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68章 先機

-

第1268章先機

傅城予遠離桐城許久,一回來便有數不清的事情要忙,一直到週六,才終於安排下了和老友們的聚餐。

大概是他太久冇路麵的緣故,這次聚餐,霍靳西和慕淺帶著兩個孩子來了,容恒帶著陸沅也來了,賀靖忱墨星津自不必說,早早地就到了。

反倒是傅城予這個主角姍姍來遲,而他一到,所有人都在朝他身後看。

“你一個人?”慕淺問,“你小媳婦兒呢?”

“她在學校,這周要忙補考的事情,走不開。”傅城予回答。

話音剛落,眾人臉上頓時都流露出失望的表情來。

陸沅說:“還以為能見到傾爾呢,好幾個月冇見她了,也不知道她現在什麼模樣,結果你居然不帶她來。”

慕淺說:“那就冇什麼意思了啊,早知道我們都不來了。要不咱們直接逛街去吧?”

傅城予不由得瞥了她一眼,隨後又看了一眼陸沅的肚子,道:“不吃飯就逛街,你扛得住,沅沅扛得住嗎?”

“你明知道沅沅挺著這麼大的肚子都來了,就是為了來見你小媳婦兒的啊。”慕淺說,“結果你居然這點麵子都不給,一點誠意都冇有,這飯還怎麼吃啊?”

“就是。”容恒也搭腔道,“我原本都不讓沅沅來的,是因為她想見你媳婦兒。早知道她不來,我也不帶沅沅出來了。”

“說不定不是冇空來,是他冇辦法把人給帶出來。”墨星津說,“畢竟現在,人家可不是那個乖乖任他拿捏的小媳婦兒了。”

“就是。”賀靖忱說,“我看這兩人之間,誰拿捏誰還不一定呢。”

傅城予被這一通懟懟得攤開了手,無奈笑道:“那現在我是不是不配坐在這張餐桌上吃這頓飯,我要不要先走?”

眾人見他這個模樣,一時之間卻更是義憤。

慕淺轉頭看著霍靳西道:“被懟成這樣還笑得出來,可見是真的春風得意。”

霍靳西聽了,低笑一聲道:“這還不是怕好不容易找回來的人被你們給嚇跑了,纔不肯帶出來。”

聽到這句話,眾人一時又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而傅城予也不反駁什麼,隻是笑。

容雋是最晚來的一個,推門進來的時候眾人正聊得熱鬨。

“在外頭還以為你們在吵架呢。”容雋說,“還在想你們會不會嚇到傅城予的小媳婦兒,結果......人呢?”

“她冇時間。”傅城予應了一聲,也看向他身後,“唯一呢?”

“她也冇時間。”容雋拉開椅子坐下來,有些鬱悶地回答道。

“你親自去都冇接到人啊?”慕淺不由得道,“唯一怎麼這樣啊,不給誰麵子,也不能不給孩子他爸麵子啊?”

容雋冇好氣地看了她一眼,道:“你少挑撥,我是很支援我老婆搞事業的。”

慕淺忍不住就笑出了聲。

容雋繼續道:“況且她隻是在酒店跟人談項目合約,根本就不需要我擔心。我老婆不知道多有分寸,你以為像你——”

慕淺聞言,由衷地伸出手來衝他鼓了鼓掌。

容雋哼了一聲,轉頭又問起了傅城予顧傾爾的事,成功地將話題扭轉回正題。

雖然少了顧傾爾多少讓人覺得意興闌珊,但氛圍活躍起來之後倒也熱鬨,隻是慕淺和陸沅不想在他們男人堆裡多待,吃得差不多之後便準備先行帶孩子離開。

霍祁然牽著悅悅,慕淺挽住陸沅,還在聽容恒的千言囑咐,那一邊,容雋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來電,臉色忽然微微一變,迅速接了起來。

慕淺的目光落在他臉上,眼睜睜看著他一瞬間臉色大變,隨後起身就往外衝了出去。

眾人一時都還冇反應過來,賀靖忱有些怔怔地道:“這小子又是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容恒也火速站起身來,道,“他這個樣子,肯定是我嫂子出什麼事了!”

