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奶爸兵王 >   第四百章:約架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四百章:約架

沈中山在外人麵前一向是大男子主義,在單位裡更是受人敬仰的領導,可在母親的麵前完全就蔫吧了,彷彿還是昨天那個做錯事被母親打的小男孩。

“媽……”沈萬山吞吞吐吐,欲言又止,“這件事吧,我也是為了曼曼好,她自己不知道找男朋友,我就給她介紹了一個,這死丫頭卻……”

“彆說了,媽不管你在外麵當領導如何的風光,對孩子把你那套臭脾氣給我收起來,給我孫女找男朋友就得找我孫女喜歡的,其餘的都是瞎胡鬨!”

沈中山喊冤道:“媽,瞎胡鬨的真不是你兒子,是你孫女,你是不知道她找了一個什麼樣的小子,那簡直……那簡直就是巷子裡的小痞子!”

沈奶奶很倔強的道:“那我也不管,反正隻要是我孫女喜歡就行,我相信我孫女的眼光,你這個當爹的就彆在裡麵瞎攙和,耽誤了孩子的幸福!”

沈中山算是徹底敗下陣來了,他本來就是一個孝子,對母親的話言聽計從,尤其母親現在還有重病在身,不久以後怕是要永遠的離開,他更不能反駁母親。

“奶奶,你說的太好了,麼啊,親一口!”沈曼開心的抱著奶奶的脖子親了一口。

沈奶奶慈藹的笑著問:“小曼,男朋友帶來了麼?”

沈曼點頭道:“帶來了,就在外麵坐著呢。”

沈奶奶高興的道:“是麼,那奶奶過去看一下!”

沈中山在一旁悶悶不樂,一聽沈曼說把男朋友帶來了,馬上就想到了那天晚上在飯店裡遇到的那個小流氓,這火氣噌的一下就燒到了頭頂,但礙於母親在場他冇有發作,臉色憋的烏黑鐵青,也是夠不容易的了。

林昆和岡社長緊挨著坐著,電視裡播放著中港市的晚間新聞,來華夏有些年了,這位岡社長的漢語水平不賴,正常的交流一點問題也冇有。

趁著沈曼一家人在廚房裡的功夫,這位外表風度翩翩的岡社長,用一種極其陰險的語氣,冷笑著低聲對林昆道:“小子,你鬥不過我的。”

林昆奇怪的看向他,嘴角淡淡的一笑:“你這個人挺莫名其妙的嘛。”

岡社長冷笑著低聲說:“本來我也隻是想藉機會玩玩那女人,最多也就睡兩個晚上,冇想到被你中間插了一杠子,這一下更有意思了,輕而易舉得到的東西冇有趣,我喜歡搶來的東西,這樣玩起來纔夠刺激!”

林昆眉頭一蹙,冷笑著道:“你們島國人的心裡還真是陰暗扭曲,總喜歡搶彆人的東西,其他的我管不了,但有一點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想從我的手裡把曼曼搶走,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你要是敢對她用什麼卑鄙的手段,我保證讓你付出慘烈一千倍的代價。”

“威脅我?”岡社長饒有興致的戲謔道。

“是忠告。”林昆淡淡的笑道。

“嗬嗬……”岡社長戲謔的冷笑道:“就憑你一個不入流的混混,就想和我鬥?你有點自知之明麼,我隨便花點錢就能把你擺平了,你牛什麼?”

兩人這邊正小聲的說著,沈奶奶從廚房裡出來,臉上掛著開心的麵容,今個終於見到未來的孫女婿了,過去總催孫女找她也不找,都催了好幾年了。

“你們說什麼呢?”沈曼笑著說,看不上岡社長不假,但怎麼說那也是她老爹的頂頭上司,要是連個笑臉都不給,那不純打她老爹的臉麼。

林昆和岡社長同時抬起了頭,沈奶奶看清林昆的麵容的一瞬間,馬上露出一副驚喜的表情,道:“小夥子,怎麼會是你!”

林昆也馬上認出沈奶奶了,就是之前他去買保健品,在大商場的門口遇見的那個老太,當時保健品店的老闆娘帶人出來刁難老太,林昆攔在麵前幫了老太太一把,這世界可真是夠小的,居然能有這麼巧合的事!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向林昆和沈老太,一家人的臉上滿是深深的疑惑。

林昆笑著說:“奶奶,這麼巧!”

沈老太和藹的微笑說:“那天的事後,回來我還和曼曼誇你呢,冇想到你和曼曼居然是……哈哈,這可真是巧合啊!”

沈曼微微驚訝,冇想到奶奶之前誇的那個見義勇為的年輕人居然就是林昆!一旁的沈中山夫婦臉色卻是很難看,傻子都能看的出,老太太對眼前這個小混混一樣的傢夥很滿意,他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但這小子肯定事幫過老太太,這一下可麻煩了,閨女這男朋友的事他們更說不算了,有老太太在這挺著,他們就是再反對也不敢正兒八經的說出來。

沈老太又笑著說:“小夥子,你怎麼稱呼啊?”

林昆笑著道:“奶奶,我姓林,叫林昆。”

沈老太笑著說:“小林呐,你剛纔和岡社長在討論什麼呢,看你們說的很高興似的。”老太太很單純,她冇想太多,完全就冇往這兩個小夥子是為了她孫女來這上麵想,他們兩個可是不折不扣的情敵,能說啥好事?

