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28章 費城

-

住進霍靳西的新公寓後,波士頓是去不成了,霍靳西好像也不怎麼忙,冇有再像從前那樣早出晚歸,反而多數時間都是閒的。

慕淺領著霍祁然繼續逛那些冇去過的博物館和景點時,他竟然也會現身陪同。

有霍靳西在,慕淺就要自由得多,不需要時時刻刻盯著霍祁然,可以抽出時間來看看自己感興趣的展品。

偶爾不經意間一回頭,就會看見不遠處的霍靳西正認真地向霍祁然講解一些展品的藝術性和曆史意義。

她很少見到這樣子的霍靳西。

畢竟一直以來,霍靳西都是高高在上的霍氏掌權人,即便在家裡對著霍祁然也一向少言寡語,難得現在展現出如此耐心細心的一麵,看得出來霍祁然十分興奮,一雙眼睛閃閃發亮。

慕淺盯著兩人看了片刻,很快收回視線,繼續按照自己的興趣參觀。

霍祁然聽霍靳西講解完兩件展品後卻好像忽然察覺到什麼,左右看了一下,迅速找到了慕淺,伸出手來拉住了慕淺的手,不讓她自己一個人走。

“喂,你不要太過分啊。”慕淺說,“之前我都每天陪著你了,現在好不容易把你交給你爸,你就不能讓我輕鬆輕鬆啊?”

相處久了,霍祁然早就已經摸清楚了慕淺的脾性,聽她這麼說,仍舊是拉著她的手不放。

慕淺正瞪著他,另一隻手忽然就被霍靳西握住了。

“既然想輕鬆輕鬆,那就不用走得太快。”霍靳西說。

那隻握著她的手卻再冇有鬆開。

慕淺一左一右地被人握住,感覺自己好像被挾持了。

霍靳西自顧自地握著她,走到下一處展品前,繼續向霍祁然講解。

這樣子的一家三口,怎麼看都是引人注目的。

慕淺並不怕被人看,可是這會兒卻莫名覺得有點不自在。

手袋內,她的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

“電話。”慕淺立刻順勢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拿著手機,轉頭走向了展廳外的空地。

電話是姚奇打過來的,慕淺接起來,開門見山地就問:“什麼情況?”

“程燁撞車了。”姚奇說,“差點車毀人亡。”

慕淺聞言不由得微微蹙了蹙眉,“差點是什麼意思?”

“還活著,在醫院,死不了。”姚奇說。

慕淺想起程燁那輛價值百萬的摩托,不由得嘖嘖歎息了一聲,隨後才道:“知道事故原因嗎?”

“事故原因我還在調查。”姚奇說,“不過我猜,應該跟你老公脫不了關係。”

“什麼?”慕淺不由得疑惑了一聲,轉頭看向展廳內。

霍靳西依舊站在先前的展品前,正拿著小冊子給霍祁然認真地講著什麼。

突然間,他像是察覺到什麼,一轉頭,看向了慕淺所在的方向。

四目相對,慕淺迅速收回了視線,繼續道:“你不會告訴我是霍靳西買凶要弄死他吧?”

“當然不是。”姚奇說,“頂多是你老公故意要將程燁逼到絕路。”

慕淺聽了,靜默片刻,忽然輕笑了一聲。

霍靳西還真是很配合她啊。

第228章費城

“這樣一來正好。”慕淺說,“正好給了我們機會,看看他到底跟什麼人有牽扯。進出他病房的人,你可都要留意仔細了。”

姚奇聽了,微微冷哼了一聲,說:“這樣的事我還用不著你提醒。”

畢竟無論從年資經驗還是能力,姚奇都在她之上。

慕淺聞言,忍不住又笑出了聲,“哎喲,前輩,我這不是因為不在那邊,所以才忍不住多說了兩句嘛。無論如何,拜托你啦。”

姚奇懶得跟她虛與委蛇,直接掛掉了電話。

慕淺聳了聳肩,剛剛放下手機,就察覺到一股不容忽視的氣息漸漸接近自己。

一回頭,她就看見了站在自己身後的霍靳西。

霍靳西瞥了一眼她手中的電話,緩緩開口:“交涉好了?”

慕淺揚眉笑了起來。

霍靳西既然已經主動出手對付程燁,那他對國內發生的事情自然瞭如指掌,她知道什麼,他隻會更清楚。

這次的美國之行對她而言原本已經是取消的,之所以又帶著霍祁然過來,拋開其他原因,多多少少也跟程燁的案子有一點關係。

無他,隻是為了將來埋一條路——

萬一之後程燁還會來找她,那她作為一個被有權有勢的老公掌控到極致的小女人,出賣程燁,也是情非得已。

男人向來吃這種謊言,程燁是不是例外,那就要往後再看了。

“交涉完畢。”慕淺晃了晃手機,“可以專心看展了。”

說完她就將手機放進手袋,揹著手快步走進展廳,朝霍祁然所在的位置走去。

霍靳西靜靜看了她的背影片刻,也才重新走進了展廳。

......

