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雷音寺。

蘇塵盤坐在佛門氣運雲海之中,周圍一朵朵金蓮漂浮,蘊藏著無比純粹的信仰之力。

不過,這一次蘇塵的意識貫穿神魔兩界,還打破了葬魔海的先天極道大陣,使得佛門氣運也是消耗了許多。

但是,對於浩瀚如海的佛門氣運來說,這點消耗根本不算什麼。

“因果大道,竟然能夠貫穿諸天萬界,連通億萬生靈,太強了!怪不得佛門能夠長盛不衰,屹立不倒!”

蘇塵心中讚歎道。

這一次他的意識遊曆諸天萬界,也讓他真正的意識到了因果大道的強大,而且蘇塵隱隱有一種感覺,似乎因果大道,和其他的大道有些不同,無比的真實。

“葬天女帝曾經說過,真我大道,是真實的大道,而這方寰宇的大道,都是虛幻,唯一真實的大道,就是天道!這因果大道倒是奇特,莫非和天道有什麼關係嗎?”

蘇塵心中暗暗想道。

轟隆隆!

就在此時,一股宏大的天威,籠罩了整個大雷音寺。

雷霆交織,神光璀璨,扭曲的虛空之中,一方古老的蓮台橫空而來,上麵盤坐著一尊氣息古老而不凡的身影。

正是歡喜佛祖!

歡喜佛祖,盤坐蓮台之上,周身佛光普照,照耀四方天穹,整個人都散發著一股不朽而神秘的氣息。

更重要的是,他的手中托著一方古塔,交織著神秘的因果氣息,彷彿能夠吞噬萬物諸天,自有一種無比可怕的天威氣息。

古塔,自然就是因果塔了!

大雷音寺早就在防備著歡喜佛祖的降臨,所以在他出現的第一刻,空相大師就出現了。

轟隆隆!

大雷音寺之中,佛光洶湧,神輝璀璨,神秘的陣法符文交織,形成了一朵金色的蓮花,將整個大雷音寺都籠罩了起來。

那金色的蓮花綻放,瀰漫著混沌光,足足有十二道花瓣,看起來自有一種圓滿無暇的神秘氣息。

金剛般若蓮花大陣!

這是大雷音寺的護宗大陣,也是一道無缺的極道帝陣,威力可怕無比,能夠鎮壓一切。

空相大師在第一時間將金剛般若蓮花大陣催動到了極致,就是為了防備歡喜佛祖。

“空相,好久不見!怎麼說,我也算是你的師祖,你直接催動這金剛般若蓮花大陣,是怕我對大雷音寺不利嗎?”

歡喜佛祖笑眯眯的看著空相大師道。

“阿彌陀佛!歡喜佛祖,不知你駕臨大雷音寺有何貴乾?”

空相大師淡淡的說道。

他的眼神中滿是警惕之色,而且,在他的身後還有著十八尊通體暗金色的神秘身影,氣息宏大無邊,全都是準帝之境。

這是大雷音寺的十八佛陀,實力強大無邊,每一尊都不遜色於空相大師,也是大雷音寺的底蘊。

可見空相大師對歡喜佛祖的重視。

雖然空相大師心中無比的警惕,但是他看了佛門氣運雲海一眼,想到此刻蘇塵就在其中,他心中也是微微放心了不少。

“空相,我這一次來大雷音寺,就是為了長明燈上的三位佛祖烙印,隻要你將烙印交給我,我轉身就走,你看如何?”

歡喜佛祖淡然一笑道,直接說出了他的要求。

“要長明燈上三位佛祖的烙印?歡喜佛祖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啊,除非大雷音寺滅,否則這個要求,冇有人能夠答應你!”

空相大師冷聲說道。

“這麼說來,你們是準備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歡喜佛祖的眼神中滿是嘲諷之色。

“阿彌陀佛!”

空相大師雙手合十,輕道了一聲佛號,周身佛光照耀四方,氣息宏大無邊,金剛般若蓮花大陣也是在一瞬間,被他催動到了極致,那朵金色的蓮花,也是越發的璀璨奪目。

並且,有一股可怕的殺機,將歡喜佛祖鎖定了起來。

“不知死活的東西!真以為這金剛般若蓮花大陣就能夠擋住我嗎?當年我執掌金剛般若蓮花大陣的時候,你還冇有出生呢!”

歡喜佛祖的眸子之中殺機一閃,很顯然是失去了耐心。

轟隆隆!

他周身雷霆洶湧,火焰升騰,哪怕是萬佛之祖,也有明王之怒,可怕的殺機籠罩了整個大雷音寺。

但就在此時,一道淡然而平靜的聲音,在虛空之中炸響。

“歡喜佛祖,前幾日讓你跑了,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還能逃到哪裡去?”

佛門氣運雲海之中,神光呼嘯,混沌光升騰,一道神秘而不朽的身影浮現了出來,冰冷的殺機瞬間就將歡喜佛祖鎖定了起來。

“蘇塵?!你……你怎麼可能在這裡?”

原本麵色森然的歡喜佛祖,在看到那一道身影之後,不由得渾身一震,眼神中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