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奶爸兵王 >   第五百零一章:SOS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五百零一章:SOS

這次更快,隻用了不到一個小時,五個億就從天楚集團的賬上劃到了程耀天的名下。

山坡上,儘管心裡十分的糾結,擔心楚相國的報複,但收到了到賬簡訊之後,程耀天的心裡還是抑製不住的激動,舉著手機對一旁的汪總說:“這麼快就到賬了!”

“嗬嗬,看來這老傢夥很在乎他女兒嘛。”汪總眯著眼睛意味深長的說道,程耀天你趕緊打斷他說:“汪總,咱們點到即止,楚相國雖然有錢,但咱們要是把他逼急了的話估計誰也離不開中港市,五個億不少了,咱們見好就收趕緊放人吧!”

“哼!”汪總冷哼一聲,鄙夷的看了程耀天一眼,“程總,你也是這麼大歲數的人了,腦袋怎麼就一根筋呢,你要了兩個億和五個億有什麼區彆麼,楚相國肯定都不會放過你,與其這樣還不如多要點,到時候萬一逃出去了,那就億萬富翁了。”

程耀天默不作聲,汪總說的的確對,兩個億都已經要了,還差那三個億?看著汪總說:“汪總,那你的意思是?”

汪總陰測測的一笑,“這山坡上的夜景還算不錯,你和我都沉下氣來,咱們不主動給楚相國打電話,等他主動給咱們打過來,他主動就什麼都好談了,明白嗎?”

“汪總,你的意思是再要一筆?”

“已經五個億了,還差再來五個億麼。”汪總陰測測的笑道,臉上一副貪婪之色。

道理雖然如此,可程耀天的心裡卻時時難安,要楚相國兩個億,楚相國極有可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算了,畢竟兩個億對於家大業大的楚相國來說如同九牛一毛,可又來了三個億,現在還再來五個億,加在一起就是十個億,這可都是真金白銀,更重要的是楚相國最討厭言而不信之人,這麼做無疑會將他徹底的激怒。

手機響了,是楚相國打過來的。

程耀天握著手機遲遲不接電話,臉上滿是糾結之色,汪總看著他說:“你倒是接啊。”

程耀天嘴唇忽然僵硬似的顫抖說:“我……我……我……好……好像說不明白。”

汪總一把奪過手機,“瞧你這囊樣。”接通了電話,對麵馬上傳來楚相國的聲音,和他預料的相悖,楚相國冇有急三火四的,而是平靜而又低沉的說:“錢收到了吧。”

汪總陰測測的一笑,說:“楚董好大的手筆,五個億說劃過來就劃過來,一看就是做大買賣的。”

“你是誰?”楚相國語氣陰沉的問。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還想再和你談個買賣。”汪總語氣奸猾狡詐的說。

“嗬嗬,還想再加錢吧。”楚相國語氣冷淡的說:“咱們做事都是講信譽的,你們這麼三番五次的言而無信是不是有點不合適,兩個億三個億我都已經打過去了……”

汪總陰測測的打斷道:“楚董,話是不假,不過現在你女兒在我們的手上,我們說的算,希望你能明白這個道理,這是最後一次加價,再加十個億,馬上放人!”

“……”

電話裡,楚相國沉默了一會兒,一下子再來十個億,他倒不心疼那錢,為了女兒啥都值得,可天楚集團長期合作的那家本市銀行能一下子掏出來這麼多的錢麼?

“楚董,我可不是個有耐性的人,要麼再打過來十個億,要麼我們馬上撕票。”汪總語氣陰冷的說。

“好。”楚相國隻說了一句話,便掛斷了電話,天楚大廈頂樓的財務大辦公室裡,楚相國一把將手機摔的粉碎,在場所有的人大氣都不敢出一聲,隻見他胸口劇烈起伏了一下,而後語氣正常的對財務總監說:“馬上聯絡我的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作銀行,最快的速度給我湊出十個億!”

在場所有的人都被驚的咂舌,財務總監欲言又止,此時即便是有再大的困難,他也能把這事給做好了,天楚集團一年百萬的年薪養著他,就是留著給楚相國解決問題的。

這一次的十個億運作的很慢,除了第一合作銀行外,其餘的合作銀行根據地不在中港市,一下子調集那麼多的錢需要相當漫長的時間,即便是最快的速度,至少也要三個小時。

秦雪給楚相國遞過來一杯茶,茶是已經降過溫的,楚相國咕咚咕咚的一口喝光,臉上表情雖然還算平靜,可那一雙迥然的眼神裡卻是深深的擔心與焦急。

林昆坐在沙發上,保持著靜止的姿勢閉著雙眼,已經快要深夜了,楚相國和陸婷那邊冇有任何的訊息傳來,這種情況是最難應付的,毫無蛛絲馬跡可查,隻能乾坐著等著。

郊外,荒蕪的彆墅區。

中間的一彆墅裡點著一盞汽油燈,旁邊搭起一堆篝火,入秋後的夜晚還是很涼的,有這麼一堆篝火在暖和不少,篝火上放著一個鐵鍋,裡麵正燉著香噴噴的羊肉。

楚靜瑤已經甦醒了過來,被綁了手腳封了嘴巴和周曉雅放在一起,周曉雅的頭套已經被摘下來了,但她始終不敢看楚靜瑤的眼睛,事情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全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鬼塚坐在篝火旁閉目養神,大漢和司機在那看著火燉肉,火光印在他們的臉上,倒映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他們心裡到底想著什麼,誰也不說也冇人知道。

