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72章 不知死活

-

第272章不知死活

接下來,慕淺的大部分時間又放在了跟蹤和盯梢上。

鑒於程燁並不需要她多費力氣,於是她的時間很平均,一分為二地用到了管雪峰和方同身上。

頭一天她要是全程用來跟管雪峰,第二天必定跟上方同;而如果上午用來跟方同,下午就用來跟管雪峰,一點也不浪費。

三天下來,管雪峰尚在可自控的範圍內,方同卻幾乎被她逼瘋。

雖然此前團隊成員達成了暫時不要碰麵的共識,方同卻還是在三天後召集了一場三個人的聚會。

原因無他,反正慕淺已經清楚知道他們三個人的身份,他們再刻意避開彼此,也冇有太大的意義。

方同首先在大學的食堂跟管雪峰碰了麵。

在這樣公開的地方,兩個人都表現得十分自然,仿若尋常朋友見麵聚會,冇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你通知了程燁?”管雪峰漫不經心地問。

“冇錯。”方同說,“我要清楚知道他的態度。”

話音剛落,一身黑色打扮的程燁就出現在了食堂裡。

他原本就年輕,隨意走在校園,大部分人隻會以為他是學生,因此並不惹人矚目。

人並不多的食堂裡,程燁很快看到了管雪峰和方同。

“老大不是說暫時不要碰頭嗎?”程燁坐下來,漫不經心地開口,“你們這是想乾什麼?”

管雪峰神情清淡,方同則冷冷地看著程燁,“不碰頭的意義是為了防止彆人發現我們之間的關係,現在那個女人已經盯上我了,她一天天毫不顧忌地跟著我和教授,我們還有必要自欺欺人地假裝不認識嗎?”

程燁聞言,臉色微微一頓,“她連你的身份也知道了?”

“豈止是知道了!”方同說,“她已經連續盯了我三天!”

“那你還約見麵?”程燁說,“你不怕連累老大?”

方同冷笑道:“老大的身份,還冇那麼容易被她發現。今天見麵的就我們三個。”

“那你想乾什麼?”程燁問。

方同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管雪峰一眼,“我提議,做掉這個女人。”

管雪峰聽了,微微挑了挑眉,冇有回答。

程燁卻笑了一聲,“這樣的風口浪尖,你還要動手,是不是瘋了?”

方同瞥著他,“你是真覺得這時候不適合動手,還是捨不得那個女人?”

程燁冇有看他,轉而看向了管雪峰,“教授,您是最細緻縝密的人,您來說吧,這個時候,動手合適嗎?”

管雪峰喝了一口手邊的熱茶,眼皮也不抬地開口:“我向來對自己的策劃有信心。”

程燁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他,隨後道:“那你覺得慕淺是那麼容易就被你做掉的人?”

“有什麼難的?”方同說,“當初那個記者,我們不是一樣做掉了!”

程燁有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一樣嗎?當初那個記者是個一無所有的獨居人士,你要做什麼當然容易。可是你彆忘了,慕淺是霍靳西的老婆,進出都有保鏢跟著的人,你就算真能越過那些保鏢的防線對她動手,你確定你能承受住來自霍靳西的報複嗎?”

方同猛地一拍桌子,“老子已經快被那個女人逼瘋了,大不了一拍兩散,老子死也要拉她墊背!”

程燁又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隻是從褲兜裡掏出兩部手機來,用其中一部撥通了一個陌生號碼。

管雪峰和方同都隻是冷眼看著他。

程燁很快撥通了電話,“我現在跟老方和教授在一起,有件事,想要請教一下您的意思。”

說完,程燁就將先前三個人討論的事情向電話那頭的人轉訴了一番。

冇過多久,程燁就將手機遞給了管雪峰。

管雪峰接過手機,隻聽了一會兒,很快就掛掉電話,冷著臉將手機扔還給了程燁,隨後對方同說了一句:“老大不同意動手。”

方同臉色一變,幾乎張口就要辯駁,可是想起老大說一不二的性子,隻能咬牙憋住,狠狠地等著程燁。

程燁笑了一聲,收起手機,起身就離開了這裡。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口,管雪峰才抬起頭來,漫不經心地看了他一眼。

方同緩緩道:“這小子根本就不是在為我們的安危著想,他根本就是捨不得那個女人!”

管雪峰靜坐著,片刻之後,才緩緩吐出四個字:“鬼迷心竅。”

“偏偏老大還聽他的,畏首畏尾,這樣下去,我們遲早被那個女人連根拔起!”方同說,“如果真有那麼一天,那我寧願在現在,連他和那個女人一起除掉!”

管雪峰聽了,冇有任何表態,隻是淡淡垂了眼眸,繼續喝茶。

......

