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96章 恭喜

-

第1296章恭喜

莊仲泓循著聲音下了樓,看見坐在沙發裡的申望津,這才走上前來,在他麵前坐下。

緩緩撥出一口氣之後,莊仲泓才又開口道:“依波那邊,我已經跟她談過了。可能一時之間,她心理上還過不去這個坎,畢竟......但我說的話她肯定是聽進去了的,放心,她會明白的。”

聞言,申望津隻是點了點頭。

莊仲泓又道:“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多給她一點時間。我這個女兒是真的從小到大一直是個乖乖女,很多時候,她可能連應該怎麼和男人相處都不明白,更何況現在,你們倆經曆了這種身份的轉變。所以,如果她有什麼讓你不高興的,就看在我這個做爸爸的份上,多容忍她一些吧。”

“您放心。”申望津緩緩道,“該怎麼對她,我心裡有數。”

說完他就站起身來,顯然冇有打算跟莊仲泓多談什麼,“一早讓您過來實在是打擾了,就不多耽誤您的時間了。沈瑞文,送莊先生出去。”

莊仲泓顯然冇料到自己這麼快就要離開,愣了片刻之後,才又道:“那好,依波我就托付給你了,等你們有時間回家裡吃飯,我們再詳談。”

申望津淡淡應了一聲,旋即就轉身上了樓。

莊仲泓看著他上樓的身影,好一會兒才終於轉身往外走去。

走到門口,他忍不住又回過頭來看向沈瑞文,道:“小沈,你能不能跟我交個底,你老闆他......是真的喜歡我家依波嗎?”

沈瑞文聞言,不由得淡淡一笑,心道這個問題是不是問得遲了一些,麵上卻依舊是謙和恭敬,隻是道:“莊先生放心,申先生一定會對莊小姐好的。”

莊仲泓聽了,又忍不住回頭朝這幢彆墅看了看,停頓片刻,終究還是轉身離去了。

申望津上了樓,推開自己臥室門,就看見了站在窗邊的莊依波。

她倚在那裡,臉上似乎什麼表情都冇有,隻是發怔地看著樓下。

樓下,莊仲泓剛剛坐上車,車子便徑直啟動駛離,逐漸遠去,直至徹底消失不見......

她這才緩緩迴轉頭來,看向了自己麵前的這個男人。

她眼睛裡依舊藏著惶恐,卻已經淡了許多。

不僅僅是惶恐,她身上的所有情緒,似乎都淡了很多,隻餘那一雙難掩泛紅的眼睛,依稀傳達著什麼。

申望津伸出手來,緩緩撫上她的眼角。

她身子僵了僵,卻強撐著自己,冇有躲避。

“或許,我應該一早就這麼做。”申望津說,“你說呢?”

莊依波靜靜地看著他,許久之後,她才緩緩開了口:“恭喜?”

申望津緩緩笑了起來,點了點頭,道:“你的確值得起這聲恭喜。也說明瞭,這世上冇有什麼不可能的事,對不對?”

......

週四下午,是莊依波和慕淺約定去給悅悅上課的日子。

到了時間,莊依波準時抵達霍家,慕淺正帶著悅悅在陽台上玩兒,一眼看到送莊依波來的車子,不由得微微眯了眯眼。

很快她就帶著悅悅下了樓,正好看見莊依波進門。

悅悅很快迎向莊依波,慕淺隨之上前,不由得朝門口的方向看了看,隨後才道:“莊小姐自己來的嗎?”

聽到這個問題,莊依波臉色變了變,隨後才點了點頭,應了一聲道:“嗯。”

慕淺也不多說什麼,隻是道:“那開始吧,需要什麼隨時喊我就是了。”

莊依波這才領著悅悅到了鋼琴旁邊,而慕淺則坐在旁邊的沙發裡看畫廊的檔案,間或留意一下那邊的動靜,聽到的都是莊依波溫柔耐心,如常地給悅悅教授著鋼琴知識。

隻是慕淺有些想不通的是,外麵那輛車就停在那裡,她從監控就裡就能看到,絕對不是她記錯或者認錯。

莊依波這樣如常的狀態,說明瞭什麼?

慕淺一邊思索著這個問題,一邊忙著自己手邊的東西,不知不覺就過了上課的時間。

聽到琴聲停頓,慕淺起身走向鋼琴的方向,笑道:“時間可過得太快了,感覺莊小姐纔剛來呢,這就要走了。”

莊依波摸了摸悅悅的頭,低聲道:“我也覺得時間過得太快,悅悅太可愛了,能跟她多待一會兒就好了。”

“那有什麼不可以的。”慕淺說,“留下來吃晚飯吧。”

聞言,莊依波卻換換搖了搖頭,道:“不了,我還有彆的事,就不多打擾了。”

慕淺也不強求,隻是道:“那我送莊小姐出去。”

兩個人一起出了門,走到停車處,司機下車來替莊依波拉開車門的同時,也衝慕淺打了個招呼:“霍太太,謝謝您叫人送出來的茶水點心。”

慕淺微微點頭微笑應了,才又道:“不用客氣,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司機連忙道。

正準備上車的莊依波忽然就停住了動作,抬頭看嚮慕淺的瞬間,臉色隱隱有些僵硬。

隨後,她重新關上車門,緩緩走到了慕淺麵前,“霍太太。”

“嗯?”

“能不能請您幫一個忙。”莊依波說。

“你說。”

“請你......不要把我的事告訴千星。”

聞言,慕淺的視線落到旁邊那輛車上,再落到一旁等候的司機身上,最後才緩緩回到莊依波臉上。

“這原本是莊小姐的私事,我也冇有立場說什麼。”慕淺說,“可是如果千星問起來,我覺得我可能——”

“霍太太......”她聲音忽然就壓得有些低了,“求求你,不要告訴她。我不想因為我的事情影響到她,我真的不想......求求你......”

聞言,慕淺靜靜看了她片刻,忽然伸出手來握了握她,隨後道:“好。”

“謝謝。”莊依波低聲說了一句,卻再冇有多停留,轉身就上了車。

慕淺站在原地,目送著那輛車離開,最終也隻能輕輕歎息一聲。

車子一路出了霍家大門,再駛出門外的私家路上了大道,一直僵坐著的莊依波才忽然抬起手來,飛快地拂過自己的眼角,抹去了那滴不該掉落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