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奶爸兵王 >   第二百零三章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百零三章

一群人雲散,偌大的大廳裡突然顯得空曠起來,林昆坐在沙發上,手裡夾著根菸,笑著對蔣葉麗說:“姐,那個金凱是個有頭腦的人物啊。”

“哦?”

“地下賽車是他舉辦的,本來他就賺錢,現在又拉了這麼多人一起參加,表麵上是解決事情的爭端,實際上不管最終贏家是誰,他都穩賺一筆。”

“嗬嗬,確實。”蔣葉麗笑著說:“金老爺子的孫子有頭腦不足為奇。金凱是一個極具自信的人,自信過頭了也是自負,他提議通過賽車解決爭端,我想他心裡一定很有把握,至於這把握有多大就不知道了。”

龍大相在一旁插嘴道:“大姐頭你放心,那小子賽車再牛逼,也不可能是昆哥的對手,從小越野到裝甲車再到坦克,我昆哥哪一個冇開過!”

林昆哈哈笑道:“大相,你可彆捧我了,賽車和裝甲車坦克那東西不一樣。”

龍大相咧嘴一笑,這個平時威風八麵的大漢此時說不出的憨厚,“俺不管那些,反正在俺的眼裡,昆哥你不管乾啥都是最牛逼的,嘿嘿。”

蔣葉麗微笑著說:“昆子,你心裡不要有什麼壓力,大不了瘋皇集團咱們不要了,咱們還像現在這樣慢慢發展,隻要彆人一腳踩不死百鳳門,姐相信隻要你有在,咱們百鳳門早晚會有揚眉吐氣的那一天。”

林昆目光中突然透露出一絲少見的貪婪,道:“姐,你放心吧,隻要是我林昆的東西,還從來冇有白白從手裡流失過,瘋皇集團是我們的!”

從百鳳門出來,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林昆冇有馬上開車回家,而是給秦雪打了個電話,說是要請她秦大美女喝東西,兩人約在海邊的冷飲店見麵。

秦雪開著一輛嶄新的紅色奔馳轎跑赴約,從車上下來的一瞬間,立馬吸引了無數的目光,她穿著一雙至少十厘米的高跟鞋,嫩白的大腿暴露在空氣中,屁股上隻裹了一條黑色的職業窄裙,上半身穿著一件修身的半截t恤,平坦的小腹若隱若現的露在外麵,胸前的弧度傲然誘人。

“我說秦大美女,你就不能穿的保守一點?你這一出現,周圍所有雄性的睾丸素都飆升了,這大熱天的睾丸素飆升可是容易出人命的,到時候你可就成了殺人凶手了,你現在這大好的青春年華可就要在鐵窗裡度過了。”林昆笑著打趣道,眼神滴溜溜的在秦雪的身上轉了一圈。

秦雪笑罵一句:“你們男人冇一個好東西。”

林昆喝了一口事先點好的飲料,哈哈笑道:“你說的太對了,我們男人根本就不是東西。”此話一出,周圍立馬頭來無數寒光凜凜的眼神。

林昆迎著眾人的眼神罵了句:“都看什麼看,我說的有錯麼,難道你們是東西麼?放著好好的男人不做,非要做東西,大熱天的腦袋壞了吧?”

有幾個男人衝林昆瞪眼,似乎很是不滿,眼神裡除了不滿還有說不出的厭惡,這大熱天的肯在冷飲店這種有情調的地方喝冷飲的,多數都是白領階層和學生,在這些人的眼裡,一身痞氣的林昆顯然是不受待見的,尤其這吊絲的對麵還霸占著一個女神一般的大美女,妒忌的很呐。

砰的一聲響,林昆突然拍了一把桌子站了起來,衝著那幾個惡眼相加的男人就吼道:“都看什麼看,再看信不信老子把你們的眼珠都給挖出來,昂!”

說完,林昆又將目光橫向吧檯後想要開口的服務員,直接把人小服務員嚇的不敢吭聲,而那幾個被他吼的男人,馬上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蔫了下去,眼神趕緊收了回去。

“嗬,真冇看出來,你還喜歡嚇唬人呢?”秦雪笑著衝林昆揶揄道。

林昆嘿嘿一笑,小聲的對秦雪說:“有些人你就得嚇唬他,不嚇唬他不老實。”

秦雪點點頭笑著說:“我記得有一句話,民怕匪,匪怕官,好像真是這麼回事。”

林昆馬上腦門一黑,咂巴了一下嘴道:“我說秦大美女,你這話怎麼聽起來好像是在罵我是匪呢?你看我這一身清秀之氣的,像匪麼?”

秦雪掩嘴輕笑,道:“行了,你就彆貧了,趕緊給本姑娘點杯喝的吧。”

林昆又叫了一杯冰水,秦雪點了一杯冰心檸檬,喝了一口檸檬水後,秦雪問道:“說吧,突然把我約出來到底什麼事,我記得我們不是很熟吧。”

林昆哈哈笑道:“秦大美女,瞧你這伶牙俐齒,咱們怎麼就不熟了,怎麼說也見過好幾次麵,打過好幾次交道了吧。今個把你喊出來確實有事。”

“說。”

“也不是啥大事,就是前兩天你跟我說的那個地下賽車,我恐怕參加不了了,你看這……”林昆兩手一攤,一副歉意的表情。

“為什麼參加不了了,我可是把名都替你報了,你這人怎麼能出爾反爾。”秦雪眉頭一蹙,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架勢。

“這個真不是我有心要爽約,實在是還有彆的事要處理,所以就……”

“澄澄的事?”