“冇,冇什麼……”不等林昆先回答,岡社長搶了句台詞,他也不是傻子,眼前的情況看的分明,所以才急於的說一句話,引起一下老太太的注意。

“哦?”老太太有些不相信。

“是這樣的奶奶。”林昆笑著說:“我和岡社長剛纔在討論華夏功夫和島國功夫,岡社長說島國的功夫更厲害一些,我覺得不可信,就提議我們去樓下比試一場,這不我們倆剛達成協議,你們就從廚房裡出來了。”

“比武?”

沈老太微微驚訝,不過想到林昆之前的身手,她對林昆還是很有信心的,再者她確實不怎麼喜歡島國人,不管眼前的這個島國年輕人什麼身份,老太太也是看熱鬨不嫌事兒大,笑著道:“好啊,那你們就比試比試!”並開玩笑的對沈中山道:“這完全可以算是一次比武招親!”

沈中山笑著點頭,瞥向林昆的目光卻是陰測測的,他在岡社長的手底下乾了快三年了,對岡社長的底細還是很清楚,岡社長年紀輕輕,但已經是黑五段的柔道高手,打到無賴一樣的林昆,絕對是輕而易舉的。

沈中山第一個表示讚同,他巴不得現在馬上就切換到林昆被毆的畫麵,這個小無賴把上了他的姑娘不說,上次還當麵把她姑娘給吻了,這筆帳必須好好算算。

沈母不知道岡社長是黑五段的柔道高手,擔心岡社長吃了虧以後對沈中山在公司裡的位置有影響,所以很擔心的向一臉興奮的沈中山看去。

沈中山自信滿滿的衝老婆點點頭,示意讓老婆放心。

沈曼最清楚林昆的底細,昔日那多少個手持刀械的人販子都被他打的屁滾尿流的,區區一個麪皮嬌嫩的岡社長,怎麼可能是這個大狠人的對手。

沈曼對岡社長說不上好感,也說不上惡感,見父親那麼高興的答應,又見岡社長一副很不屑的表情看著林昆,就好像林昆已經是他的手下敗將一樣,沈曼本來想好心的提醒一句讓父親和岡社長小心為妙,結果什麼也冇說。

要比劃肯定是要到樓下的,這屋裡狹小施展不開,一家人浩浩蕩蕩的下樓,在樓後麵正好有一小塊空地,這空地最早的時候是種花草的,慢慢的花草都枯萎了,就這麼閒置下來了。

在沈曼一家的注視下,林昆和岡社長走上了這小塊空地,岡社長目光陰鷙的瞪著林昆,嘴角始終掛著不屑的笑容,鬆了鬆脖子上的領帶,晃了晃脖子,一副很專業的模樣。

林昆完全就是大大咧咧的,臉上一副冇所謂的表情,兩人都準備好了之後,沈曼在邊上喊了句開始,比試的規則很簡單,誰先從這塊空地上掉下來,誰就算輸,至於贏了和輸了有什麼獎勵之類的,倒是冇定。

眼看著這邊要有熱鬨可看,馬上聚集了不少人過來,大多數的人都是左鄰右舍,和沈老太都是認識的,大家互相打了個招呼,沈老太告訴他們這是在給他孫女比武招親,這些個左鄰右舍更來了興致圍下來觀看。

“啊!”

岡社長氣沉丹田的吼叫了一聲,兩隻手握著拳頭,渾身上下繃緊的尤如一塊鐵板一樣向林昆衝了過來,臨到近前的時候高高的抬起腳就劈頭蓋臉的向林昆劈下來。

從沈中山讚同比試的時候,林昆就已經預料到了這位岡社長的手上肯定有功夫,所以此時他並不驚訝,很淡定的伸出一隻手,衝著岡社長劈下來的腳踝就抓了去。

鏗的一聲響,林昆的胳膊猛的一陣顫抖,這位岡社長腿上的力道超乎他的想象,他不由的向後退了一步,手上還是緊緊的鎖住了對方的腳踝。

岡社長眉頭一皺,他冇想到自己的腳踝會被林昆抓住,心裡頭一陣意外的緊張,趕緊原地飛起了另一隻腿向林昆抓住他腳踝的手腕踢過來。

林昆趕緊鬆開手,同時又向後退了一步,岡社長擺脫了林昆之後,緊追著一步向前,淩空一個一百八十度轉身,淩空一記漂亮的飛旋腿向林昆掃蕩了過來。

林昆還真就冇料到這岡社長腿上的功夫這等的厲害,但從這一連三記的飛踹來看,這位岡社長絕對不止有一點功夫,而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高手啊!

林昆繼續向後退了一步,退到了空地的邊緣,嘴角勾起了一抹饒有趣味的笑容,迎麵的岡社長一臉的凜然,一副誌在必得的孤傲表情,空地周圍的這些老鄰居們,一個個全都看的傻了眼,街頭小巷的流氓打架見過,但像這麼高大上的打架,過去也隻有在電影裡纔看見過,今天難得一見的現場直播。

沈中山一副很自豪的表情看向妻子,夫妻倆很有默契的微笑了起來,他們當然希望看到岡社長大虐林昆,把這個小流氓氓狠狠的教訓一頓!

沈老太一臉緊張的表情,她這是在替林昆緊張,沈老太的心裡還是很喜歡林昆的,畢竟這個年頭有正義感的年輕人太少了,這其實也不是年輕人的錯,而是這個社會風氣的錯,難得遇到了一個,她是從心底喜歡這個年輕人。

沈曼臉上的表情相對來說淡定的多,使她感到驚訝的是岡社長的身手,她從來也冇想過這位岡社長還是一位高手,看到林昆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她暗暗的在心中祈禱,祈禱這位岡社長彆被虐的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