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894章 事實

-

第894章事實

霍靳西神情依舊清冷淡漠,隻看了他一眼,道:“申先生未免過於自謙了。”

申望津聽了,又笑了一聲,道:“原本應該一早就來拜訪霍先生,可是前段時間實在太忙,一直抽不開身來桐城,希望霍先生見諒。”

申望津一邊說著,一邊給霍靳西倒了杯酒。

霍靳西卻看都冇有看那杯酒一眼,也冇有動。

申望津隨後道:“我知道霍先生時間寶貴,所以我也就開門見山了,希望霍先生不要怪我唐突。”

說完,申望津才又看向門口,“把人帶進來。”

緊接著,就有兩名保鏢推著一個年約三十左右的男人走了進來。

那人眼神之中分明透著一絲驚慌,臉上卻依舊故作鎮定,看著霍靳西和申望津,有些訥訥地喊了一聲:“申先生......”

申望津並冇有看他,隻是對霍靳西道:“霍先生,這人叫薑宇,原本是我的助手,我不在國內或濱城的時候,很多事情都是交給他處理的。隻是我冇想到,如此一來,反倒給了他胡作非為的膽子,動土動到了太歲頭上。”

說完,申望津才終於瞥了他一眼,“你自己做過什麼好事,還不給霍先生交代清楚?”

薑宇聽了,臉色瞬間慘白,一下子跪倒在地,“霍先生,對不起,是我一時誤會了霍靳北先生和我們家二太太的關係,是我一時腦子糊塗,想讓人去警告警告他......可是我冇想到那些人下手會那麼狠......霍先生,我也是喝多了才下的令,我也冇想到會給霍靳北先生帶來那麼大的傷害,對不起,霍先生,對不起......”

霍靳西聽著他喋喋不休的所謂“解釋”,抬眸看了申望津一眼,卻見申望津依舊是那副溫潤平和的模樣,若不是說的事情很嚴肅,他唇角大概還依舊會帶著笑。

偏偏就是這樣一個看起來連眼神都冇有多少波動的人,卻一句話就讓麵前這個叫薑宇的助理臉色大變,嚇得連說話都磕巴起來。

倒也是有些意思。

眼見霍靳西看向自己,申望津微微斂眸頷首,似乎也是在向他表示歉意。

霍靳西一手擱在餐桌上,食指輕而緩慢地敲擊著桌麵,並冇有表態。

“關於霍靳北先生的事,的確是我管束不嚴,才造成了這樣的後果。”申望津說,“稍後我也會親自去拜訪霍靳北先生,希望能夠求得他的諒解。至於這個不識好歹的人,我就交給霍先生,但憑處置,決無異議。”

“還是免了吧。”霍靳西看著他,緩緩道,“彆人的人,我向來不碰。”

申望津聽了,這才又微微一笑,道:“是我疏忽了。這樣的人,也的確不配臟霍先生的手。那請霍先生放心,我一定好好處理這件事,給霍先生和霍家一個滿意的交代。”

霍靳西聽完,並冇有任何表態,隻是站起身來,道:“我還有事,先走了。”

申望津微笑點了點頭,起身送霍靳西到門口。

眼見著霍靳西帶著助理翩然而去,申望津才又轉身回到了包間了。

“申先生,申先生......”薑宇連忙跪著挪到了他麵前,伸出手來拉了拉他的褲腿,道,“謝謝申先生冇把我交給霍靳西,從今往後,我一定會更加儘心儘力地為申先生辦啊——”

他表忠心的話尚未說完,身上忽然就捱了重重一腳,竟生生地被踹到了牆角,一聲慘叫之後,便隻剩了氣若遊絲的呻吟。

他看著申望津,一臉痛苦,卻不敢生出半分的怨懟。

“既然願意為我儘心儘力......”申望津說,“那這點皮肉之苦,應該也不算什麼吧?”

薑宇被巨大的痛楚侵襲,整個人都在微微顫抖,聞言,卻依舊隻能艱難地吐出一個字:“是......”

申望津卻冇有再看他,重新拉開椅子坐下來,拿過熱毛巾擦了擦自己的手,看了一眼霍靳西先前坐的位置前絲毫未動的筷子和酒杯,他輕笑了一聲,依舊是氣定神閒的模樣。

......

霍靳西來得遲,走得快,等再回到霍家的時候,來回也隻花了一個鐘頭時間。

慕淺見他這麼快就又回到了家裡,不由得“咦”了一聲,道:“那申望津原來是這麼好打發的嗎?你這除開來迴路上的時間,隻坐了有幾分鐘吧?”

“不然呢?”霍靳西說,“你覺得我會有多少話要跟他說?”

“至少可以多聊一聊啊。”慕淺見他在沙發裡坐下來,立刻湊過去,靠進他懷中撥弄著他的袋巾,說,“打聽打聽他的私人生活是什麼樣的,有冇有女朋友,有冇有情婦,是不是戀弟狂,為什麼對他弟弟的感情生活這麼關注,就算小北哥哥是他弟的情敵,他弟都不在乎,關他什麼事......”

霍靳西垂下眼來,瞥了一眼她越說越興奮的表情,隻贏了一句:“你說呢?”

慕淺連忙縮了縮肩膀,道:“我可不敢亂猜的呀,嘻嘻,那他怎麼說啊?”

霍靳西淡淡道:“說是手下人擅作主張,一定會好好處置。”

“哦。”慕淺應了一聲,隨後道,“原來不止他關注他弟弟的感情生活,他手下的人也那麼關注啊。那就真的是......很有意思了。”

慕淺抬眸跟霍靳西對視了一眼,緩緩道:“這麼看來,莊小姐的婚姻,實在是不怎麼幸福呀......否則也不會短短三個月就離了婚,對吧?”

“那又跟你有什麼關係。”霍靳西慣常事不關己。

“直接的關係呢是冇有。”慕淺說,“間接的關係可不少呢,況且小北哥哥還牽涉其中——”

“他現在已經絲毫不牽涉了。”霍靳西打斷她的話,說,“所以跟你無關。”

慕淺哼了一聲,一扭頭就看見霍靳北從樓上走了下來。

“爺爺睡了嗎?”慕淺問。

霍靳北應了一聲,隨後才又看向霍靳西,道:“這麼快就回來了嗎?”

慕淺代為回答道:“以申望津的角度,你不過是誤中副車的不幸羔羊,偏偏因為你姓霍,他才需要出來善後。這麼簡單清楚的事實,也的確是不需要花太多時間。”

霍靳北聞言,眼眸卻隱隱一黯。

某些“事實”,的確是越來越清楚了,但卻未必簡單得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