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走一起走。”鳳江回頭一甩劍,淩厲的劍風甩飛了好幾士兵。

他撕掉人皮麵具,冷冷看著氣勢洶洶湧上來的人。

“我是三皇子,現在投降還來得及。”

不到迫不得已,他也不想對自己國家的士兵下手。

“二皇子和三皇子都是叛國賊,殺了他們皇上給我們賞銀萬兩。”一人高舉大刀。

“叛國賊欲要行刺太子殿下,殺了他們!”

“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鳳江縱身一躍,砍殺了高舉大刀的士兵。

“不好了!不好了!”進去新房的人往外跑,“太子殿下薨了,太子殿下薨了。”

“他們殺了太子殿下,不能讓他們離開!”

一瞬間,鳳錦的士兵氣勢如虹。

“殺了他們,為太子殿下報仇!”

有的人是為了報仇,有的人是奔著賞銀去的,一個個凶神惡煞,勢必將包圍圈內的人殺光為止。

鳳江的人一個個倒下,戰圈不斷縮小。

龔新月的武功本就不如鳳江和鳳言,甚至連他們的不少兄弟都要比她的武功好。

很快,她筋疲力儘,還受了不少劍傷。

但四周的士兵就像無窮無儘那般,倒下一批,緊接著又來一批。

龔新月掃開幾個士兵,用長劍撐著身體,大口大口吸氣。

銀光閃爍,讓頭暈目眩的她不自覺閉上了雙眼。

“龍一,對不起!咱們來生再見。”

她突然瞪大眼睛,仰天長嘯後,拚儘最後一口力氣,持劍掃向靠近的士兵。

力氣耗儘,龔新月連站都站不穩,傾身往後倒。

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從她腰間橫過,她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龔新月再次睜眼時,看見了一張很熟悉的臉。

這些日子她都在想著他,念著他,他的臉早就占據了她整個世界。

“聽說……人在死之前會看見自己所愛之人,冇想到是……真的。”

龔新月手中長劍滑落,用尋回的力氣將手舉起。

她摸著男人俊逸的臉,嘴角一勾,連眼睛都似乎在笑。

“龍一,我……愛你。”

“新月,我是龍一,是我,彆怕!我一定將你救出去。”wp

龍一單手抱緊懷裡的人,另一隻手持劍掃開一個個靠近的士兵。

龔新月在他懷裡休息片刻,漸漸清醒。

“龍一,真的是你?”她啞聲問道。

“是我。”龍一繼續殺敵,不敢低頭看。

她是他的娘子,他一定要護她周全,哪怕是犧牲自己的性命。ia

“你撐著,會冇事的!”龍一輕聲安慰道。

“我冇事,隻是有點累了。”龔新月緊緊揪著他的衣裳。an五

“你怎麼這麼傻?為什麼要來?這裡危險,你快走!龍一,你……快走!”

捨不得他離開,更捨不得他身處危險。

“聽我的,你快走!留下來隻有死路一條。”

三皇子來找她的時候,早就說過這次暗殺大皇子的計劃很危險。

她不是不怕死,但為了戰爭早日勝利,為了更多的兄弟和百姓,必須堅持到底。

“龍一,能再見你一麵我已經很滿足了,你走吧,帶三皇子離開。”

“若有來生,我還希望能嫁給你。”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拈花惹笑的王的女人誰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