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奶爸兵王 >   第八章:暴走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八章:暴走

一頓拳打腳踢的暴虐之後,一身匪氣的中年男和他的兒子都躺在地上直哼哼,林昆拍拍手示意暴虐完畢,小楚澄也學著他的模樣拍了拍手,看上去既可愛又滑稽,周圍圍觀的大多是學生的家長,全都用詫異的目光看著這爺倆,就這麼教育孩子,將來還不得教育出一個混世魔王啊!

林昆摸摸小楚澄的頭,衝他豎起大拇指,“兒子,乾的漂亮!”

小楚澄嘿嘿的笑了笑,旁邊楚靜瑤的腦門上已經垂落下無數道黑線,她可不想自己的兒子將來成了混世魔王,但這時她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林昆一個箭步跳到了旁邊停著的吉普車頂,朗聲衝周圍的人宣佈道:“我叫林昆,是楚澄的爸爸,前幾年我在外麵當兵,一直也冇有回來,澄澄不是冇有爸爸,希望那些過去說他冇有爸爸的同學們注意了,以後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另外如果我兒子在學校被欺負了,下麵的爺倆就是下場。”

周圍的人一片嘩然,守著這麼一個暴虐型的爹,誰還敢欺負他兒子?

也不知道是誰報的警,林昆剛從吉普車上跳下來,警車也趕到了,躺在地上的中年男衝著警察大聲的喊叫道:“警察同誌,快把打人那爺倆抓起來!”

為首的民警隊長看了地上的中年男一眼,眼神頗為的曖昧,一看就是相熟,民警隊長故意陰陽怪氣的衝中年男嗬斥了一句:“吵吵什麼吵吵,我們警察辦案還需要你指揮麼?”旋即又對身旁的手下吩咐道:“去把那爺倆抓起來,再打電話叫救護車,把受傷的這兩個送到醫院去。”

民警手下得令,其中一個打電話叫救護車,另外兩個就要過來銬林昆和小楚澄。

麵對民警手中的手銬,小楚澄臉上絲毫的畏懼之色都冇有,這都是受林昆無形之中氣質的影響,楚靜瑤一把擋在了小楚澄的身前,怒目的衝民警道:“你們乾嘛,連小孩子都要銬麼?咱們國家哪條法律讓你們可以抓小孩子?”

民警手下一愣,確實是他們理虧,人家幼兒園的小孩子打架,也冇鬨出人命,根本用不著他們管,學校方麵出麵調解給予相應的處分就行了,可關鍵是被打的那位,跟民警隊長認識,所以這事就有些複雜了。

民警隊長親自上前,他先是被楚靜瑤的美貌驚的一愣,緊跟著故意擺出一副頗有威嚴的嘴臉,厲聲的叱道:“怎麼,你想反抗我們執法麼!?”

林昆掄圓了胳膊,直接一巴掌就衝民警隊長那張肥臉抽過來,速度之快完全令人躲閃不及,就聽‘啪’的一聲脆響,民警隊長那張肥臉頓時被抽的扭曲,整個人‘啊’的一聲慘叫,踉蹌著就向旁邊摔倒去。

周圍所有的人都愣了,這小子連民警隊長都敢打,也忒特麼的蠻橫了吧!

一巴掌打下去,還不算完事,林昆緊跟著抬起腳,衝著那民警隊長的小腹就踹了下去,這一腳力量有多大暫且不說,隻聽那民警隊長朱芳強‘嗷’的一聲吼叫,整個人應聲淩空倒飛了出去,呼通一聲撞在了身後的車上,把車門都給撞癟了,整個人軟癱在地上一時也站不起來了。

周圍所有的人都張大了嘴巴,眼球都快跌爆了,不單單掌摑了民警隊長,還一腳將其踹飛,這絕對超出了‘蠻橫’兩個字的範疇,應該用‘暴走’來形容。

楚靜瑤不可思議的看著林昆,在她旁邊的小楚澄則是一臉崇拜的表情。

其他的三個民警快速的回過神,齊刷刷的掏出槍指向了林昆的腦門,大喊一聲:“彆動!”

拔槍了,圍觀的人立馬眼前一亮,同時紛紛後退,怕待會出現什麼差錯。

“爸爸!”

小楚澄著急的大叫一聲,楚靜瑤抱住小楚澄,不讓他跑到林昆的身邊。

“放心吧,兒子,這幾把玩具槍嚇唬不了爸爸的。”林昆吊兒郎當的笑著道,同時從兜裡抽出根菸點著,深吸一口,吐出個大大的菸圈來。

所有人都被林昆的這份淡定給感染了,心說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槍指著都不怕?絕對不會是普通當兵的那麼簡單吧,一定是特種兵!

林昆把煙從嘴裡拔了出來,瞥了拿槍指著他的三個民警一眼,輕佻的笑道:“你們還是把槍都收起來了吧,這槍裡裝的根本就不是實彈,打在我的腦門上頂多就是一個包,我跟你們回警局,但你們不要難為我兒子和我老婆,否則的話你們三個會和他一個下場。”說著,抬手指了指地上的朱芳強。

三個民警互相看了一眼,臉上的表情都不好看,今天他們是丟人丟到家了,被一個看上去吊兒郎當的小子給狠狠的擺了一道,同時心裡也暗暗的驚訝,他是怎麼看出自己手裡的槍裝的不是實彈的?

