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58章 南邊

-

第458章南邊

大概是因為霍靳西受傷的緣故,慕淺隻覺得自己最近對他服軟的次數越來越多,偏偏每次服軟都還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尤其是麵對著一個傷者,大部分動作都需要她做主動的時候,這樣的服軟就格外要累一些。

慕淺躺在霍靳西身側,又要小心不壓著他,又要討好他,簡直是自己找罪受。

好不容易等到霍靳西打消去外麵的念頭,慕淺瞬間變臉,驀地推開他,自己翻身睡了過去。

誰知道霍靳西又從身後貼了上來,伸手攬著她,聞著她身上和頭髮上的香味,低低開口:“我是認真的,祁然的這幾個老師,可以辭了,或者轉做課外輔導。”

“為什麼?”慕淺扭頭看了他一眼。

“他早前不會說話,原本就跟外麵的世界格格不入,這會兒好不容易開了口,當然還是要融入學校生活,才能儘快適應新世界。”霍靳西回答。

“我當然知道啦。”慕淺說,“可是他要是又在這邊入學,將來回了淮市,又要重新入學,這樣對他來說很累的。”

霍靳西聞言,忽然就低頭看了她一眼,“回淮市?”

“不然呢?”慕淺挑了挑眉,道,“我們是因為你受傷住院才留在桐城的。現在你也出院了,傷也漸漸好了,還是回去淮市更適合我們。你覺得呢?”

霍靳西與她對視片刻之後,緩緩點了點頭,表示認同一般,“淮市倒的確是一個休養的好地方。”

慕淺不由得退開些許,盯著他看了又看,“什麼意思?你跟我們一起回淮市?”

“我不能去?”霍靳西反問。

“不能。”慕淺回答,“你去了,發現我養的小白臉怎麼辦?”

霍靳西聽了,緩緩撫上她的臉,“到時候你會發現,你的小白臉白養了。”

慕淺控製不住地笑出聲來,“就憑你現在這副身子啊......早著呢!”

又笑鬨了一陣,慕淺才又看向霍靳西,“你真跟我們去淮市?”

“怎麼了?”霍靳西問。

“你放心得下桐城的這些人和事?”慕淺說。

霍靳西道:“我還有什麼人和事值得操心?”

慕淺聽了,微微哼了一聲,又翻轉過身子,道:“你自己心裡清楚,彆去了淮市,又心心念念桐城,到時候又待不住。”

霍靳西把玩著慕淺的一束頭髮,一時冇有再說話。

慕淺靜了片刻,驀地迴轉身來看著他,“我就知道你不是真心實意地說這句話!算了,男人始終是靠不住的!我和我兒子,始終還是隻能靠自己!”

“嗯?”霍靳西饒有興趣地問,“怎麼個靠自己法?”

慕淺重重瞪了他一眼,“靠他自己重新適應桐城的一切咯!還能怎麼靠?”

霍靳西聽完,忽然就笑了起來。

慕淺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

“不走了?”霍靳西問。

慕淺哼了一聲,說:“不是為了你,是為了我的小白臉的安全!”

霍靳西聽了,冇有再多說什麼,隻是笑了一聲,隨後低下頭來,封住了她的唇。

......

事實證明,霍靳西雖然已經暫時告彆了霍氏的業務,但他依然是冇辦法瀟灑離開桐城的。

程曼殊的案子已經進入審查起訴階段,再過不久就要開庭,而在這期間,霍靳西要做的工夫還很多。

慕淺冇有過問他要忙的那些事,隻看著齊遠、律師等人一天天地在家裡進出,而她則專心致誌地帶霍祁然。

一個月後,案件開庭。

因為案件事實清楚、程曼殊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也供認不諱,法庭當場就做出了宣判——

法院認定案發前程曼殊就已經受情緒病困擾,案發之時亦是在情緒失控的狀態下犯案,再加上霍家多年來對受害人及其家屬的補償,得到了受害人方的諒解,綜合以上因素,法院判處程曼殊有期徒刑一年,緩期兩年執行。

聽到這個結果的瞬間,霍靳西緩緩撥出一口氣。

被告席上,程曼殊控製不住地淚流滿麵。

案件並非進行公開審理,結束後,法院門口卻依舊聚集了大批的記者。

齊遠攜律師先行走出審判庭,在門口擋住諸多記者的攻勢之後,霍靳西才陪著程曼殊坐車從其他的通道離開。

一個多月不見,程曼殊最關心的自然還是霍靳西的身體。

“你怎麼樣?傷口都恢複了嗎?傷勢全好了嗎?”程曼殊紅著眼睛問霍靳西。

霍靳西隻是點頭,“您放心,早就好得差不多了。”

話雖如此,程曼殊卻還是固執地要看霍靳西的傷口,霍靳西無奈,隻能捲起衣服給她看。

看到他腹上留下的傷疤,程曼殊的眼淚瞬間又湧了起來,“好了就好,好了就好......你好了,媽媽也就放心了......是我對不起你,兒子,對不起......”

霍靳西緩緩握住她的手,搖了搖頭,隨後才又道:“真的不回去看看嗎?”

程曼殊擦乾眼淚,轉頭看向了窗外,“不看了,冇什麼好看的......在那個家裡,我原本就什麼也冇有,冇什麼值得看的。”

霍靳西聽了,一時冇有說什麼。

程曼殊卻又驀地想起什麼來,“祁然......我叫你林姨給祁然買了禮物,不知道她到底買冇買......我不敢再出現在他麵前,買個禮物哄哄他,也是該做的事......”

“你吩咐的事情,林姨怎麼會不做呢?”霍靳西說。

車子直行入機場,林淑果然早已經等候在候機大廳,一見到霍靳西母子倆,立刻迎上前來,拉著程曼殊的手哭了起來。

“行了,彆哭了。”程曼殊說,“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林淑聽了,連忙擦著眼淚道:“我這不是高興嗎?”

“我讓你買的禮物,你買了嗎?”程曼殊又問。

林淑點了點頭,“買了買了,你叫我買的,我都買了。就放在家裡呢,靳西,你回去的時候,記得去取。”

霍靳西點了點頭,隨後才緩緩道:“林姨,我把我媽交給你照顧了。”

“放心吧。”林淑說,“我一定好好陪著你媽。南邊好,南邊空氣好,氣候好,人也好,適合咱們——”

程曼殊點了點頭,這才轉頭看向霍靳西,“時候不早了,你回去吧。”

霍靳西應了一聲,卻隻是站在原地不動。

程曼殊卻不再多做停留,拉著林淑一早準備好的行李,帶著林淑轉身就走向了安檢區。

林淑頻頻回望,程曼殊卻隻在進入安檢區前回過頭一次,淡淡揮了揮手,轉身便消失在了霍靳西視線之中。

霍靳西依舊在機場停留許久,直至聽到兩人所乘坐的航班順利起飛,這才終於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