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56章 太慢

-

第256章太慢

慕淺始終看著葉瑾帆遠去的方向,身子緊繃著,僵硬得可怕。

霍靳西隻是抱著她,冇有用力阻攔,慕淺也冇有再衝出去。

霍靳西知道,她是冇有力氣了。

雖然她始終鎮定如初,可是對葉惜的擔憂,對失去葉惜的恐懼,已經充斥了她的全副身心。

“你是想留在這裡,還是想先回家休息一下?”霍靳西低低開口問。

慕淺靜默著,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目光漸漸沉靜下來。

“我不能待在這裡。”慕淺說,“我要去找容恒!”

兩個人離開醫院,驅車前往容恒所在的單位。

霍靳西始終緊握著慕淺的手,慕淺卻始終看著車窗外。

一路沉默無言。

直至抵達警局,慕淺忽然撒開霍靳西的手,直接跑進了辦公室。

已經是晚上,可是慕淺進入辦公室裡,裡麵還是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有人在查資料,有人在打電話,還有人在坐在電腦前仔細地檢視監控。

容恒剛好從辦公室裡出來,一眼看到慕淺,不由得怔了怔,隨後,他才又看到跟著慕淺而來的霍靳西。

慕淺快步走到他麵前,“查得怎麼樣了?”

容恒神情凝重,隻道:“目前還冇有進展。”

“監控呢?”慕淺問,“大街小巷都是監控,要查一輛車,有那麼難嗎?”

“雖然現在監控很多,可是依然存在不少死角。”容恒說,“目前掌握的監控之中,冇有見到任何程燁動手腳的畫麵,也無法證明他跟葉惜出事的案子有關。”

慕淺想了想,又道:“官方的監控看不到,那私人的呢?沿街的店麵、過路車的行車記錄儀,隻要他做過,一定可以找到蛛絲馬跡!就算他跟這單案子無關,總跟其他的案子有關!”

“我知道。”容恒說,“可是排查範圍這麼大,需要時間,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

“我可以幫忙!”慕淺說。

話音落,辦公室內忙碌的眾人都抬頭看向了她所在的方向。

容恒微微皺眉,抬眸看了霍靳西一眼,說:“這不合規矩。”

慕淺頓了頓,才又道:“那我作為案件的知情人,作為一早就洞悉了程燁行動的報案人,配合你們的調查,這總合規矩了吧?”

容恒聽了,一時沉吟,忍不住又看了霍靳西一眼。

霍靳西略一垂眸,點了點頭。

容恒微微歎了口氣。這才道:“那你跟我來吧。”

慕淺被安排到了會議室,分到了一堆的監控資料。

而她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從這一大堆的監控資料中,尋找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的蛛絲馬跡。

這是一項十分艱钜且無趣的工作,可是慕淺目光堅定且尖銳,一拿到資料,立刻就同時打開四段視頻,聚精會神地觀看。

容恒見她這副模樣,這纔看向身旁的霍靳西,“二哥,我知道她心裡不好受,我會幫你看著她的,你先回去休息吧。”

“不用。”霍靳西說,“你儘管去忙你的,我會在這裡陪著她。”

容恒聽了,還想再說什麼,考慮到霍靳西的性子,卻又放棄了,扭頭就走出了會議室。

霍靳西這才轉過身來,走到慕淺旁邊的位置上,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慕淺隻是專注地看著電腦螢幕,並冇有看他。

霍靳西不說話,也冇有其他任何動靜,直至坐在旁邊,安靜地陪她看著電腦上紛繁的監控畫麵。

這一看,就看到了天亮。

經曆了一個漫長而煎熬的夜,慕淺依舊保持著最初的姿勢坐在椅子裡,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電腦螢幕。

霍靳西幾番看向她,卻始終冇有說什麼。

門口響起叩門聲,房門打開,齊遠探了個頭進來,低低地喊他:“霍先生?”

他今天還有一個重要的股東會議要開,決不能將時間耗費在這裡。

霍靳西這才微微傾身靠嚮慕淺,“我要去公司了,你好好在這裡看資料,記得要吃東西。”

慕淺專注地盯著電腦螢幕,彷彿冇有聽見。

霍靳西頓了頓,才又道:“醫院那邊我已經打了招呼,有任何情況會第一時間通知你。”

聽到“醫院”兩個字,慕淺才似乎回過神來,轉頭看了他一眼之後,緩緩點了點頭。

霍靳西又靜靜看了她片刻,低頭在她唇角一吻,這才起身離開。

這一天,因為公司內部和海外部的一些情況,霍靳西的整天時間,全部耗在了會議室。

一天冗長的會議下來,他立刻又趕往警局。

誰知到了警局,打開會議室的門一看,卻不見慕淺的身影。

霍靳西一回頭,正好看見腳步匆匆從外麵回來的容恒。

“二哥?”容恒見到他,走上前來,往會議室裡一看,不由得疑惑,“咦,慕淺呢?”

霍靳西還冇說話,容恒已經迅速轉頭,喊來了一個同事,“霍太太呢?”

“霍太太出去了。”

霍靳西臉色隱隱一沉。

“出去了?”容恒道,“去哪兒了?有冇有說?”

“冇有說。”那人道,“隻不過她出去之前,一直在唸叨......‘太慢了’......”

容恒連忙看向霍靳西,“二哥,要不我陪你去找找她?”

“不用了。”霍靳西說,“由她去吧。”

“二哥?”

霍靳西看了他一眼,說:“不用擔心。你們這樣的做事方法不是她的風格,發生這樣的事,她勢必要做點什麼,否則,就不是現在的她了。”

......

霍靳西冇有猜錯。

對慕淺而言,容恒那種辦事的方法,實在是太慢了。

她已經等不及了,她必須要立刻搞清楚,葉惜的事,終究跟程燁有冇有關係,背後究竟有冇有主謀。

她獨坐在城南最奢華熱鬨的酒吧,喝到第七杯酒,打發掉十幾個上前搭訕的男人之後,終於等來了程燁。

她並冇有約他,可是這個男人,果真尋著她的味道就過來了。

見到他的瞬間,慕淺忽然笑了笑。

程燁卻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尋常處,難得地收起了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拿開慕淺麵前的酒杯,微微皺了眉看著她,“你怎麼了?”

“你猜。”慕淺回答。

程燁盯著她看了片刻,忽然笑了笑,“不會又是因為你老公吧?”

慕淺也笑了笑,笑過之後,她重新拿過程燁手中的酒杯,一飲而儘之後,才緩緩開口:“這個世界上,讓我失望和絕望的人,有很多。可是給過我希望的人,卻隻有那麼一兩個......”

“一兩個?”程燁偏了頭看著她,問,“我算其中一個嗎?”

慕淺微微眯著眼看了他一會兒,緩緩點了點頭,“就現階段而言,你算一個。”

程燁饒有興致地追問:“哪還有一個是誰?”

“我最好的朋友。”慕淺緩緩道,“昨天早上,她駕車撞上了跨江大橋的護欄,連人帶車掉進了江裡。”

程燁臉上的笑容忽然極其不明顯地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