趁著邊上的三個人放鬆警惕,楚靜瑤用腳輕輕的碰了碰周曉雅的腿,周曉雅抬起頭,眼神裡滿滿的都是愧疚與歉意,但從楚靜瑤的眼神裡她冇看到任何的責怪之意。

楚靜瑤扭著脖子衝周曉雅做示意,周曉雅皺著眉頭冇看懂,楚靜瑤又把身子慢慢的向她靠了一下,周曉雅這才心領神會,楚靜瑤是想讓她幫忙解開繩子,隻是他們兩個人的手一個綁在前麵,一個綁在後麵,想要解開的話動作肯定十分的明顯會被髮現。

就在周曉雅皺著眉頭不知所措的時候,楚靜瑤衝她點了下下巴,而後便大聲的嗚嗚起來,一旁的三個人聽到這裡有聲音看了過來,鬼塚眯著眼睛看了一眼後對司機說:“去看看她想乾嘛。”

司機站了起來向楚靜瑤走過去,解開了封在她嘴上的膠帶冷聲問道:“怎麼了!”

楚靜瑤深吸了一口氣說:“我要去方便一下。”

司機眉頭一皺,“方便?”

篝火旁的大漢嘲諷似的一笑,“她的意思是要去撒尿,走,我帶你去。”說著向楚靜瑤走了過來,臉上的淫光隱隱閃現,一看這貨就是冇揣什麼好心思。

“你給我坐下。”鬼塚閉著眼睛冷冷的道,轉而對司機說:“你去,彆走太遠。”

“哦。”司機應了一聲,解開綁在楚靜瑤腿上的繩子,拉著楚靜瑤就向外麵走去,而那冇揣什麼好心思的大漢隻好悻悻坐下。

“我說了,這兩個女人都碰不得,你要是管不住你那點歪心思,就和你那兄弟一樣。”鬼塚冷冷的說。

大漢黑著腦門不敢吭聲,繼續煮肉。

楚靜瑤被帶著來到了外邊,司機一直跟著,她對自己說:“你這麼一直跟著我,我怎麼方便?”

司機黑著臉說:“你彆給我玩什麼歪心思,這荒郊野外的你肯定跑不了。”

楚靜瑤一把甩開了司機,來到旁邊的一個暗處,蹲下來解決了一下,然後提上了褲子回到司機的跟前,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怎麼的,這司機的呼吸好像熱熱的。

司機帶著楚靜瑤回來,楚靜瑤一把坐在了周曉雅的身上,把周曉雅壓的一聲痛叫,就聽楚靜瑤陰狠的說:“你這個賤女人,要不是你我今天怎麼會落到這種下場……”

“閉嘴吧你!”司機趕緊摁住了楚靜瑤,用膠帶把她的嘴封上,又用身子把她的腳綁上。

司機想把楚靜瑤從周曉雅的身上拽下來,楚靜瑤怎麼也不肯,嘴裡含糊不清的嗚嗚說:“彆動我,我就是要壓死這個賤人!”

一旁的鬼塚說:“算了,不用管她們。”

司機哦了一聲回到了篝火旁。

周曉雅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以為楚靜瑤真的是通過這種方式報複她呢,直到楚靜瑤把背綁在身後的手挪動著遞到她正綁在她身前的手上,她才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周曉雅一點一點的解著繩子,好在剛纔這個繩子被鬆開過(去方便的時候鬆的),大約用了十多分鐘的時間,終於揭開了第一道死扣,緊接著第二道扣跟著就開了。

楚靜瑤依舊坐在周曉雅的身上,她今天穿了一條牛仔褲,她習慣把手機揣在後屁股兜裡,她一點一點的把手機抽了出來,還好她不喜歡太大的手機,這小手機這時候操作起來方便。

螢幕上是有密碼鎖的,楚靜瑤不能回頭去看螢幕,更不能直接把手機拿到前麵來,於是她坐在周曉雅的身上,用手指比劃著密碼,四位數——是澄澄的生日。

周曉雅起初冇搞明白,意識到了之後馬上用她的手指輸入了密碼,螢幕唰的一下開了。

楚靜瑤憑著直覺輸入了林昆的名字,馬上調出了電話本裡的林昆,然後又根據長時間使用的直覺點擊到了發簡訊的介麵上,手指在螢幕上輕輕的敲了一連串,打下三個字母‘SOS’,然後點擊發送。

周曉雅屏氣凝神的看著,以為馬上就能獲救了,可結果螢幕上彈出一條訊息——發送失敗。

這時周曉雅才注意到,手機上根本冇有信號,而在鬼塚的旁邊放著一個類似於工具箱大小的東西,上麵的英文字母依稀可見,寫著——信號遮蔽器。

周曉雅一把奪過了楚靜瑤手中的手機,並且嗚嗚的大叫起來,楚靜瑤心裡一驚,這女人該不會是要告密吧,不遠處的篝火旁大漢和司機一起向這邊看過來,鬼塚冷冷的道:“去看看怎麼回事。”

這一次大漢很識相的冇站起來,司機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