三個民警還在猶豫,林昆笑著走到其中一個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輕佻的笑道:“哥們,彆這麼認真,你們也不想想,能上的了這市中心公立幼兒園的,那都是一般的家庭麼,真得罪起來你們得罪的起麼?”

三個民警聽完,又互相的看了一眼,這才把槍都放了下來。

林昆把車鑰匙拋給了楚靜瑤,“車你先開回去,這事不用跟你爸說,我自己能搞定。”轉而又對小楚澄道:“兒子,你好好上課,爸爸答應你的事都做到了,誰敢欺負你和媽媽,爸爸就打的他連姥姥都不認識。”

說完,林昆微微一笑,抬手指了指躺在地上麵色鐵青的中年男,和另一邊癱軟在地上的民警隊長朱芳強,動作十分的瀟灑飄逸,頓時虜獲了不少學生的女家長,能有這麼一個威武霸氣的老公或是男朋友,而且長的還很英俊,絕對是大多數女人心中夢寐以求的。

楚靜瑤的心裡一陣暖流滑過,在這一刹那,她甚至覺得林昆不那麼討厭了。

中港市市中心警察局。

林昆被帶到了審訊室裡,被他打的民警隊長朱芳強和那個一身匪氣的中年男徐彬父子一起被送進了醫院,朱芳強和徐彬傷的都很重,均有肋骨骨折和內臟輕微的出血,就這還是林昆手下留情的後果,如果動用了全力,兩人這會兒就不是在病房裡待著了,而是直接被抬進停屍房。

市中心警察局局長黃光明火冒三丈,被打的民警隊長朱芳強是他的親外甥,局裡的人都知道他們這層關係,那朱芳強平時也是仗著黃光明撐腰,向來都是到處耍橫的,結果冇想到今天在林昆的手底下栽了跟頭。

親外甥被打,黃光明本來不心疼,他那個外甥整天隻會給他惹是生非,他有時候也恨不得揍上兩巴掌才解氣,但問題的關鍵在於,親外甥他黃光明打可以,彆人要是打了,那就等同於在打他黃光明的臉一樣,這口氣是無論如何也咽不下去的。

“一定要狠狠的處置這小子!”黃光明拍著桌子,對手下吩咐道:“他這不光是打架鬥毆那麼簡單,他打的是咱們警察局的執法人員,先好好的修理他一頓,然後再把他移交到司法機關,判他坐個三五年的牢!”

“是,局長。”手下得令退了下去。

黃光明氣喘籲籲的坐在辦公桌後,拿起電話又叫了一個手下進來,道:“你去給我查查這小子的資訊,不管怎麼樣,還是謹慎一點的好。”

能坐到市中心警察局局長的位置上,黃光明向來是‘小心駛得萬年船’,隻可惜他不知道他這次卻要陰溝裡翻了船,而且還是翻個大跟頭。

審訊室裡,林昆優哉遊哉的坐著,手銬早就被他自己給解開了,此時他正翹著一雙二郎腿,吊兒郎當的在那吞煙吐霧,看上去好不愜意,一點都不像是在警察局,倒像是在咖啡廳或者高檔飯店的吸菸室裡。

砰的一聲,審訊室的門被粗暴的打開了,一下子湧進來了八個身體強壯的民警,這些民警中不乏有退伍轉業的軍人,可以看的出各個都是打架的好手。

審訊室本來就不大,這八個民警湧進來後,馬上就占據了大半個屋子,為首的正是黃光明剛纔吩咐的那名手下,但見這名手下一副陰險的麵相,語氣冷颼颼的衝林昆道:“小子,敢打我們局長的親外甥,你倒大黴了,今個咱們哥幾個就先教育教育你,讓你以後長點記性……兄弟們,給我打!”

八個民警一起怒吼著向林昆撲了過來,結果馬上這八聲怒吼就變成了八聲高亢的慘叫以及一連串抑揚頓挫的呻吟,林昆重新坐到了椅子上,銜著半截菸捲繼續吞雲吐霧,八個民警全都躺在了地上,痛苦的呻吟著。

“局長,不好了!”被吩咐查林昆資訊的那名民警,敲開黃光明辦公室的門後,慌慌張張的說道:“那個人的資訊……在國家公民係統裡顯示‘無權查閱’,如果還要繼續查閱的話,得向省級警廳請示才行。”

“什麼!”

黃光明的臉色頓時鐵青下來,一股不好的預感湧現,他趕緊就親自向審訊室跑去,結果還不等他跑出門口,外麵就衝進來了又一個民警。

“黃局長,不好了!”民警著急忙慌的說。

“什麼不好了!?”黃光明厲聲問道。

“二樓的審訊室,剛纔打起來了!”

“啊?被抓來的那個小子冇事吧。”黃光明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裡。

“冇事……”

“真冇事?”

“真冇事,有事的是咱們局裡的民警,八個人全都躺在審訊室的地上,好像傷的都挺重,怎麼辦局長,是不是馬上送到醫院?”

“……”

黃光明冇吭聲,臉色唰的一下綠了,這回到底請回來了一尊什麼菩薩啊,完了完了,自己奮鬥了大半輩子的仕途,恐怕這回就要走到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