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事關自己心上人,華九難顯然亂了分寸。

立即就要出門前往鎮裡,去徐芳草家中檢視情況。

陳富或多或少聽陳大計提起過,華九難和徐芳草的事情。

這位地方首富在男女關係這方麵,向來十分開明,因此不覺得所謂“早戀”是多大問題。

“小九彆急,大半夜的你怎麼去?”

“稍等一下,叔回屋拿鑰匙,然後開車送你。”

常懷遠也開口勸說。

“小先生不必心急,聽我把話說完。”

“我知那女子和您的關係,所以在逆鱗碎裂第一時間,就趕到她家中檢視情況。”

說到這裡,常懷遠停了一下,暗中看了看胡菲兒。

心中一聲歎息後繼續說道。

“奇怪的是,我未察覺任何異常。”

“甚至冇有一點臟東西的氣息。”

聽了這話,華九難內心焦急才平複幾分。

“常大哥,既然冇有臟東西害人,那你的逆鱗怎麼會無緣無故碎裂?!”

常懷遠沉吟。

“回稟小先生,奇怪就奇怪在這裡。”

“就在我想仔細檢查的時候,忽然察覺您這邊有一股龐大的陰力降臨,所以就匆匆趕了回來!”

“家裡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

灰老六雙眉緊鎖:“家裡冇事。”

“是小先生用‘召請秘術’,請來賜福鎮宅聖君滅了‘八健將’。”

“現在他老人家已經重新返回陰司。”

“倒是徐芳草......徐小姐那邊,常家主一點異樣都冇察覺?”

聽聞華九難居然能請動鐘馗,常懷遠望向他的目光更加尊重。

“異樣......要非說異樣的話,徐小姐家中有股淡淡的檀香凝而不散。”

“其餘的,我確實冇發現什麼!”

聽了常懷遠的話,眾人齊齊露出思索神色。

神州自古就把孤魂野鬼叫臟東西。

《抱樸子內篇》,《望氣》卷中有雲:

鬼神者,二氣之良能也。

二氣者,陰陽之謂也。

陰陽二氣,互為消長,不可共存,有陽則無陰,有陰則無陽。

譬如陰影總是在光照不到的地方,有光則無影。

所以“神”是陽性的;

“鬼”是陰性的。

陰性的東西往往處於陰暗汙濁之所,故稱“臟東西”。

既然是“臟東西”,那根本不會有任何香味,就更不用說檀香了!

大家都陷入思索的時候,陳大計嘿嘿一笑。

“我知道是咋回事。”

“一定是徐芳草晚上睡覺不老實,從炕上掉下來摔的!”

還是凍成一坨的常八爺聽了,歪著大腦袋,像看白癡一樣看向陳大計。

“你小子當逆鱗是什麼?”

“大燈泡子麼?”

“從炕上掉下來就能摔碎了?!”

書中暗表:

逆鱗一詞,出自《韓非子·說難》:

“夫龍之為蟲也,柔可狎而騎也,然其喉下有逆鱗徑尺,若人有嬰之者則必殺人。”

這就是“龍有逆鱗,觸之必死;鳳有虛頸,犯者必亡”這句話的由來。

傳說中,龍脖子下都有巴掌大小的一塊白色鱗片,呈月牙狀,即俗稱逆鱗。

是龍族用來保護自己最脆弱地方的。

既然是保護最脆弱地方的,那逆鱗豈能不結實?!

莫說摔一下,就是刀劈斧削、冰凍火燒,都奈何不得逆鱗分毫。

直到常八爺開口說話,常懷遠才注意到,自己這個存在感極低的弟弟。

看著對方“慘狀”,常懷遠雙眉緊鎖,大步走上前來。

“為何弄成這副樣子,是誰傷了你!?”

常懷遠邊說,邊伸出手在常八爺身上輕輕一拍。

他身上的堅冰立即脫落。

終於解脫出來的常八爺,滿臉討好、小心翼翼的給自己大哥回話。

“老大,我要說是賜福鎮宅聖君來的時候,把我嚇成這德行的,你不會揍我吧!?”

常懷遠一愣,緊盯著可憐兮兮的常八爺許久,最終歎了口氣。

“老八,你日後要好好修行。”

“一個人在外麵行走時,切莫丟了我常家仙的麪皮。”

見常懷遠冇有生氣,反而開口勉力自己,常八爺腦袋點的像小雞吃米。

“老大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努力修行的!”

“爭取......”

“爭取跑得更快,那樣就不會輕易受傷了......”

白衣勝雪的常懷遠,聽了這等冇有出息的話,氣的臉皮不停抽搐。

他用了極大毅力,才勉強控製住自己情緒,冇有出手暴揍常八爺。

常懷遠望天許久,深吸口氣:

“老八,你若無事就先行退下吧!”

“大哥我......”

“我怕看你久了,會壓製不住自己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