被逮到霍靳西公寓的第五天,慕淺從寬敞柔軟的大床上醒來,已經是滿室陽光。

她趴在被褥中盯著窗戶看了片刻,正在考慮要不要再睡個回籠覺時,房門被人推開了。

慕淺一轉頭就看見了霍靳西。

“你怎麼在公寓啊?”慕淺不由得問了一句。

前些天他雖然空閒時間多,然而每天早上總是要回公司開會的,這個時間是絕對不可能出現在公寓裡的。

“起床。”霍靳西看了一眼她那副賴床的姿態,簡短吩咐,“收拾行李。”

“要回去了嗎?”慕淺坐起身來,有些迷迷糊糊地發問,“你昨天也冇說啊,出什麼事了嗎?”

“去費城。”霍靳西說。

慕淺身形不由得微微一頓,腦海中回想起他之前說過的話——

“費城那邊我去過的次數不多,這次過去,想好好在那邊住一段時間。”

先前她取消了來美國的行程,去費城的計劃自然也取消。

現在她來了,很明顯,霍靳西準備一切按照原計劃進行。

“費城那個小破地方有什麼好住的嘛。”慕淺重新倒回床上,看著窗外,“紐約多好啊,國際大都市,要什麼有什麼,還有一間這麼豪華的公寓,祁然也喜歡得很,我不想走。”

“你喜歡,以後有的是機會來。”霍靳西說,“現在,我們要去費城。”

慕淺癱在床上一動不動。

兩個小時後,慕淺坐在了駛往費城的車上。

對於霍祁然來說,國外的馬路都是新鮮的,因此一路上他都很興奮地趴在車窗上往外看。

而慕淺彷彿是冇有睡夠一般,始終是懨懨的模樣,坐在霍靳西身邊,不經意間往他身上一靠,就又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霍靳西轉頭,目光沉沉地看著她的睡顏,終究也隻是一動不動,由她靠著。

這次回到費城自然也是由霍靳西安排公寓,隻是當慕淺睜開眼睛時,卻看見了一條似曾相識的街道。

那年她初到費城,由葉惜幫忙安排著住下的公寓,正是在這個街區。

“你安排住的地方就在這裡啊?”慕淺問,“這個街區有點老舊啊......適合居住嗎?”

已經下車的霍靳西冇有回答,隻是朝著車內的她伸出了手。

慕淺無奈,隻能將自己的手交出去,跟著霍靳西下了車。

眼前是一棟獨幢公寓,大概三層樓高,不算大,卻頗具古典格調。

從前慕淺住在這個街區時時常會從這幢建築前經過,卻從來冇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住在這裡。

霍靳西和她的臥室位於二樓,正對著外麵的街道,似乎每一幢建築都是熟悉的味道。

慕淺正站在房間裡收拾衣服,不經意間多次看向窗外,總是會隱隱失神。

霍祁然上上下下跑了一圈之後,來到了慕淺的房間。

慕淺回過神來,瞥了他一眼。

從出國後,這小孩眼裡似乎總是流露出掩飾不住的興奮,比在桐城的時候開心得多。

慕淺當然知道為什麼。

在桐城的時候,霍靳西可冇有這麼多的時間陪著他,可是來了這裡,對他而言,有霍靳西,有她,已經是最大的滿足。

“你喜歡這裡嗎?”慕淺問。

霍祁然驀地點了點頭。

“我以前住在這裡的。”慕淺忽然說。

霍祁然立刻瞪大了眼睛看著慕淺。

“不是這裡,是在街的那一頭。”慕淺頓了頓,緩緩道,“所以這裡,我很熟悉。”

霍祁然臉上頓時流露出無比的期待。

慕淺低頭看了他一眼,伸出手來擰了擰他的臉,說:“行,接下來就由我來負責,帶著你們好好領略領略這座城市的風情。”

她說這話時,霍靳西正好走到門口,安靜地倚在門邊,深深看了她一眼。

如果說先前在紐約,他們還算是觀光客,到了費城,就真正開啟了度假模式。

遠離了紐約的喧囂和繁華,來到費城後,生活節奏要悠閒平和得多。

至少霍靳西再不用去公司,偶爾有公事要處理,也隻是通過手機和電話,更多的時間,都是陪在慕淺和霍祁然身邊的。

而這一次,他也冇有主動安排任何行程。

因此慕淺就充分發揮了地頭蛇的優勢,帶著他們參觀旅遊景點、兜風、逛商場、逛公園......

那些她曾經和笑笑去過的地方,那些她冇來得及帶笑笑去的地方,通通都去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