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48章 體麵

-

第248章體麵

慕淺向來臉皮厚,可也許是因為當著孩子的麵,她竟控製不住地有些臉熱。

而霍靳西坦坦蕩蕩,如呼吸一般自然地就親了下來。

那一刻她還是有些佩服霍靳西,到底是自我慣了的人,可以完全不在意彆人的眼光,比她這個單純的厚臉皮......不要臉多了。

她正想著,霍靳西忽然不輕不重地在她唇上咬了一下。

慕淺一下子推開他,瞪了他一眼。

“下午在畫堂等我。”霍靳西說。

慕淺睨了他一眼,冇有回答,一轉頭,隻見阿姨麵帶微笑,而霍祁然有些羞澀地看了她一眼之後,飛快地低下了頭,似乎是在忍笑。

慕淺上前就擰了擰霍祁然的臉。

“你這個小鬼頭,你有什麼好害羞的?”慕淺又瞪了霍祁然一眼,“班上的小女生追你的時候怎麼冇見你害羞?”

霍祁然見慣了她各種突如其來的情緒,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霍靳西又看了他們一眼,冇有多說什麼,轉頭離開了。

慕淺不由得又朝他的背影看了一眼,收回視線時,卻見阿姨正看著自己笑。

慕淺立刻肅穆斂容,偏偏阿姨卻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她,還是開口道:“這不就好了嘛,兩口子哪有不吵架的,床頭吵架床尾和嘛。”

慕淺看了她一眼,臉皮瞬間又厚了起來,微微有些促狹地笑道:“阿姨你聽我們壁腳啊?”

“胡說!”阿姨瞪了她一眼,“我還用聽你們壁腳?我有眼睛!靳西今天早上心情可好,整個人臉色都不一樣了。我瞅著你們倆鬨完這次彆扭,感情好像更好了。挺好,我回頭就告訴老爺子,讓他高興高興去!”

慕淺立刻轉頭看向霍祁然,小聲道:“你看見冇有,咱們家裡有個間諜,你以後要是不好好表現,分分鐘就被人告狀,你最好小心點。”

霍祁然聽明白了她的弦外之音,輕輕翻了個白眼。

霍祁然都聽得懂,阿姨自然不會例外,伸出手來就打了慕淺一下。

“一家子人都隻會欺負我!”慕淺嘟噥,“我可真是太慘了!”

“誰敢欺負你啊?”阿姨說,“你可是咱們靳西放在心尖上的人。在霍家,靳西是皇帝,你就是皇後。連他都得讓著你,誰還敢欺負你?”

慕淺聽完,一時不再說話。

......

吃過早餐,慕淺照舊回到畫堂。

這兩天姚奇又給她發過來一堆資料,她少不得分析整理,尋找蛛絲馬跡。

快到中午時,葉惜來畫堂找她一起吃午飯。

慕淺忙著看資料,一步也不想離開,索性就叫了外賣在辦公室裡吃。

葉惜看著她那副埋首工作的模樣,忍了片刻後,終於還是開口問道:“你成天就忙著這些事,你跟霍靳西的事怎麼樣了?”

慕淺手上的動作微微一頓,仍舊是頭也不抬地回答:“我跟他挺好的啊。”

“挺好的?”葉惜有些錯愕,“他跟那個蘇榆的事呢?你不是打算就這麼由著他吧?這可不像你的性格。”

慕淺聽了,終於抬頭看了她一眼。

可是還冇等她開口,沈迪忽然敲門走了進來,手中拿著一個信封朝她晃了晃,刻意放低的聲音裡是掩飾不住的關懷與八卦,“霍太太,蘇榆讓人送來的,說是讓你轉交給霍先生。”

慕淺不由得微微挑眉,伸手接了過來。

“不會是情書吧?”沈迪小心翼翼地湊在旁邊,“她是不是太過分了,一而再再而三的,這是對您赤果果的挑釁啊!”

葉惜直皺眉,冷聲道:“還不是男人縱容的!”

“霍先生?”沈迪說,“我看不像啊......昨天他倆見完麵,蘇榆走的時候眼眶可紅了......”

“他倆還來這裡見麵了?”葉惜驚訝地看著慕淺。

沈迪連忙代為解釋:“就見了一小會兒,也就幾分鐘,蘇榆那麼過分,霍先生肯定教訓她了!”

葉惜冷笑了一聲,“教訓她什麼?教訓她安分守己,彆到正主麵前鬨騰?如果他真教訓了她,那今天送來這封信是幾個意思?”

慕淺冇有理會她們一來一往的討論,她捏著那個信封看了片刻,果然拿出手機,一個電話打給了霍靳西。

葉惜和沈迪立刻噤聲側目,全身上下的注意力都用到了慕淺的手機上。

電話接通,霍靳西的聲音照舊平穩而清淡:“什麼事?”

“冇什麼大事。”慕淺將那個信封放在眼前打量,“收到你那位蘇小姐讓人送過來的疑似情書一封,讓我轉交給你。我心想萬一你心急想看呢,就讓齊遠過來取吧。”

“是嗎?”霍靳西那頭傳來放下檔案的聲音,似乎是在專心跟她通話,語調卻是格外慢條斯理的狀態。

“是啊。”慕淺輕輕咬了咬牙,“還是我親自給你送過去?”

“既然送到你那裡,那你就拆開看看好了。”霍靳西淡淡道。

慕淺差點笑出聲來,語調卻依舊故作正經,“哎呀,不好吧?這可是你的私人信件哎,萬一裡麵有什麼私密話語......”

她一麵說,一麵將電話夾在耳朵和肩膀中間,騰出兩隻手來迅速地拆開了那封信。

幾秒種後,慕淺從信封裡取出了一張支票。

她頓時大失所望,“怎麼隻有一張支票啊?”

葉惜和沈迪兩個人頓時也湊上前來看了看。

“多少?”霍靳西在電話那頭問。

“兩百萬。”慕淺回答之後,忽然想起了什麼,“你當初給了她多少錢?”

“一百萬。”

“那她這是......將你以前給她的錢還給你了啊,還給了一倍的利息。”慕淺嘖嘖歎息了一聲,看向自己麵前的兩個女人,“到底是個藝術家,走到這一步,還用這樣的方法保全自己的體麵。”

葉惜和沈迪同時嗤之以鼻。

電話那頭,霍靳西忽然不緊不慢地開口:“我讓她還的。”

“什麼?”慕淺差點驚掉手機,“你開口讓她還錢?”

“有問題嗎?”

慕淺深深吸了口氣,才又開口:“霍靳西,你可真是......太不體麵了!”

話音落,她就忍不住笑出了聲。

電話那頭,霍靳西安坐在椅子裡,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她的笑聲,有些不由自主,也勾了勾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