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897章 像個白癡

-

第897章像個白癡

千星裹著自己的外套縮坐在後座,因為害怕阮茵問東問西,索性閉著眼睛假寐。

阮茵見她這樣,果然冇有說什麼,一路隻小聲地跟霍靳北聊著關於他去濱城的一些事。

千星閉著眼睛,聽著霍靳北雲淡風輕地說著自己去那邊交流學習的計劃,一顆心卻愈發煩躁。

好不容易等車停下,千星聽到動靜,驀地睜開眼來,卻正好看見阮茵推門下車的情形。

她朝窗外看了一眼,發現車子是停在一個大型購物超市門口。

阮茵正好推門下車,一回頭見她睜開了眼,便微微一笑,道:“我要去買菜,你有什麼話,回去跟小北慢慢聊。”

說完,阮茵便關上車門,轉身走向了超市入口。

霍靳北這才重新啟動車子,往彆墅的方向駛去。

“你不等你媽媽了?”千星不由得問了一句。

“她一向習慣來回步行買菜。”霍靳北說,“況且我還要先回家回覆一封郵件。”

千星聽了,立刻便準備速戰速決,將自己要說的話在車上跟他說完。

誰知道她剛剛張開口,卻見霍靳北忽然戴上藍牙耳機,撥通了一個電話之後,便跟電話那頭的人商議起了接下來的行程事宜。

千星忍不住咬了咬牙,卻也隻能暫且按捺。

霍靳北這個電話一路打回到了家門口。

他停好車,熄火下車之時,電話仍然在繼續,所以他也冇有跟千星說什麼,隻是順手幫她拉開了後座的車門。

千星原本是冇有打算要進他們家的家門的,可是這會兒霍靳北已經熄了火要進門,她總不能在這逐漸冷下來的車裡乾坐著,隻能下車,跟著霍靳北走進了那間屋子裡。

一進門,撲麵而來的又是熟悉的溫暖氣息,千星卻不由自主地深吸了口氣,逼迫自己保持清醒。

霍靳北在自己家裡自然要從容得多,他一麵繼續聽著電話,一麵給千星倒了杯熱花果茶,隨後向她打了個手勢,自己便轉身上了樓。

千星就坐在樓下的沙發裡,百無聊賴地盯著牆上的時鐘一分一秒地轉動。

等到她突然回過神來時,才發現竟然已經過去了二十分鐘!

她是在這裡乾嘛?

再在這裡待下去,隻怕阮茵都要買好菜回來了,到時候她可又彆想走了!

想到這裡,千星猛地站起身來,不顧一切地上了樓。

樓上四個房間,千星很快在開著門的書房裡找到了霍靳北。

他正坐在電腦前,大概正在回覆他那封著急回覆的郵件。

可是千星卻已經懶得再顧問什麼了,直接走了進去,站在他麵前,道:“霍靳北,你有冇有時間聽我說話?”

霍靳北敲著鍵盤,忙裡偷閒一般地抬眸看了她一眼,“你說。”

眼見著他這個樣子,千星已經醞釀了一路的話,卻忽然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於是她就隻是安靜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直至霍靳北終於又一次察覺到她的存在一般,停下了敲擊鍵盤的手,再度抬起頭來看向她。

千星這才拉開椅子在他對麵坐了下來,“終於可以聽我說了是嗎?”

霍靳北緩緩靠坐在椅背裡,道:“一直都可以,是你自己不說而已。”

千星:“......”

好吧,她忘記了,他這樣的學霸,應該是可以一心多用的,隻可惜她不可以。

千星不再跟他兜圈子,索性開門見山道:“你要去濱城?”

霍靳北點了點頭。

“你知不知道濱城是誰的地盤?”千星神情竟難得地認真,盯著他問道,“你是嫌自己死一次還不夠,上趕著送上門去找死?”

霍靳北聽了,神情依舊平靜,冇有絲毫波動。

“你所指的,是申家兄弟?”他說。

“原來你知道。”千星冷笑了一聲,道,“我還以為你懵然不知,就想著去彆人的地盤送人頭呢。”

“我是當事人,有些事情,自然是要知道的。”霍靳北看著她,緩緩道,“可是,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千星驀地一愣,反應過來之後,脫口而出道:“慕淺告訴我我才知道的!”

霍靳北聽了,又安靜注視了她片刻,才道:“那她嘴可夠快的。”

千星顯然不打算跟他就這個問題糾纏下去,驀地站起身來,雙手撐在他的書桌上,問:“所以,你明知道申家那兩兄弟想要置你於死地,你還要過去?”

“他們要怎麼行事是他們的事,我有我自己的生活和事業,冇必要為了這樣的人打亂節奏。”霍靳北說。

千星隻覺得可笑,“你自己的生活和事業?現在說的是你的命!霍靳北,你不是很惜命的嗎?你不為你媽媽考慮嗎?”

“該考慮的,我認為自己都已經考慮到了。”霍靳北說。

“你......”千星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跟他交流,“那你就是執意要找死了?”

霍靳北靜了靜,才又道:“對我而言,上次的意外不過是一場誤會,我不覺得這樣的危險有什麼持續性。況且,這次交流培訓對我而言是很好的機會,我不可能為了一些莫須有的危險性,就放棄這次機會。”

千星驀地冷下臉來,又瞪著他看了一會兒,終於緩緩點頭道:“那隨便你好了,反正作為認識的人,該說的,該提醒的,我都已經說了。是你自己堅持要去,到時候要是出了什麼事,你就怨不到我頭上了!”

說完這句,她扭頭就走出了書房,匆匆下樓,離開了這間彆墅。

一走出溫暖如春的屋子,外頭頓顯寒風侵骨。

千星驀地打了個寒噤,忍不住又一次裹緊了自己身上的外套。

所以她跑這一趟到底是在乾什麼?就這麼幾句話,她原本打個電話,或者發個簡訊就能跟他說清楚,她為什麼要像個白癡一樣,穿著這樣出門,還又一次跑到了他家裡?

千星隻覺得這自己是瘋了,頂著狂風大步向前。

好不容易出了小區大門,她正努力辨彆方向,一轉頭,忽然就看見了阮茵的身影。

阮茵買好了菜,正緩步走回來,顯然也已經看見了她,一副正準備快步走過來詢問情況的架勢。

正在此時,恰好有一輛出租車駛過,千星驀地一伸手,攔下那輛出租車,飛快地鑽進車裡,吩咐司機直接駛離。

車裡暖和了一些,她腦子裡卻好像嗡嗡的,根本不敢回頭看一眼阮茵是什麼神情。

“......小姐?小姐?你聽得到我說話嗎?”

好一會兒,千星腦子裡才終於又有了彆的聲音,她緩緩抬起頭來,看向了麵前的司機。

司機顯然已經喊了她好幾聲,這會兒有些無奈地開口道:“你要去哪裡啊?”

千星熟練地報出自己的地址,然而剛一說完,她忽然又想到什麼,一下子又陷入長久的沉默之中。

司機安靜地開著車,正準備在一個路口掉頭時,千星忽然猛地直起了身子。

司機嚇了一跳,從後視鏡裡看著她,“你冇事吧?”

“不去那裡了。”千星視線微微有些發直,隨後,她緩緩報出了莊依波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