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10章 孕

-

第1110章孕

事實證明,床下的誓發得再多再真誠,上了床都是多餘且無用的。

尤其是對於某種男人而言。

好在喬唯一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兩個人在這方麵也格外熟悉和默契,雖然有些難捱,但到底也不至於太辛苦。

連續兩天的同床共枕讓容雋心情大好,第二天一上班他就開始打電話通知人吃飯,成功地小型聚餐定在了兩天後。

到了吃飯當天,陸沅是給足了他麵子,早早地就到了,而慕淺則是第二個到的。

見到容雋,陸沅是不好說什麼,慕淺卻是一下就笑了起來,打趣他道:“真是少見啊容大少,紅光滿麵呢你!”

“托福。”容雋挑眉一笑,隨後道,“靳西呢?”

“誰知道他在瞎忙什麼。”慕淺說,“不來纔好呢。”

容雋聽了,不由得道:“你老公在忙什麼你不知道?”

“不知道啊。”慕淺坦坦然地回答道,“你以為都像你一樣,恨不得完全把老婆掌控在自己掌心之中——”

這話要是從彆人嘴裡說出來,容雋可能還會尷尬,偏偏是從她嘴裡說出來,容雋是一點也不在意,隻瞥了她一眼,轉頭又跟陸沅聊了起來。

不多時,晚下班的容恒來了,慕淺口中的大忙人霍靳西也來了,還帶著一起來湊熱鬨的賀靖忱。

賀靖忱對此很不滿,“容老大你這是什麼意思?找霍二容二他們吃飯,連傅城予都有份,怎麼偏偏就把我給落下了?”

容雋正準備回答他,一抬頭忽然看見喬唯一推門而入,頓時就什麼都顧不上了,隻是起身走過去,在一眾人的注視之下將喬唯一帶到了自己身邊坐下。

在座對喬唯一而言都是熟人,她不想這麼刻意,偏偏容雋樁樁件件都刻意,隻恨不得能將“恩愛”兩個字寫在自己的額頭上給眾人看。

好在眾人對他的意圖都是心知肚明,全部都給足了麵子冇有拆穿,如此一來,餐桌上的氛圍和諧之中又透著尷尬,古裡古怪的。

霍靳西是我行我素慣了的,什麼氛圍他都無感,難得與慕淺共坐在同一張餐桌上,他雖然表現得不明顯,但是注意力基本都在自己旁邊的人身上。

而容恒也不必多說,餐桌上有幾個女人在,男人壓根就不怎麼插得上話,他索性就全程負責給陸沅夾菜,盯著她吃東西。

如此一來賀靖忱就很不爽了,“我果然不該來的——老傅怎麼還不來?”

霍靳西瞥他一眼,道:“你自己硬要跟著來的。”

慕淺立刻接上話,道:“傅城予來了又怎麼樣?人家家裡是有個小妻子的,又不像你——”

賀靖忱不滿地丟開筷子,“三對情侶在我麵前秀恩愛還不夠,你們兩口子還要聯合起來針對我是吧?這飯還讓不讓人吃了?”

話音剛落,就看見傅城予推門走了進來。

與這一屋子春風得意紅光滿麵的人比起來,傅城予看起來莫名有股焦慮頹喪感,賀靖忱一見他就樂了,伸手招他道:“來來來,老傅,咱們倆坐一塊兒,彆讓這群人欺負了咱們。”

傅城予走上前來,隨意拉開椅子坐下,道:“你們倒是夠早的。”

“是你來得晚。”容雋也看出他有一些不對勁,不由得道,“這是怎麼了,一臉生無可戀的架勢。”

聽到他這樣評價彆人,慕淺和陸沅都忍不住都笑了起來,喬唯一也有些無奈,隨後才抬頭看向傅城予,想看看他到底是怎麼了。

傅城予顯然糟心到了極點,擺擺手道:“你們好不容易破鏡重圓,不提我那些事了,高高興興吃頓飯吧。”

“那怎麼行?”容雋說,“你心裡有事,我們在這裡嘻嘻哈哈,那還是人嗎?有什麼煩心事,說出來讓大傢夥幫你排解排解。”

“就是。”賀靖忱搭腔道,“有什麼不開心的事,說出來讓我們大傢夥開心開心。”

傅城予瞥了他一眼,道:“這事兒是讓我不開心,隻是說出來你也未必會開心。”

賀靖忱頓時更加好奇,道:“什麼事?”

“我老婆懷孕了。”傅城予說。

這句話一說出來,餐桌上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除了喬唯一。

這一桌子的人,除了她,所有人都清楚瞭解傅城予的婚姻狀態,因此一時間都不知道應該做什麼反應。

喬唯一也察覺出來什麼,眼見著無人開口,便出聲道:“那對你而言,是好事還是壞事?”

傅城予聽了,苦笑著歎息了一聲,反問道:“你說呢?”

喬唯一雖然不知道其中具體的來龍去脈,但聽到他這句反問,心裡便已經有答案了。

容恒在這方麵經驗最淺冇什麼發言權,霍靳西微微擰著眉轉頭跟慕淺對視了一眼,賀靖忱則拍了傅城予的後腦一下,道:“你小子犯什麼混呢?不是說你們之間隻是形式婚姻嗎?不是說已經跟她達成共識等她大學畢業就離婚的嗎?這他媽懷孕又是怎麼回事?”

傅城予忍不住按住額頭,道:“我也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卻聽慕淺忽然嘻嘻笑了一聲,道:“我知道。”

眾人頓時都又看向她,慕淺眼珠一轉,道:“還能是怎麼回事?酒後亂性,一響貪歡,鑄成大錯唄,對不對?”

傅城予眉頭緊擰地看著她,冇有否認。

慕淺忍不住又笑出聲來,轉頭瞥了霍靳西一眼,道:“我就知道,男人嘛,都是這個樣子的。”

“那現在怎麼辦?”容恒忍不住道,“你們是要弄假成真了嗎?”

傅城予按住額頭又長歎了一聲。

一群人頓時七嘴八舌地討論了起來,喬唯一不瞭解箇中情由,也不好參與太多。

然而奇怪的是,坐在她身旁的容雋竟然也全程都冇有發表意見。

意識到這一點時,喬唯一忍不住轉頭看了他一眼,冇想到這一轉頭,卻正對上容雋的視線。

他也正在看著她。

喬唯一心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忽然就反應過來他為什麼不出聲,以及他想到了什麼。

一時間,她的心也沉了下去,再冇有心思去聽他們討論些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