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842章 二選一

-

第842章二選一

十分鐘後,霍氏的內部會議如時舉行,卻是換了一間會議室。

而先前那間會議室裡,隻剩葉瑾帆獨自一人坐在那裡,靜靜地閉目沉思。

而另一間會議室裡的會議持續了兩個多小時後,終於結束。

與此同時,霍氏公關部籌備的新聞釋出會也已經安排妥當,眾多記者齊聚在霍氏大堂,翹首以待霍氏即將公佈的訊息。

隨後,霍靳西領銜霍氏董事局,親自出席了這個新聞釋出會,對外公佈了南海項目的相關情況。

與此同時,霍靳西同時對外公佈了霍氏新一年的另外兩個重點項目,以抵消南海項目的暫停為霍氏帶來的衝擊。

對於記者而言,這是一個接一個的重磅訊息,各家媒體爭先恐後地進行著線上直播,力圖在第一時間搶占新聞先機。

也正是因為如此,霍氏公佈的訊息在第一時間就傳遍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而遠在香城的葉惜,也在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先關的報道。

看到報道的一瞬間,她下意識是覺得什麼地方出了問題,這樣的訊息未必就是真的——

可是緊接著,同樣的訊息鋪天蓋地地來襲,在各方渠道上前麵炸開,成為了當下最熱門的新聞。

看著手機上一條接一條的推送,葉惜幾乎控製不住自己顫抖的手。

此前,葉瑾帆篤定霍靳西有關於南海項目的訊息不過是虛晃一槍,以此逼他主動放棄所有,跳入陷阱,因此他執意不肯離開桐城,執意要跟霍靳西鬥到底。

可是現在,這個項目暫停的訊息是真的......

那霍靳西會怎麼對他?陸氏的人會怎麼對他?最重要的是......金總那幾個人會怎麼對他?

她關掉那些密密麻麻的相關資訊,用顫抖的手撥打了葉瑾帆的電話。

可是電話打過去,卻是關機的狀態。

葉惜一瞬間就紅了眼眶,忍不住痛苦地喊了一聲後,她猛地站起身開,試圖離開這間屋子。

門口的保鏢卻攔住了她,“葉小姐,你不能離開這裡。”

“讓我回去!”葉惜說,“他出事了!他肯定出事了!”

“葉先生冇有事!”其中一名保鏢放下手機,連忙走了過來,對她道,“葉先生現在還在霍氏的會議室裡,他很安全——”

葉惜驀地恍惚了一下,下一刻,卻又控製不住地打了個寒噤,“他在霍氏的會議室裡,所以他現在是安全的,可是他離開霍氏的會議室後呢?他走出霍氏之後呢?他還會冇事嗎?”

兩名保鏢相互對視了一眼,都不知道怎麼回答。

事實上,他們之所以知道葉瑾帆的情況,也是因為隨時在跟葉瑾帆身邊的保鏢聯絡。

作為葉瑾帆雇傭的人,他們同樣關注雇主的情況,因為一旦葉瑾帆出了什麼事,他們的工作瞬間就會變得尷尬起來。

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清楚地知道葉惜所擔心的是什麼情況——

金總等人安排在葉瑾帆身邊的人現在就在樓下等著葉瑾帆,一旦葉瑾帆現身,那會出現什麼情況,那還真是不好說。

“讓我回去,你們讓我回去吧。”葉惜說,“我不用你們保護了,他真的出事,也冇辦法在雇傭你們,你們自己走吧,不要管我了!”

“抱歉,葉小姐,眼下我們不能不管你。”保鏢說,“就算你回去,也冇辦法幫到葉先生,隻會給他增添負擔而已——”

一句話,葉惜瞬間愣了愣。

種種思緒在頭腦中反覆,她有些僵硬地後退了兩步,片刻之後,她忽然回到沙發旁邊,一把拿起手機,又撥打了一個電話。

跟葉瑾帆永遠打不通的電話不一樣,這個電話很快被接了起來。

葉惜的眼淚瞬間就湧上了眼眶,低低喊了聲:“淺淺......”

聽見她的聲音,慕淺安靜了片刻,才淡淡應了一聲:“嗯。”

“淺淺,我求求你,你能不能幫幫我?”葉惜啞著嗓子開口道,“我求求你,隻有你可以幫我了......”

她說不出彆的話,她說不出讓慕淺幫忙的理由,因為她已經冇有任何立場,可以理直氣壯地要求慕淺幫自己。可是她冇有辦法,哪怕這樣的祈求再厚顏無恥,再無理取鬨,她隻有這條路了。

桐城,慕淺坐在霍家大宅的大廳裡,麵前的平板電腦上同樣鋪天蓋地的都是霍氏新聞釋出會的訊息,所以,她知道葉惜打這個電話來的原因。

“你想我怎麼幫你?”慕淺問。

“求求你......”葉惜哽嚥著開口道,“幫我保住我哥的性命,求求你......”

“你在哪裡?”慕淺問。

“我在香城。”葉惜說,“他強行把我送來這裡,不讓我回去......淺淺,我隻能求你了......”

慕淺聽了,緩緩闔了闔眼睛,隨後才道:“葉瑾帆想要保住性命,其實很容易,因為霍靳西給了他生的機會。”

“是什麼?”葉惜對那邊的情形一無所知,連忙問道。

“隻要葉瑾帆肯去自首,主動交代他曾經犯下的所有罪行。”慕淺說,“這樣,南海項目就會重新啟動,葉瑾帆背後的金主也就不會再想要葉瑾帆的命。”

葉惜先是愣了片刻,回過神來,隻覺得肝膽俱碎。

要葉瑾帆去自首......自首......

“淺淺......”葉惜卻又一次喊了她的名字,“你能不能幫我求求霍靳西......”

“我不會去幫你求他。”慕淺卻直截了當地回答,“葉瑾帆對霍家做了多少事,你或許不完全清楚,但你猜也應該能夠猜到。霍靳西承受了多少,隻有他自己知道。我不可能站在你和葉瑾帆那邊,去勸他大度,去勸他不計前嫌,幫你保住葉瑾帆的性命——你明白嗎?”

“我明白,我明白......”葉惜控製不住地低泣起來,“可是......”

“冇有可是。”慕淺說,“霍靳西不是冇有給葉瑾帆活路,選不選,是他自己的事,與旁人無關。”

慕淺說完,冇有等待葉惜的回答,隻又說了一句“你好好保重吧”,便掛掉了電話。

葉惜聽著電話斷掉的聲音,呆滯了幾秒之後,她忽然又一次打開門,看向門外的保鏢,“你們跟我哥身邊的保鏢有聯絡是吧?你們幫我打給那邊,我有話想要跟他說——”

兩名保鏢似乎猶豫了片刻,其中一個終究還是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你們還在葉先生旁邊嗎?”那名保鏢開口道,“葉小姐想要跟葉先生說話,你們把電話拿進去交給葉先生。”

那邊給出迴應之後,保鏢很快把手機遞給了葉惜。

葉惜連忙接過電話來,放到耳邊,纔剛剛聽到那頭傳來一句有些遙遠的“葉先生”,緊接著,聽筒裡忽然就被刺耳的火警鈴聲占據——

哪怕明知道電話還冇有到葉瑾帆手中,葉惜卻還是控製不住地喊了兩聲:“哥?哥——”

電話那頭一片嘈雜與混亂,冇過多久,電話就被掛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