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五雷破霄正法,終於發出!

目標正是人骨法壇上的“人公將軍”張梁!

五道紫色光芒,在劈裡啪啦的爆響聲中憑空出現。

從開戰到現在,張梁乾枯的臉上第一次露出驚恐。

他銅錢劍朝天一指,口唸太平道秘術真言。

“黃天在上!”

“仁高護我,丁醜保我,仁和度我,丁酉保全,仁燦管魂,丁巳養神。”

“太陰華蓋,地戶天門,吾行禹步,玄女真人,明堂坐臥,隱伏藏身。”

“急急如律令!”

隻見法壇周圍矗立的十二杆大旗,開始飛速旋轉,將張梁緊緊護在其中。

又有腥臭的黑氣噴出,將整個法壇團團包裹。

五雷破霄正法與太平護身秘術相撞,就像點燃了一串最響的煙花爆竹。

轟鳴之聲不絕於耳。

包裹著法壇的黑霧,被轟的發出陣陣鬼哭狼嚎。

眨眼功夫過後,一聲爆炸響徹整個夜空。

再看過去,張梁的十二麵護體戰旗被炸的殘破不堪,散落一地。

就連他戴的頭盔都被炸飛,如今披頭散髮蹲在人骨法壇上。

口中不斷吐出濃稠的黑色血水。

這邊華九難也不好受:

他隻覺得精疲力儘,就彷彿幾天幾夜冇睡一般,提不起半點精神

不過華九難還是用儘全力移動腳步,一點點朝還在舔陳大計的飛僵挪去。

“畜生,放開我兄弟的遺體!”

陳大計想說老大我還冇死呢。

可怎耐腥臭的舌頭始終在他臉上忙乎,根本不敢張嘴。

這要是一不小心讓它伸進嘴裡,以後哪還有臉再見李雲?

保持了十六年的清白之身啊......

就在這時,被大群黃巾力士拖住的常懷遠終於趕到。

他滿麵羞愧,伸手扶住搖搖欲墜的華九難。

“對不起小先生,我來晚了!”

華九難聲如寒冰、雙目赤紅,冷冷盯著眼前的飛僵。

“它殺了大計,它剛剛殺了大計!!!”

常懷遠白袍無風自起,語氣殺意沖霄。

“小先生放心,常某知道該怎麼做!”

常懷遠抬腿邁步,帶著一串殘影,將陳大計從飛僵手中搶了過來。

然後抬手一指,一枚鱗片噗的一聲刺入飛僵眉心。

飛僵彷彿瞬間承受極大痛苦,雙手抱著腦袋滾地哀嚎。

常懷遠麵容更加冷酷。

一揮衣袖,把飛僵丟給趕來的常家老六。

“打入‘萬龍窟’,淩遲!”

“三年,三年之內不準它死!”

“三年後,聽小先生之意發落!”

聽到如此命令,常老六都是一個激靈。

在修行道中的生靈,死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就是這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日日夜夜、每時每刻都被無情折磨!

無間煉獄也不過如此!

常老六收拾好心情,鄭重抱拳行禮:

“小先生放心,大哥放心,此事我親自去辦!”

說完後,滿臉猙獰。

華九難抬頭,手指法壇上的張梁,語氣冰冷無情。

“常大哥,一切都是它造成的!!”

常懷遠輕輕將手中的陳大計交給華九難。

“小先生稍後,我這就去擒他生魂,日夜折磨、永無休止!!”

由於剛剛救援來遲,這一刻,常懷遠徹底爆發。

匹夫還知道“知恥而後勇”,更何況這位主殺伐的常家家主!

與此同時,解決完四隻飛僵的麻衣姥姥終於騰出手來,大哭著拍打陳大計。

“小癟犢子,你死的好慘啊!”

“可憐姥姥我白髮人送黑髮人!”

“癟犢子你放心,姥姥說到做到,這八個抬轎的婢女,都給你做媳婦!”

聞聽這等好事,陳大計瞬間忘了裝死。

“哎呀我去,姥姥最好,最疼我了!”

說完還用自己滿是飛僵口水的臭嘴,叭叭叭的連親麻衣姥姥三下。

“姥姥,我結婚的事情,今晚就辦行麼?”

“行的話,得趕緊讓趙胖子給我讓地方!”

書外語:

由於今天罵街催更的讀者老爺太多,所以萬般不願、眼含熱淚加更一章。

你們欺負老實人!

順便說一句,如果這章催更過五千,我還加更一章!

真誠拜謝所有讀者老爺一如既往的支援!

炸天幫,徐鳳年、愛吃烤菜的林浩空、鼆三歲、一鐵憨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