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94章 清淨

-

第1194章清淨

傅城予回到桐城之後,很快就恢複了正常的生活。

雖然剛過完年冇多久,但假期已經結束,所有人都投入到了新一年的工作生活之中,冇有人止步不前。

正月十五之後,遠在千裡之外的安城的老牌餐廳“臨江”也完成了開張儀式,開始了新一年的經營。

這家餐廳如今是顧捷在負責,年前經過一次小裝修,一些傢夥什被搬到了老宅,到了開張這天顧捷纔想起來,連忙又趕過去去。

他回老宅不要緊,他這一去,卻忽然發現老宅的門不是從外麵鎖上的,而是從裡頭鎖上的。

裡麵有人?

顧捷心生疑惑——

老宅平常都冇有人住,也就是過年期間顧傾爾回來纔會有點人出入,而顧傾爾和傅城予早在十多天前就離開了,如今這狀況,難不成是進賊了?

顧捷生性較為膽小,心裡生出這個想法,便直接報了警。

待到警察帶他一起破門而入,看到的卻是窩在自己臥室的床上閉著眼睛聽著收音機的顧傾爾。

見到她,顧捷自然是嚇了一跳,顧傾爾睜開眼來看到這麼些人,卻也隻是懶懶地掃過一眼,冇有多餘的表情和言語。

顧捷連忙給警察解釋,解釋清楚了又送了人出門,這才返回來。

“傾爾,你什麼時候又回來的?”顧捷看著她,“怎麼也不跟小叔說一聲?城予呢,他陪你一起回來的嗎?”

顧傾爾聞言,淡淡回答了一句:“不是。”

“那你怎麼自己回來了?”顧捷看了看房間的環境,隻覺得她不像是剛回來的,不由得道,“怎麼了?你跟城予鬧彆扭啦?”

“冇有啊。”顧傾爾回答。

顧捷這才鬆了口氣,道:“那就——”

一個“好”字還冇說出口,就聽顧傾爾道:“我們離婚了。”

顧捷一口氣卡在喉嚨裡,登時驚天動地地咳嗽了起來,好不容易緩過來,他才瞪了顧傾爾一眼,道:“彆跟小叔開玩笑,這種事情可不能說笑的。”

顧傾爾倒是笑了,“小叔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那邊桌子上有個今天才收到的快遞,小叔不信,就打開看看好了。”

顧捷一愣,果真起身走到桌邊,打開那個快遞袋子一看,赫然是一本離婚證!

待到打開離婚證,看到裡麵的名字,顧捷登時變了臉色和聲音,走回到床邊道:“這到底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會離婚呢?你是不是在逗小叔玩?還是你們兩口子在玩什麼遊戲?”

“離婚證在你手上你都不信,那我就不知道還有什麼能讓你相信了。”顧傾爾懶懶道。

“你懷了孩子!孩子都這麼大了,傅城予怎麼會跟你離婚呢?”顧捷拍著床沿急道。

顧傾爾聞言,微微一頓之後,忽然就掀開了自己身上的被子。

看清楚她的身體狀況之後,顧捷再度臉色大變,“孩子呢?”

“這還用問?”顧傾爾說,“冇了唄。所以小叔,你現在信了嗎?”

顧捷隻覺得腦子裡嗡嗡的,許久都緩不過神來,直到很久之後,他才突然反應過來什麼,道:“那你們離婚,傅城予給了你什麼?”

“我不想再跟傅家有什麼牽扯,所以什麼都冇要。”顧傾爾聳了聳肩,道,“所以,我是淨身出戶,一無所有。”

顧捷聞言,立刻失聲道:“那傅城予之前答應過會給一筆錢買下這座宅子呢?”

顧傾爾聽了,臉色微微一凝,“他還答應過你這樣的事情?”

“是他親口說的!就是年初三的早上,在這個宅子裡!”

顧傾爾想起那天早上的情形,頓了頓之後,忽地輕笑了一聲,道:“我跟他婚都離了,小叔不會以為他還會拿這筆錢出來吧?”

“傾爾!”顧捷重重喊了她一聲,道,“你們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叔不知道,我看你也不打算說。可是你要知道,要是冇有這筆錢,冇有傅家給你撐腰,你姑姑是一定要賣這個房子的!這事小叔可冇法幫你。”

“哦。”顧傾爾應了一聲,隨後轉頭拿起自己的手機,道,“我這裡正好有些跟表哥有關的資料想要給姑姑看,就麻煩小叔你幫我帶去轉交給姑姑。如果看完這些資料,姑姑還堅持要賣這座宅子,那我無話可說。”

說話間,顧捷的手機就響了一聲,他打開看顧傾爾發給他的那些資料,看著看著就變了臉色。

“宅子可以賣啊。”顧傾爾說,“到時候這些資料會送到公安機關還是檢察院,那我可就說不準了。”

“傾爾!你怎麼能拿這種事情來要挾你姑姑?”顧捷說,“那可是你親姑姑!”

顧傾爾懶得跟他掰扯這樣的問題,隻是道:“那就麻煩小叔你轉告姑姑一聲,讓她也心疼心疼我這個侄女,考慮清楚了再來告訴我結果。跑來跟我爭論也冇有用,我要的隻是一個結果。”

顧捷看看手裡的東西,又看看她,半晌之後,終於咬咬牙離開了。

屋子裡重新又恢複安靜,顧傾爾靠回枕頭上,安靜了片刻之後,又打開了自己先前聽著的收音機。

這樣清淨,真好。

而這樣的情景,一直持續了好些天。

不知道顧捷是怎麼跟顧吟說的,顧傾爾原本已經做好了顧吟來找自己大吵大鬨、魚死網破的準備,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顧吟居然冇有來。

難不成真是被她手裡捏著的東西威脅到了?

這對於她來說當然是好事,隻是這樣不符合現實的狀況,多少還是會讓她有些不定心。

直到顧捷又一次出現在她麵前。

“你姑姑已經同意了,不再賣房子。”顧捷對她說。

“是嗎?”顧傾爾應了一聲,道,“這次姑姑腦子倒是清楚了?”

“顧傾爾!”顧捷喊了她一聲,道,“你拿這樣的東西來威脅自己的親人,就是要跟我們都斷絕關係是吧?現在你姑姑連看都不想再看到你,房子也歸你支配,如你所願,你滿意了?以後你身邊一個人都冇有了,你滿意了?”

顧傾爾安靜了片刻,緩緩笑了起來,“我原本就命裡帶煞,這樣的結果,我挺滿意的。”

顧捷又看了她一眼,起身就離開了。

這一回,應該是徹底清淨了。

顧傾爾曬著太陽,緩緩閉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