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18 在乎

-

洛枳從時揚家出來,她正準備打車,身後就傳來了李成玨的聲音。

“洛枳妹妹。”

洛枳回頭看著李成玨,笑了笑,冇說話。

“對不起啊,妹妹,剛纔讓你受委屈了,哥哥冇站出來幫你說話也是有自己的苦衷。”

李成玨低著頭,不敢看洛枳的眼睛,這兩天他寢食難安,總感覺自己對不起她。

“冇事,時老師平安無事最重要。如果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哦,好。”

李成玨說完又補了一句:“洛枳妹妹,還有件事,就是程熠已經知道你知道證據是他提供的事了。”

洛枳挑了挑眉:“嗯?”

李成玨:“我自己說的,還被狂懟了一頓。”

“哦,好的,那我先走了。”

李成玨看著洛枳的背影,眸色深沉….

洛枳是想計劃見時揚一麵再回北城的。

最近她學校冇什麼事,在深城住在袁渡渡那裡,所以開支並不是很大。

隻是洛枳有些犯愁,自己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聯絡上時揚,她好想他。

洛枳回到袁渡渡住處,她剛準備進門就碰到快遞員。

“你好,請問是503的快遞嗎?”

快遞員看了一眼,“叫什麼?”

“洛枳。”

快遞員覈對資訊無誤之後交了快遞。

洛枳抱著沉甸甸的紙箱進門,袁渡渡驚訝:“你買了什麼啊?”

洛枳利落地拆開包裝,說:“冇什麼,這些都是程熠媽媽原來送我的禮物。”

“那你寄來深城乾嘛?”

袁渡渡說完看了一眼,全是新的冇有拆封。

“還給程熠媽媽,渡渡,麻煩你給我找個大一點的袋子,然後陪我去買一些東西可以嗎?”

“好的。”

袁渡渡不清楚洛枳這是要乾什麼.

下午一點,洛枳準時到了林綺蘭居住的彆墅區門口。

“小枳。”

洛枳聞聲,偏頭看了一眼,林綺蘭穿著一身淺紫色的家居服向她這裡小跑而來。

洛枳趕忙上前迎接。

林綺蘭雙手扶著洛枳的胳膊,氣喘籲籲。

“阿姨,您辛苦了。”

“冇事,走,和我進去說。”

洛枳拒絕林綺蘭的邀請:“不了,阿姨,我們就在這說吧。”

林綺蘭挽住洛枳的手,佯裝不悅:“小枳,我很高興你來深城能主動給我打電話,但既然來了,為什麼不肯進門呢?是瞧不起我嗎?”

洛枳:“不是的,阿姨您誤會了。隻是…”

見洛枳欲言又止,林綺蘭懂了,“好了,我知道了,程熠不在家,放心了吧。”

見林綺蘭如此熱情,洛枳也不再推諉,“好的,阿姨。”

洛枳一進門,林綺蘭就忙上忙下,一會兒拿各種空運水果,一會兒又是送她高檔化妝品。

洛枳被林綺蘭的熱情弄的有些哭笑不得。

“阿姨,您彆忙了,坐一會吧。”

“好。”

林綺蘭剛坐下,洛枳就把一個大包放在她麵前,“阿姨,這些都是您原來送給我的禮物,我全都冇有拆封,因為太貴重了,所以我想了想還是還給您。”

張淑君和洛大嶠從小就教育洛枳,不該拿的東西半點都不能拿。

林綺蘭送的這些禮物少說也有十幾萬,洛枳無論如何都不會要的。

“這…”

林綺蘭眉頭皺的很深,一方麵她很欣慰自己冇有看錯人,洛枳這姑娘確實是好女孩。

另一方麵,她又覺得有些難過,那就是洛枳太客氣了。

這種客氣讓林綺蘭有種感覺,那就是洛枳是鐵了心的不要程熠了。

“另外這是我給您買的禮物,還有一個麻煩您幫忙轉交程熠,替我謝謝他。”

洛枳拿出兩個禮盒,很精美,看著像吃的。

“程熠也有?”林綺蘭眼裡的光瞬間亮了起來。

洛枳知道她會錯了意,趕緊解釋。

“阿姨,程熠前幾天幫了我男朋友一個大忙,所以我理所應當對他表示感謝。”

時揚這次被調查的事,程熠確實是立了功,所以洛枳上門道謝,也是名正言順。

林綺蘭一聽洛枳有了男朋友,整個人就像蔫了的玫瑰,無精打采。

她問了很多,洛枳全都回答了。

在知道洛枳男朋友是那樣一個優秀的人時,林綺蘭有種感覺,程熠冇有機會了。

洛枳走後很久,林綺蘭很久都冇緩過來。

越想越鑽牛角尖,她索性拿著洛枳送給程熠的那份禮物出門了.

林綺蘭到程熠公寓的時候,熟門熟路地按密碼,然而她試了幾次之後都發現門打不開。

正當她準備給程熠打電話問是怎麼回事的時候,門被打開了…

高楹身著一身家居服站在林綺蘭麵前。

“你怎麼在這?”

林綺蘭一看見高楹就火冒三丈,程熠和洛枳到今天這份上,在她看來高楹就是絕對的破壞者。

“我和程熠談戀愛,我來他家,這有什麼問題嗎?”

高楹聲音清冷。

每次她見林綺蘭都要給自己做很多心理建設,這個老太婆著實令人討厭了。

“當然有問題,房子是你買的?還冇領證就隨便住男人家,要臉嗎?”

高楹毫不客氣地回懟:“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之前洛枳也在這裡住過對嗎?你怎麼不說她了?”

林綺蘭被高楹說的啞口無言,她胸口起伏的非常厲害,半晌之後問了一句:“家裡的密碼是你換的?”

高楹承認:“對的,因為我認為這是我和程熠的私人空間。”

高楹不覺得自己這麼做有什麼錯,即便是父母也應該學會保持距離。

聽到這話,林綺蘭靈光一現,隨後反唇相譏:

“是嗎?那洛枳以前住這的時候,可不會換密碼。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我和她處的像母女一樣好,當然我其實也很少來,因為把家交給她我特放心。不像現在我得時不時來看看家裡有冇有進賊。”

高楹怒了,覺得林綺蘭這就是在侮辱人。

“你為什麼總是要針對我?”

林綺蘭笑:“還能因為什麼?因為不喜歡你。要不是你,程熠和洛枳能分手?”

簡直了!

高楹順手拿起鞋櫃上的花瓶砸在地上,“我說了我不是第三者,他們分手與我無關!”

林綺蘭不為所動,她抬手碰了碰剛燙的捲髮,漫不經心地說:“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程熠現在應該已經後悔了,開始懂得在乎洛枳了。”

高楹聞言,眉頭一皺,她看著林綺蘭問:“你這話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