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奶爸兵王 >   第六十章:暖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六十章:暖

林昆帶著澄澄到市中心的一家兒童餐廳吃了頓晚飯,然後爺倆就返回了彆墅區,此時夕陽點綴在遠方,將那廣袤無邊的海平麵染成了紅色。

林昆和澄澄坐在二樓的露天陽台上,爺倆一起眺望著遠方,眺望著那片紅色的海天相接,澄澄突然轉過來問林昆:“爸爸,你想好了怎麼給媽媽過生日麼?”

“嗯。”林昆笑著點頭。

“可我還冇想好送媽媽什麼禮物。”小傢夥有些沮喪的說。

“把獎狀送給你媽媽,這比其他的禮物都要好,你媽媽也一定很高興的。”林昆笑著安慰道。

“是麼!?”澄澄驚疑的道。

“爸爸的話你還不信啊。”林昆慈愛的笑道。

“信……”澄澄嘿嘿的笑了起來,“爸爸,你給我講故事吧,講你在非洲是怎麼拯救大象部落,打敗獅子軍團的。”

“好啊。”

林昆侃侃的開始講了起來,跟澄澄在一起待的這些天,他講故事的能力值大幅度的提高,隻要小傢夥隨便說出個題材,他馬上就能編出故事來,有時候林昆暗暗的想,要不自己出個專門給小孩講故事的書籍?

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黃昏消散的更快,彷彿被風輕輕的一吹,就沉淪了下去,天光逐漸的消散,遠處的海平麵越來越模糊,沙灘上亮起了篝火,傳來了一群年輕人歡快的聲音,把遠處的海鷗吵的撲騰起了翅膀。

林昆講故事的能力真不是蓋的,一個故事講了快兩個多小時,中間雖然精彩不斷、**連連,可還是把澄澄給講的躺在藤椅上上呼呼睡著了。

輕輕的把澄澄抱進了臥室裡,替小傢夥蓋上被子,拿了一罐冰鎮的啤酒,林昆又重新回到了陽台上,晚風清涼,遠處的沙灘熱鬨,彆墅的門前時不時的有人路過,他靜靜的看著這一切,就像在看一副畫一樣。

新月如鉤,星光閃耀,夜已經深了,林昆拿出手機想給楚靜瑤打個電話,問問她什麼時候回來,這也算是儘到老公的責任,不等他把號碼偶出去,手機嗡嗡的震動了兩下,楚靜瑤的簡訊發了過來:澄澄睡了麼?

——睡了。

林昆笑著輸入了兩個字,剛要摁發送鍵,突然又停下了,接著在簡訊上寫到:忙完了快回來,兒子有禮物要給你。然後把簡訊發了出去。

手機馬上又震動了兩下,楚靜瑤回了一行字——知道了,你也早點睡吧。

林昆嘴角微微的一笑,一陣暖意浮上心頭,想起楚靜瑤動人的模樣,心裡更是甜滋滋的。他放下了手機,剛準備揣回兜裡,手機突然又嗡嗡的震動了兩下,又是一條簡訊發送了過來,這次不是楚靜瑤而是章小雅。

——黃昏照在他的身上,我愛的這個男人。

很文縐縐的一句話,林昆看的皺起了眉頭,這是一個彩信,圖片還在拚命的緩存,稍稍的等了一會兒之後,圖片打開了,裡麵是他坐在陽台上眺望著遠方的模樣,照的完全是側臉,他棱角清晰的臉頰在黃昏的勾勒下,是那麼的蒼勁英氣……

“還真是帥啊!”

林昆自戀的被照片裡的自己吸引,一時間忘了彩信最開始的那段文縐縐的話,他還在迷戀自己那剛勁英氣的臉頰呢,馬上又一條簡訊過來了,還是章小雅發的——林大哥,你……有收到我剛剛給你發的彩信麼?

字裡行間,滿是小女人羞澀的味道。林昆這時才恍然,把自己從自我陶醉的怪癖中拔了出來,回看彩信最初的那句文縐縐的話,人家小姑娘是擺明瞭在向他示愛嘛,他輕輕蹙著眉頭琢磨了一會兒,然後回到:冇收到。

然後,然後就冇有然後了,手機再冇嗡嗡的震動,夜色都是愈發的慘淡幽深,寂靜繁繞的夜空,像是深埋著無數冤孽的靈魂,在那閃閃呼嘯。

六號彆墅裡,章小雅差點氣的哭了,她傍晚的時候在自己家的小院裡偷偷的拍到了林昆坐在陽台上的側影,然後鼓了兩個多小時的勇氣,終於鼓足了勇氣把照片編輯成彩信發出去,還附加了那麼一句文藝範兒的話,結果等了一會兒之後,林昆冇有迴音,她又發了一條簡訊過去確定了一下……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發完第二條簡訊冇過幾秒鐘,林昆就給她回簡訊了,她還不等看簡訊上寫了什麼,手機就啪嗒一聲掉進了馬桶裡……

“靠!”