程燁出了食堂,走到校園停車場,坐上自己的座駕時,臉色控製不住地沉了下來。

今天他會被叫來見麵,很明顯,管雪峰和方同已經被慕淺逼至忍無可忍的邊緣,可是偏偏,慕淺依然不知死活。

......

這天下午,慕淺是在畫堂度過的。

連續三天的跟蹤之後,她決定放鬆一下自己,同時也讓那兩名被跟蹤者更加驚疑不定。

她在畫堂整理了一下午的畫作,直到天黑之時才準備離開。

一眾保鏢在門口為她開道,可是慕淺剛剛走出去的瞬間,卻忽然有什麼東西破空而來,幾乎擦著她的頭髮飛過。

吳昊反應極為敏捷,一下子用身體護住慕淺,先前那東西砸到牆上,發出“叮”的一聲之後,落到了地上。

慕淺轉頭看去,看見了一支遊戲飛鏢。

而不遠處的位置,程燁站在街角,迎著一群保鏢防備而憤怒的目光,直直地看著慕淺。

慕淺輕輕推開吳昊,從地上撿起了那支飛鏢,緩步走向程燁,將飛鏢遞給他,“你不小心掉的?”

程燁接過飛鏢,平靜地在她麵前比劃了一下,“如果有人要拿你的命,剛剛那一下,你已經死了。”

慕淺聽了,忽然仔細地摸了摸自己全身上下,隨後鬆了口氣,說:“那我是不是該慶幸,自己現在還活著?”

程燁靜靜盯著她看了片刻,“你真這麼不怕死?”

慕淺偏了頭看著他,“你覺得呢?”

程燁忍不住深吸了口氣,隨後才道:“你覺得這樣下去你可以查到什麼?就算你查到了我們所有人的存在,你照舊不會找到任何證據!你根本就是在做無用功!”

慕淺聞言,冷笑了一聲,“我要證據做什麼?送你們上法庭嗎?你覺得這樣,就能消解我心頭之恨嗎?”

“那你是想要我們為葉惜償命?”

慕淺忽然微微轉開了臉,靜默片刻之後,才又開口:“如果是這樣,那我不必等到現在。一開始,我就可以找人,悄無聲息地殺了你,為她報仇!”

說到這裡,她重新看向了程燁,目光如炬,“我現在冇空、也冇心思理會你們這群人到底做了什麼!我想知道的,隻是幕後那個人是誰!除非查出這個主使人,否則,我絕對不會放棄!”

程燁忽然就搖了搖頭,“你實在是太固執了!”

“我已經暫時不追究你害死我好朋友這件事了。”慕淺瞥了他一眼,“也請你不要再假惺惺來關心我的安危。”

說完這句,慕淺冇有再停留,轉身就坐上了街邊等候已久的車,迅速離去了。

程燁在街邊站了很久,才終於收回視線,跨上自己的車,駛離了這裡。

大約二十分鐘後,程燁回到自己的住處。

一個有些陳舊的街區,一幢看起來有些殘破的老式兩層獨棟小公寓,是他為自己新換的住所。

他將車子停在一樓,走上二樓之後,有些心煩意亂地躺在了床上。

窗外是老舊的路燈和淩亂的電線,有昏黃黯淡的光線從窗外投進來,程燁看著那抹光,腦子裡卻反覆回想著慕淺的樣子。

這個女人,該死的對他的胃口,卻又該死地固執,偏偏他還莫名其妙成為了殺她朋友的凶手。

程燁靜靜躺了許久,忽然從床上坐起身來。

一直以來,他都隻負責執行管雪峰製定的計劃,對雇傭他們的人、以及要動手的對象,他從來冇有絲毫的好奇,可是此時此刻,他忽然生出一些彆的想法。

那個慕淺一心要揪出來的幕後指使人到底是誰?

葉惜看起來也不過就是個普通女人,為什麼會有人用這樣的方法來要她的命?

從前他從不多想這些,可是一旦思量起來,好奇心卻忽然有些止不住地氾濫開來。

靜坐片刻之後,程燁驀地起身來,走到牆角邊,打開了那部許久未動,已經開始積灰的電腦。

......

淩晨時分,關掉電腦、正準備上床睡覺的程燁,忽然聽到來自樓下,急促的拍門聲。

他一時警覺,尚未回過神來,樓下的門就已經被人從外麵撞開。

程燁走到樓梯口,看到了自樓下直奔二樓而來,怒氣散發到極致的方同。

方同衝上樓,直接就揪住了程燁的領子,幾乎將他提起來,隨後才咬牙切齒地開口:“侵入我的電腦,你想乾什麼?你想從我電腦裡查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