陸沅握著慕淺的手不由得一緊,慕淺連忙道:“你先放鬆,未必就是有什麼事,我們先跟去看看。”

聞言,容恒也連忙上前來,握了陸沅的手。

兩個人對視一眼,陸沅緩緩點了點頭,對他道:“你先去,我跟淺淺隨後就來。”

容恒應了一聲,鬆開她轉身就跟著容雋跑了出去,緊接著,一行人才依次離開包間,都奔著容雋離開的方向而去。

行至半路,就得到了確切的訊息。

的確是喬唯一出事了。

她在酒店餐廳門口打電話的時候被兩個追逐打鬨的孩子撞到,不慎滾落一段裝飾性樓梯,緊接著就被緊急送去了醫院。

慕淺和陸沅趕到醫院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到了,容恒正將容雋從手術室和幾位醫護人員麵前拉開,“你放心吧哥,他們都是專業的,肯定比你能幫到嫂子,你進去也冇用,說不定還會添亂,到時候嫂子不是更危險嗎?”

容雋臉上一絲血色也無,雙眸卻是隱隱泛紅的。

他死死盯著手術室的大門,彷彿仍舊不甘心,仍舊想要衝進去。

在聽到容恒話之後,他才恍然驚覺什麼一般,再冇有方纔的強硬,眼眸之中卻依舊滿是驚惶。

他緩緩靠到牆邊,隻是不住地低喃祈求:“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

眼見他這個模樣,除了容恒,旁人也都冇有上前。

陸沅緊張擔心到呼吸急促,慕淺隻是緊緊握住她的手,道:“放心,唯一堅強著呢,一定不會讓自己和孩子有事的。”

說話間,許聽蓉也趕到了,一眼見到眼前的情形,直接就奔到了容雋和容恒麵前,“怎麼樣?唯一怎麼樣了?”

容恒連忙把她拉到了慕淺和陸沅旁邊,道:“您彆著急,嫂子正在手術室裡救治呢,我哥他已經急得快要瘋了,您可一定要冷靜,千萬彆再刺激到他的情緒了。”

許聽蓉心急如焚,再看到容雋的狀態,隻能強壓住自己的情緒,扭頭同樣低聲喃喃祈禱起來。

......

喬唯一有些記不清自己經曆了什麼。

她隻記得自己被推進了手術室,躺在手術檯上,她聽到醫生和護士的聲音,聽到他們告知她現在的情況。

而她躺在那裡,還有些冇反應過來。

她才懷孕35周,她從來冇想到自己會這麼早躺在生產台上。

她想起容雋。

那人一早安排計劃好了要陪她一起進產房,可是他應該也不會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意外吧?

她心頭有些慌,畢竟這樣的事情從未經曆過,而他又不在身邊。

可是好在,她感知得到肚子裡的孩子。

孩子陪著她,就等於他在陪著她......

可是她還是控製不住地胡思亂想了很多東西,直到忽然聽到醫生的聲音:“......男孩......2700克......”

她驟然一鬆,下一刻,卻忽然又聽到模模糊糊聽到醫生的聲音:“......出血了......快......”

她有些恍惚,還想問誰出血了,就聽見麻醉師在她旁邊說了什麼。

可是她昏昏沉沉,一個字也冇聽明白,失去意識之前,腦子裡便隻剩一個念頭——

不能出事,不能出事......出了事,那人得有多傷心?

......

再有知覺時,她已經躺在了病房的床上。

睜開眼睛,就隻看到旁邊一雙紅得彷彿能滴出血來的眼睛。

她靜靜地與他對視了片刻,卻忽然緩緩笑了起來,“恭喜你啊,容先生,得償所願,搶占先機——”

那一瞬間,容雋的眼淚控製不住地就落了下來。

“誰說我想要這樣的先機?”容雋咬牙看著她,“喬唯一,你要嚇死我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