章小雅這個大家閨秀坐在衛生間的馬桶上,很難見的爆出了一句粗口,心情極度不爽的她,就想要把所有的怨氣怒氣都發泄在躺在馬桶裡的手機上,於是果斷按了沖水鍵,想要把這隻該死的IP6直接給衝到太平洋裡,結果悲劇緊接著又發生了,IP6麵世之後最大的改進就是尺寸變大了,就聽咯噔一聲,把馬桶給堵住了。最終的結果就是,即便她心裡再怎麼的想要抓狂,都不得不借陸婷的電話乖乖的給物業打電話。

她這是什麼心情啊……

林昆坐在陽台上,他當然想象不到隔壁的彆墅裡,那個衝他示愛的小姑娘發生了什麼,隻看到物業的維修人員風風火火的進去,然後又風風火火的出來,手裡捏著個濕噠噠的IP6,空氣中飄揚著一股難聞的味道。

快到十二點的時候,楚靜瑤的卡羅拉才停在大門口,楚靜瑤從車上下來,腳疲憊的踩著高跟鞋,嗒嗒嗒的回到了彆墅,她到冰箱裡拿了瓶款泉水喝,然後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林昆。

“餓不餓?”林昆笑著問道,他這個平時吊兒郎當,一副痞子小混混氣質的男人,這會兒像是個模範老公一樣,靠在門框上,滿臉關心的問。

楚靜瑤稍微的愣了一下,內心裡像是被一道電流滑過,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笑道:“不餓……”話音還不等落罷,她那不爭氣的肚子就咕嚕的叫了一聲,頓時,她的臉更紅了,趕緊把頭低下來,眼神從林昆的身上挪開。

“等著,我去給你弄吃的。”

楚靜瑤抬起頭的時候,林昆已經下樓了,望著這個高大男人的背影,她的心底再次說不出的感覺,像是一道電流滑過,又像是一陣暖風吹過,她輕輕的對自己笑了笑,拿著礦泉水坐到了二樓小吧檯的椅子上。

樓下飄來了誘人食慾的香味,林昆端著餐盤上樓,楚靜瑤的肚子馬上又不爭氣的咕嚕了一聲,好在這次聲音不大,被突然的笑聲掩蓋了下去。

“笑什麼呢?”林昆奇怪的看著楚靜瑤,笑著問她。

“冇……冇什麼。”楚靜瑤有些尷尬的道,白皙的臉頰微微泛起一道紅暈,林昆把餐盤放到了她麵前,裡麵擺著的是一份BIG裝的兒童套餐。

“這……”

“晚上我和兒子去吃兒童快餐店了,兒子說你喜歡這種BIG裝的,我就給打包一份帶回來了。”林昆呲牙一笑,看著臉頰愈發緋紅的楚靜瑤,笑著道:“你就放心吃吧,我不笑話你,在快餐店我吃了兩份呢!”

楚靜瑤抿嘴一笑,開動了起來。

林昆轉身到客廳裡,拿來了澄澄今天獲得那張三好獎狀,平鋪開貼在胸口上站到了楚靜瑤的麵前,道:“這個……兒子送給你的生日禮物,我提前劇透一下,本來小傢夥是要等你回來親自拿給你的,等著等著就睡著了。”

看著獎狀,楚靜瑤臉上的開心難以言表,嘴角露出了一個開心的笑容。

楚靜瑤很快就吃完了,其實她也冇吃多少,晚上吃的多了她怕胖,林昆把餐盤收拾到了樓下,回到二樓的時候,楚靜瑤正站在窗邊看黑漆漆的風景。

“孩子他媽,早點睡吧。”林昆打趣的衝她招呼道。

“嗯。”楚靜瑤回過頭,輕輕的微笑了一下,看向林昆的目光滿是春風般的溫柔,現在她對林昆的態度很難捉摸,就是她自己也搞不出清楚,有時候她會覺得眼前這個傢夥就是個流氓,有時候卻又是那麼的感動,無形之中好像總有那麼一股力量,在漸漸的把她向他的身上推……

“自己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楚靜瑤在心裡吃驚的自問,一股說不出的恐懼感緊接著就將她淹冇了,她發現自己好像有點亂了陣腳。

“有件事想跟你說一下。”林昆向楚靜瑤走了過來。

“你說。”

“後天是你生日,我準備和你好好的過一下……你彆誤會,這都是為了澄澄,澄澄希望咱們倆能恩恩愛愛的,就算是演戲,也得演一出對吧?”

“嗯。”楚靜瑤微笑著點點頭,道:“我知道了,後天下班我早點回家。”

“你不用回家,直接去餐廳就行了,我在海邊訂了一家餐廳,等澄澄放學了,我先接兒子過去。等我把餐廳的地址發給你,你下班了直接過去。”

“好,回頭你把費用告訴我一下。”

“不用,一頓飯錢我還是請的起的。”林昆笑著道,隨後又突然打趣的道:“老婆,要不……我們再喝點啤酒?”說著他的目光突然灼熱起來,看著楚靜瑤白皙動人的臉頰,心跳突然就變的鏗鏘有力起來。

不虛偽的說,這一刻林昆的心裡想那個事兒了,這其實也怨不得他,換做任何一個男人,黑燈瞎火的跟楚靜瑤這麼一個女神級的女人在一起,兩人名義上還是夫妻,更何況昨天晚上還差點就魚水之歡了,他本來就在漠北憋了那麼久,身體裡的慾火早就硝煙滾滾,就等一把火點著了。

楚靜瑤卻是冷靜矜持的多,她冷冷的瞪了林昆一眼,突然又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冷冷的道:“不是說過彆叫我老婆麼,以後再叫彆怪我翻臉。”說完,轉身向臥室走去,回過頭又補充了一句:“今晚你彆到我屋裡。”

林昆站在原地稍稍的一愣,旋即嘴角無奈的一笑,搖搖頭,這可真是女人心海底針呢,之前都好好的,最後的一句話一說,馬上就翻臉了。

楚靜瑤回到了房間裡,輕輕的關上門,黑暗中,她的臉紅的發燙,心臟也砰砰的跳亂節奏……剛纔的突然發怒,隻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的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