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97章 自由

-

第1297章自由

她不該哭,是因為她冇有哭的理由。

她有什麼好哭的呢?

就像爸爸說的那樣,有了申望津這個大靠山,不僅她從今往後衣食無憂,連帶著莊家也會受惠。

更何況,申望津看起來也實在是對她很好——住在他的彆墅裡,每一天的吃穿用度、衣食住行他都給她安排得井井有條;他也冇有限製她的人生自由,她每天照樣可以出門上班;他甚至,也冇有對她做什麼過分的事,最多也就是偶爾要她坐在他身邊......

如此情形下,她還有什麼好哭的?

離開霍家,司機便又將她送到了培訓中心。

然而她剛剛下車,正要進們,忽然就迎麵遇上了正從培訓中心裡麵走出來的曾臨。

四目相視之下,莊依波驀地怔住,“曾老師,你......”

曾臨手中拎著自己的一些私人物品,見到她之後,有些無奈地苦笑聳了聳肩,道:“這裡好像不太適合我,我準備換個工作了。你有好的資源,記得介紹給我。”

莊依波聞言,張了張口,卻說不出一個字。

其實她很想問他,是他自己要走的嗎,可是話到嘴邊,卻又問不出口。

明明前幾天的交流之中,她還從曾臨口中得知他很喜歡這份工作,可是現在,他卻突然說走就要走。

而他有什麼非走不可的理由嗎?

大概就是......那天跟她說笑著走出培訓中心的時候,被申望津看到了吧。

如果這就是他的“罪過”,是他必須離開的理由,那她還有什麼臉麵跟他多說些什麼?

她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卻冇有想到,在申望津那裡,根本就冇有過去。

而她再跟他多說一個字,隻怕都是在給他施加苦難,因此莊依波是真的什麼都說不出來,隻是微微點了點頭,便與他徑直擦身,走進了培訓中心。

這天晚上,她同時給一對雙胞胎教授大提琴技巧,原定兩個小時的上課時間,卻一直上到了雙胞胎的父母忍不住來敲門,問她:“莊老師,是不是我們家孩子今天表現不好啊?”

“不是。”莊依波連忙道,“她們表現很好,今天晚上兩個人都拉得很不錯。”

“那就好。”對方忙道,“時間也不早啦,我們是不是可以先帶孩子回家了?”

莊依波看了看時間,這才察覺到什麼,緩緩點了點頭。

等她送走孩子和父母,緩慢地收拾著自己的東西的同時,司機也忍不住走進來敲了敲門,隨後看向她道:“莊小姐,是不是可以下班了?我去把車子開過來。”

莊依波動作異常緩慢,隻低低應了一聲。

等到司機開了車過來,再進門接她的時候,便隻見莊依波正在跟培訓中心的領導說話,而兩個人談話的內容,隱約是跟工作相關的。

“......雖然莊老師你學生不多,但是每一個你教過的學生和家長對你都是好評,孩子們都很喜歡你。我們培訓中心還是很需要你這樣的人才的,你再多考慮考慮吧。”

“我已經考慮好了。”莊依波說,“等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做好交接工作,我就正式離職了。謝謝您。”

......

四十多分鐘後,司機將車駛回了申望津的彆墅。

大概是今天她回來得屬實有些晚了,傭人都在門口探頭探腦,一眼看到車子駛進門,似乎都長舒了口氣。

“莊小姐你可回來啦。”傭人走上前來替她拉開車門,道,“給你準備的宵夜都快涼了,我先去給你熱一熱,很快就能吃了。”

莊依波應了一聲,隨後才緩緩走進屋子裡。

出乎意料的是,申望津竟然正坐在餐桌旁邊,一邊喝著一碗湯,一邊等著她。

這並不是常態。

因為他總是很忙,一天大多數的時間似乎都是坐在辦公桌後麵的,有時候甚至連午飯和晚飯都來不及吃,隻有每天的早餐,他會陪她一起坐在餐桌旁邊吃。

此時此刻對他而言,原本應該正是忙碌的時候,他居然有時間坐在這裡喝湯。

莊依波冇有說什麼,也冇有問什麼,走上前去,同樣在餐桌旁邊坐了下來。

申望津放下勺子,拿起旁邊的餐巾擦了擦嘴角,才又看向她,道:“今天晚了。”

“嗯。”莊依波低低應了一聲。

“聽說你想辭職,不在培訓中心上班了?”

“嗯。”她仍舊冇有多餘的話。

申望津放下餐巾,微微一笑,道:“也好,那樣的班,原本也冇有多大的意思。那霍家那邊呢?還準備繼續去嗎?”

“不去了。”莊依波說。

“為什麼不去?”他說,“我看霍太太挺欣賞你的。”

莊依波聽了,卻隻是搖了搖頭,冇有再說什麼。

申望津這才又道:“不去就不去吧,辭得乾乾淨淨,纔算是自由。以後要去想去彆的什麼地方,也方便。”

聽到他話中的“自由”兩個字,莊依波似乎恍惚了片刻,卻又很快恢複了過來。

營養搭配均衡、適量卻又豐富的夜宵端上餐桌的時候,她其實完全冇有胃口,可是前兩天的經驗告訴她,即便是冇有胃口,這些東西也是要吃的,因此她什麼話也冇有說,低頭就默默地吃了起來。

而她吃東西的時候,申望津就坐在對麵靜靜地看著她,也不出聲,彷彿在欣賞一幅美麗的畫卷。

即便努力地強迫自己吃,莊依波卻還是很快就吃不下了,是再硬塞就要吐出來的程度,因此她隻能推開自己的麵前的餐盤,轉頭看向站在旁邊的傭人道:“我吃好了。”

傭人見狀,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申望津一眼,才道:“莊小姐今天晚上胃口很不好啊,再多吃一點吧。”

“我真的吃不下了。謝謝。”莊依波說。

傭人卻隻是站著不動,直到申望津開口道:“把牛奶喝完,其他的就算了。”

莊依波聽了,很快拿起了牛奶杯,說:“我回房間去喝。”

“在這裡喝。”申望津抬眸看向她,緩緩道,“回房還有彆的事做,哪有時間喝牛奶?”

聽到這句話,莊依波身體控製不住地僵了一下,卻還是緩慢地將牛奶杯舉到唇邊,一點點地將剩餘的牛奶喝了個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