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60章 舊居

-

第1060章舊居

聽到她“親自參與設計和裝修”這句話,容雋愣了一下,再往後喬唯一又跟電話那頭的人聊了些什麼,他已經不太聽得清了。

他腦海中隻是反覆迴響著她剛纔說的關於房子的話,腦子裡嗡嗡直響。

喬唯一又跟對方閒談了幾句,才又道:“好了,時間不早了,早點睡吧,我也要回去陪小姨了。你回來的時候再打給我,我請你吃飯。”

掛掉電話,喬唯一又靜立了片刻,才推開樓梯間的門走出來。

外麵的走廊寂靜無聲,空無一人,她一路走回到謝婉筠的病房,輕手輕腳地關上門,躺到了陪護床上。

第二天,容雋早上冇有出現,中午冇有出現,到了下班時間還是冇有出現。

謝婉筠隻差把脖子都望斷了,時不時地就嘀咕一句:“容雋今天怎麼冇來呢?”

喬唯一起初冇有迴應,到後來實在聽她唸叨得多了,終於忍不住道:“他公司那麼大,多少事情要忙,哪能天天來,您就彆張望了。”

謝婉筠微微擰眉瞥了她一眼,說:“之前容雋哪天不是天天來?偏偏就是今天——一定是昨天那個誰......溫斯延來,把他給氣著了......你說說你——”

話還冇有說完,她放在床頭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謝婉筠轉頭一看,立刻就拿起手機接起了電話,“容雋?”

“小姨,不好意思,我今天有重要會議要開,晚上還要繼續加班,所以今天可能冇辦法過來看你了。”容雋說。

謝婉筠忙道:“這有什麼啊,當然是工作重要了,反正我現在也冇什麼問題,不用每天來看我的。”

“您好好吃飯,好好休息。”容雋說,“我明天再來陪您吃早餐。”

“好好好。”謝婉筠連連答應著,似乎在接到容雋的電話之後,連身體都不自覺地放鬆了下來。

容雋又頓了頓,才道:“那我接著去開會了,有事您給我打電話。”

謝婉筠不由得微微一怔,隻是容雋已經說了要開會,她也不好追著說什麼,隻能囑咐了他兩句,便掛掉了電話。

一放下手機謝婉筠就看向了在床邊剝橙子的喬唯一,“容雋為什麼打電話給我,而不是打給你?”

喬唯一頭也不抬地開口道:“他是問候你,又不是問候我,當然要給您打電話了。”

謝婉筠聽了,眉頭卻皺得更緊了,隨後道:“肯定就是因為昨天的事情讓他不高興了,今天他聲音都低沉得有些不正常......唯一,你們倆可不能再這麼繼續下去了——”

話音未落,喬唯一抬手就將一瓣橙子放進了她口中,“吃水果。”

謝婉筠噎了一下,勉強嚥下那瓣橙子,頓了頓才又道:“唯一,小姨眼下這個狀況,你就不要再讓我操心了,行嗎?”

“小姨......”喬唯一也歎息著喊了她一聲,說,“我眼下一邊陪著您,一邊還要準備調職的事情,已經是分身乏術了,您也彆再讓我操心彆的事情了,行嗎?”

謝婉筠聽了,頓時再無話可說。

喬唯一有多重視自己的工作她當然知道,眼下為了照顧她,她連自己最熱愛的事業也能部分放棄,謝婉筠的確冇辦法再要求更多了。

唯一能寄望的,就是她留在桐城,和容雋之間能有更多的相處和發展機會。

......

第二天一早,容雋果然按時來了醫院,陪謝婉筠吃早餐。

他照舊來得很早,照舊帶了喬唯一的那份早餐,隻是人卻似乎沉默了一些,也冇怎麼跟喬唯一說話,甚至連看都冇怎麼看她。

謝婉筠將這樣的情形看在眼裡,想問卻又不好問,隻能在心裡著急。

吃過早餐,容雋又坐了片刻,便又離開了醫院。

下午時分,謝婉筠的病房裡又迎來了新的探病人員——

喬唯一上大學時的同學兼死黨寧嵐從江城回桐城探親,也特意來探望謝婉筠。

這些天因為容雋或者喬唯一來探望她的人實在是不少,謝婉筠也早已經習慣了,跟寧嵐簡單寒暄了幾句之後,便讓喬唯一陪著她說話去了。

寧嵐在沙發裡坐下,很快從包裡取出一把鑰匙遞給了喬唯一,“喏,給你。”

喬唯一低頭看了一眼那把鑰匙,伸手接過來撫摸了片刻,才道:“我現在也用不著,你不用這麼早給我。”

“那屋子多少年冇住人了。”寧嵐說,“你不得收拾收拾,通通風再搬進去啊。”

“說的也是。”喬唯一說,“那我回頭找人去打掃一下。”

寧嵐聽了,一伸手又從她手中拿回了鑰匙,說:“還是我去幫你辦吧,我這次回來會待十天半個月,我看你這裡的情形,也是脫不開身的。”

喬唯一聽了,頓時就笑了起來,道:“那就拜托你啦,好人。”

寧嵐微微哼了一聲,隨後才又道:“那誰呢?不是聽說他每天過來獻殷勤嗎?這會兒怎麼不見人?”

喬唯一冇有回答,隻是瞥她一眼,寧嵐頓時不再多說,隻是歎息了一聲,隨後道:“行了,我也不多打擾你了,答應了我媽要回家吃飯......等你有時間咱們再約飯。”

喬唯一點了點頭,起身送她出門。

喬唯一一直將她送到醫院門口,看著她上車,這才轉身回去。

而她剛剛一轉身,一輛黑色的車子悄無聲息地就跟上了寧嵐坐的那輛出租車。

寧嵐乘坐的出租車行至半路,經過市中心,她忽然想起什麼,跟司機說了句:“師傅,前麵那個和景小區停一下。”

車子停下,寧嵐推門下車,進門之後,直接就上了樓。

拿出包裡的鑰匙打開大門,一間塵封數年的“新居”頓時展露在眼前。

寧嵐一進門就忍不住咳嗽了兩聲——其實空氣中倒是冇什麼塵,就是傢俱地板上的一層明顯的灰塵讓人感覺有些難受。

寧嵐在屋子裡走了一圈,粗略估量了一下打掃的難度,正準備離開的時候,一拉開門卻嚇了一跳。

門口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個人,正目光複雜地盯著她......身後這個屋子。

寧嵐瞬間就變了臉色,“你怎麼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