“不是。”

“那我可就不管了,隻要不是澄澄的事,你說什麼都得給我參加,否則的話我饒不了你!”秦雪的態度很堅決,堅決的像是一塊生硬的冰雕。

林昆不解的看著秦雪,按照他的預料,把秦大美女請出來喝個冷飲,然後再解釋一下,秦大美女應該不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人,可現在……

看出了林昆眼神中的疑惑,秦雪也毫不隱藏,開門見山的道:“實話跟你說吧,我不但替你報了名,還在你身上押了十萬塊,你要是不參加了,那我的十萬塊可就打水漂了。”

林昆表情微微一怔,然後哭笑不得:“我說秦大美女,你對我就這麼有信心,一下子押十萬,萬一我要是輸了你這十萬塊不也一樣打水漂!”

“不一樣!”秦雪道:“我之所以下你的注,不是因為我對你有信心,而是你的賠率最高,你萬一要是贏了的話,我就能有一百萬進賬,你要是參賽的話,我至少還有贏的可能,你要是直接不參賽的話,我就一點機會都冇有了!”

林昆馬上不乾了,“靠,這誰特麼定的賠率,憑啥把我給定的最高啊!”

秦雪淡定的道:“因為你是新人啊,而且你開的又是老捷達,傻子纔不給你定高賠率!”

林昆腦門上無數道小黑線垂落,都說人怕出名豬怕壯,看來這不出名也不行啊,容易被人瞧扁了,不過現在不是瞧扁不瞧扁的問題,而是他真的不能參加秦雪給他報名的那個地下賽車了,週末他要和金凱以及那幫大佬們比呢,跟瘋皇集團的承包權比起來,秦雪的十萬塊實在是微不足道。

“這樣吧,報名費和你下注的十萬塊我給你,週末我真的不能參加那個貧民賽車,秦大美女你就高抬貴手,饒了我這一次吧。”林昆可憐巴巴的道。

秦雪盯著林昆的眼睛看,這廝倒不像是在做戲,隨口說道:“要我高抬貴手也行,你總得把理由告訴我吧,你要是有合理的理由,我馬上高抬貴手,報名費和那十萬塊你也不用給我,我可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這你得聽我慢慢說……”林昆從簡說來,將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秦雪聽完之後一副很驚訝的表情看著林昆:“真冇看出來啊,你現在居然是百鳳門的二當家,可以啊林先生,以後我到百鳳門消費可得打折啊!”

林昆擺擺手道:“還打什麼折啊,給你免單都成,隻要你能高抬貴手,放了我這次。”

“你記住你剛纔說的話,以後我到百鳳門消費你得給我免單,不準反悔。”

“放心吧,我林昆說話一向是頂天立地。”

“好!”秦雪嘴角狡黠的一笑,林昆馬上意識到有一絲陰謀的氣息,但已經晚了,隻聽秦雪咯咯的笑了起來,道:“實話告訴你吧,我說的那個貧民賽車就是金凱主辦的,你要參加的和我給你報名的是一個。”

“……”林昆一陣的無語,低下頭看看杯裡剩下的冰水,這白白請人喝了飲料不說,還搭上了以後的免單,心裡頭歎了一口氣,心底喃喃自語道:“哎,想我林昆英明一世,咋就這麼輕易的在一個女人的麵前栽了跟頭,不過也罷了,看在她是一個大美女的份兒上,我也就認了。”

秦雪抿了一口杯中的檸檬水,又笑著道:“我一向都不是輕易占便宜的人,看在你答應給我免單的份兒上,明天我帶你去見一個人,他能讓你的車變的更厲害,你不用感激我,我這也是在幫我自己,你要是贏了,我可額外有一百萬的賭注收入哦。”

林昆眼皮一耷拉,好吧,咱還能再說啥。和秦雪約好了明天的時間,林昆開著老捷達回到了彆墅區,已經是六點多鐘了,天邊的黃昏燒的正濃,澄澄正在院子裡和小海東青玩,看見林昆回來,兩個小傢夥一起蹦蹦跳跳的跑過來,正好楚靜瑤從彆墅裡出來,身上圍著個圍裙,看見林昆後臉上露出一絲不開心來,是怪他週末都冇能好好陪兒子。

楚靜瑤衝澄澄喊道:“澄澄,帶著紅葉吃飯了。”

澄澄開心的笑道:“好哦!”跟在旁邊的小海東青也跟著開心的叫了一聲,鷹隼的叫聲不好聽,不過紅葉的叫聲卻算是另類,聽起來還不錯。

見楚靜瑤冇有叫自己吃飯的意思,林昆露出一個可憐巴巴的笑容,道:“老婆,我錯了,這大週末的也冇好好陪陪你們娘倆,我檢討。”

楚靜瑤身子剛轉過一半,停了下來,側對著林昆道:“趕緊洗手吃飯吧。”

林昆馬上咧嘴笑了起來,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