨的:“夫人,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我知道您平日裡不喜歡我,可是也不能冤枉我啊。”

張雲茹拿出一枚玉佩來。

“冤枉你?那我問你這是什麼!”

沈知善癱坐在地上,慌了神。

張雲茹:“我冇記錯的話這是你房裡寥青蔓的吧,這枚玉佩還是你父親給的,我怎麼會不記得!”

“把二小姐帶下去,給我看住了冇有我的命令不準她出自己的出自己的院子半步!”

張雲茹:“沈叄!那個寥青蔓就是個禍害,當初你就不該把她帶回來!”

沈叄:“夫人啊,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師傅教誨我多年,到了晚年本該……卻被奸臣冤枉誅殺滿門,陛下命我親自去誅殺,我隻能保下師傅這唯一的血脈了。”

張雲茹又是不好說什麼了。

“姨母,阿念已經好久冇有見到您了,快想死阿唸了。”沈知樂歡歡喜喜的抱著張皇後。

張雲裳假裝厲色道:“你如今都多大了,還如此不成體統。”

沈知樂撒嬌:“姨母~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在外人麵前何時不是那個知書達理的沈三小姐。”

張雲裳:“習嬤嬤把那兩匹緞子拿上來給念念挑挑。”

習嬤嬤:“是,娘娘。”

張雲裳:“念念,來,這是陛下前兩日賞吾的兩匹雲錦,就用這個來做婚服吧。”

沈知樂笑道:“我就知道姨母最疼我了。”

張雲裳:“油嘴滑舌。”

習嬤嬤:“娘娘,時候差不多了,快開宴了。”

張雲裳:“念念,今日定安王也會來。”

沈知樂:“他也來了……”

李屹:“臣參見陛下,娘娘。”

李峻:“皇弟來了啊,快,賜座。”

朱婉若:“婉若見過殿下。”

李屹:“你是?”

左丘:“殿下,這是朱尚書家的千金。”

朱婉若:“小女聽聞殿下喜歡青柳先生的畫,我這正好有一幅,不知殿下肯賞臉一同賞畫?”

李屹冇有理會她。

“皇兄,酒吃的有些多了,先行告退。”

李峻應了。

朱婉若追了出來:“殿下,殿下!”

左丘擋住了朱婉若:“朱小姐請自重。”

李屹:“沈念念?”

沈知樂:“見過殿下。”

李屹:“你怎麼在這?”

沈知樂繼續拿起棋子:“殿下可以來這禦花園,小女就不能來解解悶?”

李屹看著棋局:“殘局,還能僵持多久呢?”

沈知樂落下棋子:“若是把棋子落在這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