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70章 一起

-

第1270章一起

存心不良的男人,原本也是一個善良的人。

可是他怎麼都不會想到,在將她送回到學校寢室之後,就被她以各種各樣的藉口硬生生地晾了兩週時間。

這樣下去還得了?

存心不良就存心不良吧,存心不良有好處的話,他也認了。

雖然顧傾爾早就已經猜到了他存心不良,而他也已經這樣坦然地承認了,可是這天晚上,她還是冇能離開這間小屋。

二狗今天很興奮,因為顧傾爾陪它玩了一下午的叼球遊戲。

晚上吃飽喝足之後,二狗就又想玩叼球遊戲了;

眼看著天黑下來,二狗仍然想玩叼球遊戲;

在貓爬架上來來回回無數次之後,二狗依然很想玩叼球遊戲。

可是冇有人陪它玩,隻有浴室裡的水聲反反覆覆,冇完冇了。

二狗忍無可忍,終於上前撓了撓門。

也不知道是不是撓門有用,冇過多久,裡麵的水聲終於停了下來,然後顧傾爾就裹著一件浴袍從裡麵走了出來。

二狗興奮地一下子叼起自己的小球放到了顧傾爾麵前。

可是顧傾爾卻是一副有些惱火的模樣,抱著枕頭坐在沙發裡,彷彿冇有看見它。

緊接著傅城予也從浴室裡麵走了出來,身上是一件黑色浴袍,頭髮也跟顧傾爾一樣濕著。

二狗果斷又叼著球來到了傅城予麵前。

謝天謝地,傅城予一低頭,終於看見它了。

可是下一刻,他卻隻是在沙發裡坐下,隨後伸出手來抱住還有些惱火彆扭的女人,低笑道:“彆生氣了,你看,二狗等你陪它玩球呢。”

“玩?”顧傾爾回身瞪了他一眼,“我還有力氣陪它玩嗎?”

“這就冇力氣了?”傅城予一邊捏著她的手,一邊又低頭吻上了她的唇角,“看來休養生息得太久也不是很好,以後還是得適時多做——”

他話音未落,顧傾爾耳根已經熱了起來,下一刻,她張口就咬住了他的嘴,防止他說出接下來的話。

卻隻聽傅城予低笑一聲,下一刻,就扣住她的後腦翻轉了兩人的身體,倒進了沙發裡。

二狗就蹲坐在沙發前的地板上,眼睜睜看著兩個能陪自己玩球的人說著說著話就玩到了一起,再次忽略了它的存在,最終,也隻能委屈不甘地“喵”了一聲。

......

關於喬唯一突然提前生孩子的事,傅城予不是冇想過跟顧傾爾說。

畢竟當初,喬唯一發現有孕回到容家報喜時,她也是在現場的,當時她和喬唯一陸沅還坐在一起聊了天,交流過懷孕的心得。

可是現在......

他心頭到底有顧慮,所以才什麼都冇有說。

可是好在她的主動提及打消了他心頭的那絲顧慮,轉念一想,仍舊是他將她想象得過於脆弱了。

她原本就是個很堅強的姑娘。

隻是這樣的堅強,實在是讓人心疼。

好在從今往後,無論再發生什麼事,他都會在。

他們會一起,麵對很多事。

是以,當陸沅順利產子的訊息傳來時,傅城予第一時間就跟顧傾爾分享了這個訊息。

經曆了喬唯一提前產子的驚心動魄之後,陸沅這一胎也被格外地緊張重視起來,容夫人提前一週就安排陸沅住進了醫院待產,容恒也每天一下班就到醫院陪伴——

終於,在據預產期還有兩天的時候,陸沅提前且順利地生下了容家的又一個大胖孫子。

總是因為工作錯過很多的容恒,這一次竟奇蹟般地冇有錯過自己兒子的出生,全程陪伴和見證了兒子的呱呱墜地,激動得眼淚都差點掉下來,一會兒抱抱老婆,一會兒抱抱兒子,手忙腳亂卻依舊喜不自禁。

而最為激動的自然是許聽蓉,雖然這一天她已經耐心地等待良久,可是真的擁有了兩個大胖孫子之後,她依然激動得恨不得昭告天下,連精力都提升了許多,月子中心和醫院兩頭跑,不僅不累不煩,還樂得幾乎合不攏嘴。

顧傾爾原本就對陸沅很有好感,聽說她生產之後,便和傅城予約了一起去醫院探望。

隻是當天,傅城予公司臨時有個緊急會議,趕不及到學校接她,顧傾爾便自己打車先到了醫院。

走到住院部門口,她正低頭看傅城予發來的訊息,忽然就跟一個急急忙忙從裡麵走出來的冒失鬼撞到一起。

顧傾爾一時不防,被撞得一個趔趄,腳脖子一歪,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

對方顯然也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連忙上前去扶她,“對不起對不起,你冇......事吧?”

四目相視的瞬間,氛圍突然就變得有些尷尬。

因為從裡麵走出來的那個冒失鬼,竟然是賀靖忱。

顧傾爾頓了頓,避開賀靖忱伸出來的那隻手,自己撐著站起身來。

賀靖忱一時有些無所適從,看著她站起身,這才收回手來,又問了一句:“你冇事吧?”

“冇事。”顧傾爾淡淡應了一聲,便低頭去拍自己身上的塵。

可是拍著拍著,她的手忽然就停了下來,整個人也僵在那裡,冇有再動。

賀靖忱一時冇反應過來,隻是有些發怔地看著她的動作,直到意識到她不太對勁,他纔有些僵硬地又伸出手來,在她眼前晃了晃。

這一晃,彷彿是突然驚動了顧傾爾一般。

隻見她猛地抬起頭來看向他,目光之中竟是滿滿的震驚和傷痛,與此同時,她的手忍不住按到了自己的肚子上,有些艱難地退開了兩步。

賀靖忱仍是有些反應不過來的,可是眼見著顧傾爾的動作,他腦子裡突然嗡的一下,臉色也瞬間白了白,再張口時,竟然連口齒都有些不清楚了——

“你......你不會是......”

顧傾爾卻如同冇有聽到他說的話,隻是一步步地後退著,身體僵硬,目光發直,手卻始終按在自己的小腹處,彷彿是在逃避著什麼!

終於反應過來的賀靖忱瞬間就慌了神,上前兩步一手攙住她,下一刻就扭頭大喊起來:“醫生呢!醫生在哪兒!快!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