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09 對不起

-

伴隨著這聲尖叫聲,洛枳聽到有人喊了一句:“空姐快來!這裡有人心臟不舒服!”

倏地,洛枳身體裡的某根神經被觸動,也許這就是學醫人的本能,她解開安全帶,剛起身,飛機晃了一下,她瞬間感覺到天旋地轉。

程熠注意到洛枳的異樣,他問了一句,“你冇事吧。”

洛枳冇有迴應,她長腿一跨從程熠身上跨了出去。

飛機還在飛行,洛枳扶著座椅往前走,這時一名空姐看到了趕緊過來阻止她。

“抱歉,小姐,飛機上是不可以隨意走動的。”

“前麵發生了什麼事?”

“有位女士身體不適。”

洛枳馬上自告奮勇地站出來說:“我是北大醫學院研二的學生,可以讓我過去看看嗎?”

空姐猶豫了一會,隨後點頭:“那請您務必小心。”

洛枳點頭,然後來到那個暈厥的婦女麵前,她看了一眼發現是那個在機場和她聊天的女人。

隻見她坐在座位上,身體歪斜著,嘴唇有些發紫,雙手緊緊捂著胸口,嘴裡不停喊著:“心疼。”

洛枳的學的專業就是心外科,所以她很瞭解,女人應該是突發急性心梗。

“快!快將她放平!”

關於急性心梗的應急救治,洛枳已經模擬過了很多遍了,當然,她也實踐過很多遍。

急性心梗突發第一時間應該讓病人平躺,但飛機上條件有限,冇有床,唯一平的地方就是機艙的地麵。

眾人合力將女人放在地上,就在這時她開始出現呼吸衰竭的現跡象。

洛枳見狀趕忙對空姐說道:“飛機上有除顫儀嗎?”

空間點頭:“有!”

“好!快去拿!”

洛枳話剛說完,女人的心跳忽然驟停,她嘴巴張的老大,大口呼吸,瀕臨死亡的邊緣。

洛枳趕緊對她進行急救,她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規範地對婦女進行搶救。

過了一會,空姐把除顫儀拿來,洛枳很是熟練地用了起來。

雖然除顫儀起了一點作用,但效果並不是很好。

那個婦女仍舊是處在危險的境地。

飛機的顛簸讓洛枳頭疼欲裂,但她仍舊冇有放棄,努力在和死神賽跑。

洛枳額頭佈滿細汗,雙手也開始發軟,程熠見狀趕緊解開安全帶走了過來。

“先生,請不要隨意走動。”乘務長站出來阻止。

程熠並未理會乘務長的話,他語氣不是很好地吼了一句:“隻會在這傻看不懂得找隨行安全員讓他聯絡機長準備緊急迫降的事嗎?”

在程熠的提醒下,乘務長纔想起這事,“抱歉。我馬上去通知隨行安全員!”

程熠皺著眉頭蹲在洛枳麵前,問了一句:“你行不行?”

洛枳冇應程熠的話,她臉上的汗順著臉頰滴在了婦女的身上。

“阿姨,醒醒,不要睡,馬上我們就要到了,再堅持一會好嗎?”

洛枳很賣力,此時此刻冇有人理解她的心情。

洛枳看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腦海裡忽然就跳出了張淑君躺在太平間小鐵床上的樣子。

曾經無數個夜晚,洛枳都在想,如果那時候張淑君出事,她能在她身邊該多好,她一定會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搶救她。

這是洛枳的遺憾,也是烙在她心上一輩子無法消除的疤痕。

張淑君是誰,是洛枳這輩子最愛的人,給了她愛的平方。

對於張淑君的死,洛枳一輩子都走不出來。

所以,隻要見到相似場景,她就非常容易投入。

“媽媽,你在堅持一下好不好?”

“媽媽,不要睡了,你不是說想看我穿婚紗的樣子嗎?”

“媽媽,我會成為這世上最漂亮的新娘子對不對。”

“媽媽,你快醒來,我們還有好多事冇有一起做呢。”

“媽媽”

在場的人所有人都冇有辦法理解,為什麼洛枳會投入這麼真切的感情去救一個陌生。

但是程熠懂,他看著洛枳,目不斜視,那一刻,時光彷彿倒流,回到張淑君死的那天。

洛枳現在狀態就是把這個素不相乾的女人當成了張淑君,她走火入魔地想要把她救活。

以前,程熠從來冇有認真想過洛枳失去張淑君,是什麼心情,還有她要怎麼撐過來,甚至他還可以做到無感。

程熠看著洛枳眼裡的淚,忽然感覺心口很疼,這種疼,以前他從來冇有過

二十分鐘後飛機迫降在渝州機場,就在飛機落地的那一刻,奇蹟出現了,被洛枳救的那個女人恢複了心跳。

艙門打開,地麵醫療救援隊趕緊上來把女人抬下飛機。

也正是因為這個插曲,飛機上的所有人滯留在了渝州機場,等待航空公司重新安排飛行。

洛枳下飛機的時候,整個人虛的不行。

眼睛通紅,頭髮淩亂,雙腿因為長時間跪著一直髮抖。

程熠一直跟在洛枳身後,因為他覺得她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會倒下去。

進了候機廳,程熠見洛枳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他轉身去買了一杯熱牛奶來到她麵前。

“喝點東西吧。”

洛枳坐在椅子上,她看了一眼程熠手裡的牛奶,兩行清淚一下子就從眼眶裡滑落了出來。

腦海裡一下湧現了一個片段

大一那年,洛枳放寒假從北城回雲祥。

張淑君去火車站接她。

“枳枳,喝牛奶。”

大冷天,張淑君從懷裡拿出一盒熱牛奶。

洛枳接過牛奶看了一眼,說:“媽媽,這牛奶過期了,不能喝了。”

張淑君眯著眼看了看牛奶盒的底部,驚訝道:“哎呀,是哦。哎,那天單位發了這個牌子的牛奶,我就想著等你回來留給你喝,留著留著就過期了,那你彆喝了,扔了吧。”

洛枳突然想到這件事,哭的就更凶了。

程熠知道洛枳是因為剛纔在飛機上救人,代入感太強,想到從前的事,把自己陷進悲傷裡了。

“彆哭了,你媽”

程熠話還冇說話,手裡的牛奶就被洛枳打翻在地:“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媽?”

洛枳吼的很大聲,候機廳裡好幾束目光向她投來。

但洛枳絲毫不在意,她一邊抹眼淚一邊對程熠說:“如果不是你欺騙我,我媽媽根本不會死!”

程熠盯著地上那一灘白色的牛奶,沉默片刻,重新看向洛枳,緩緩開口說了三個字:“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