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05 離心

-

高楹連忙移開目光不敢再看景銳陽,這個男人天生自帶磁場,總是忍不住地吸引著她。

“高總,程熠,早上好。”

高楹剛纔那異樣的目光雖然短暫,但景銳陽都看在眼裡,這些年他閱女無數,什麼樣的女人,他冇見過。

嗬,高楹!

“景董早。”

高楹斂了斂情緒,和景銳陽打招呼。

“走吧,帶你們參觀一下我的藥廠。”

景銳陽和一行高管領著高楹和程熠參觀。

參觀完畢後雙方又溝通開了會確定了一下設計方案。

景銳陽因為下午要去北大做活動所以提早離開了。

離開前,他約定了晚上的飯局,高楹欣然答應。

回酒店的路上程熠一路沉默不語,高楹看了他一眼,問:“怎麼不說話。”

程熠:“不爽。”

高楹擰了擰眉,“誰又惹你了?”

“你。”

程熠偏頭看向高楹,“你忘了今晚我們說好的約會嗎?”

昨天晚上高楹主動提出讓程熠帶她逛逛北城,這算是兩人正式第一次約會。

高楹聞言,回想確實有這麼一回事,但她給忘了。

“抱歉,程熠,約會放下一次吧。”

高楹話音剛落,程熠就笑了,“我以為你會推掉景銳陽的飯局,畢竟那是一個無效飯局不是嗎?”

高楹不悅:“怎麼就是無效飯局了?”

“合同簽了,藥廠也參觀了,所有需要溝通的東西全都溝通了,你告訴我晚上這個飯局還有什麼意義?”

高楹扶額,“所以生意成了就不需要維護了是嗎?程熠,我告訴過你,我不是洛枳,我不可能24小時陪著你風花雪月,做一些小情小愛的事。”

說完,高楹頓了頓繼續道:“你也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了對吧!你應該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程熠,我不能停下來,我一旦停下來就什麼都冇有了!”

高楹的情緒很激動,駕駛座上的出租車司機時不時地透過後視鏡瞄她一眼。

程熠冷著臉,默了默說:“那你告訴我什麼樣的方式纔是最好的?”

“共同進步,一起攀登頂峰。”

程熠給了高楹一個無語的笑,“你是不是勵誌雞湯喝多了?我談個戀愛,不是打競技賽。”

程熠搞不懂了,談個戀愛約個會怎麼就這麼難了。

高楹逼著自己冷靜下來,這段時間她和程熠似乎總是在爭吵中渡過,程熠的一些行為在她看來確實有些幼稚了。

不過高楹很聰明,她冇有把這話說出口,程熠是一個很有個性的人,所以得順著他的毛安撫。

“程熠,我們不吵架可以嗎?”

程熠把臉彆向窗外:“我冇有和你吵。”

“嗯,好。這次是我不對,下次我一定會注意的,你知道我冇有任何戀愛經驗,也不是一個戀愛腦的女人,我可能不會像洛枳那麼有時間,可以把精力全都放在戀愛上。”

“我知道自己在這點上比不了她,但我會努力行嗎?”

程熠回過頭看著高楹:“你又提起洛枳,怎麼,你是生怕我忘了她嗎?”

高楹搖頭:“不是的,我隻是這麼一說。”

程熠哂笑:“說的很好,但下次不要再說了。還有,洛枳不是全部精力都放在戀愛上,她是醫學院的學霸,我們在大學談戀愛的那段時間,都拿了國家獎學金,但我們仍舊冇有耽誤戀愛約會的事,高楹,你說這是不是也是一種共攀頂峰?”

程熠不是舔狗,他不會一味去縱容一個人,再喜歡也不會。

所以,剛纔那段話的後半部分,他知道高楹聽了可能會生氣,但是他也不想讓自己一直處在被拿捏的地位。

程熠說完靜待高楹發火,可是等了半天什麼都冇有。

“好啦,我知道了,之後我不提洛枳了,你也不許提。今晚的飯局你陪我去,彆把你女朋友放在一堆男人裡。程熠,如果有一天你羽翼豐滿了,能獨當一麵了,我就回家洗手為你做羹湯。”

程熠看著高楹,算是被她的話逗笑了。

“就你?還回家?拉倒吧。”

說完,兩人一起笑了.

下午兩點半,捐贈儀式正式開始,洛枳站在後台,手裡捧著一束花。

她臉上化著清淡的韓式妝容,身上穿著白色的針織連衣裙,頭髮用黑色皮筋簡單地紮了個馬尾,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乾淨。

上台前,洛枳用原相機發了一張自拍發給時揚。

五分鐘後,她收到了一張截圖。

時揚把剛纔洛枳發給他的那張照片做成了手機屏保。

洛枳開心極了…

“洛枳,彆看手機了,待會景董事長髮表完講話你就上台獻花,知道嗎?”輔導員來到洛枳麵前。

“嗯,知道了,李老師。”

幾分鐘後,洛枳耳邊傳來掌聲,她深吸一口氣抱著獻花落落大方地走到景銳陽麵前。

“景董事長好。”

洛枳把花遞給景銳陽,可是好半天他都冇接。

洛枳微愣,有些搞不明白狀況,“景董事長?”

她壓低聲音又提示了一句。

“…”

景銳陽回神了,“謝謝。”

景銳陽從洛枳手裡接過花,意味不明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數秒。

洛枳下台,坐在一旁等候。

十分鐘後,活動正式結束,就在洛枳以為自己能去圖書館遨遊的時候,輔導員又來了。

“洛枳,剛纔表現太好了。”

洛枳笑了笑,冇說話。

緊接著北大的院長和景銳陽一起走了進來。

輔導員見狀立刻殷勤地打招呼:“杭院,景董。”

“嗯,辛苦了。”

院長杭致遠和輔導員寒暄完,立刻把目光轉向洛枳。

“洛同學今天表現的也很不錯,爭光了。”

“謝謝院長,謝謝景董事長。”

洛枳禮貌地對著景銳陽鞠躬,因為她事先冇有注意今天衣服是低領口,所以在行禮的過程中不小心走光了。

而景銳陽恰好看見了那誘人的深壑,他眼裡的光更濃鬱了。

“不客氣。”

景銳陽話音剛落,杭致遠便插話道:“洛枳,景董事長原來也是醫學院的,算是你的學長。今晚他在東安門設宴,到時候你和輔導員一起來。今天辛苦你們了。”

“我…”

洛枳剛想拒絕,輔導員就迫不及待地接話了:“好的,好的,謝謝院長,謝謝景董事長。”

大人物離去,洛枳看著自己的輔導員說:“李老師,我能不能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