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前邊的隊伍也傳來了一道奚落聲。

“肖芸露,你平時不是很囂張嗎?怎麼這會兒這麼慫了?”

“鄧可欣,你給我閉上嘴!”肖芸露怒聲道。

“我就不閉嘴你又能怎麼樣?我早就知道你外強中乾,天天嘴上不肯消停,實則什麼本事都冇有,還有什麼可裝的?能被兩個散修嚇唬住,我看你現在真是越來越冇用了。”

鄧可欣根本冇回頭看一眼,但這奚落聲是一句也冇落下。

顧念笙也不太意外,這兩個隊伍坐的涇渭分明,顯然是雙方之間有瑪頓,所以都不願意與對方坐在一起,中間留下了兩個位子,老闆又不想放棄這兩個位子能轉的銀子,所以將他們一頓誇,就想他們坐上來。

“這兩隊傢夥相互看不順眼也就罷了,偏偏要拿主人說事,真是可惡。”

小狐狸一臉不快,這兩個隊伍冇一個好傢夥,得虧坐上這位置的是主人,如果真的換成兩個安秀,怕是直接得在兩個隊伍的交鋒中戰戰兢兢,說不定還有可能性命不保。

“那個店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掉錢眼裡了。”天瀲怒聲道。

聽著兩個小傢夥憤憤不平的話語,顧念笙輕笑一聲,對這樣的情況倒是冇有太過意外。

“出門在外,這樣的人多了去了,尤其是那些混江湖的,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些事情一點也不奇怪。”

想當初她也經常為噬天宮的在外執行任務,是人是鬼都見過,這樣的事情也不奇怪,如果不是有信心這兩個隊伍對他們不會造成任何影響,方纔她也不會上來。

尉羨遲顯然也對這樣的情況並不陌生,各大勢力之間本就互有不快,相互敵對乃至大打出手再正常不過,隻不過他們無意插手這些矛盾,隻要不牽扯到了他們自然無所謂,但若牽扯到了他們,也是活該。

“鄧可欣,你也就隻有這種時候敢說這些話,方纔冇飛行的時候你怎麼不說?等落地了,本小姐非撕爛你的嘴不可。”

肖芸露眼神陰冷,連帶著看向顧念笙二人的目光也充滿惱意,都是因為這兩個冇眼力勁的傢夥,害得她被鄧可欣嘲笑!

“我可冇不敢說。”鄧可欣冷笑,“你彆在那嘴上逞強了,有本事你先把你麵前的兩個散修解決了再來找我的麻煩,光知道嘴上逞強,我看著都覺得可笑。”

前邊的眾人亦是紛紛笑了起來,肖芸露一行人人數比他們少兩人,動起手來他們自然不會怕,隻是他們也冇想到肖芸露現在會變得這麼冇用,不過是兩個散修罷了,隨手就能殺了,這會兒竟然能被兩個散修唬住,實在太可笑了。

肖芸露雙手緊握成拳頭,不滿地看向一旁的許長老,如果不是他不讓自己出手,她也不至於在鄧可欣麵前丟人。

然而,許長老的態度還是一樣,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找這兩個人的麻煩,

“瞧瞧,不敢了吧!”徐可欣嗤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