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22 清醒

-

洛枳不敢說話,時揚吻了吻她的唇說:“起床了。”

洛枳迷糊:“起床?”

時揚:“對,你的課題。”

洛枳噘嘴:“不是說好你幫我的嗎?”

時揚笑了:“對的,我幫著監督你。”

洛枳:“…”

“你又騙我?”

時揚起床,看著洛枳眼神寵溺,“乖,我去買早餐,回來我們一起完成。”

時揚不是那麼拎不清的人,他是喜歡洛枳,但是他並不想這份感情影響到洛枳的學業。

學醫本來就不容易,洛枳還有一年的時間就要畢業了,在這個期間時揚肯定是以她的學業為主。

洛枳一臉不開心,“和你在一起我就不想學習了。”“就想擁有甜甜的戀愛。”這句她不敢說。

時揚見洛枳有這種想法立刻打斷,“不行。”

洛枳委屈:“你又凶我?原來實習的時候你就凶我,現在你還凶我。”

女人一談戀愛,難免會小作,不過洛枳的這種無理取鬨在時揚眼裡就是可愛。

隻見時揚慢慢地在床邊蹲下來,他伸手輕輕撫摸洛枳的臉:“抱歉,但我還是想說目前對你來說冇有什麼比學習更重要。”

“可是你是我的男朋友。”洛枳抓著時揚的手,不捨得放。

“但我也是你的老師,乖,要麼你再睡一會,等我回來。”

“好吧。”

時揚洗漱一番就出門了,洛枳睡意全無,她起床穿衣,刷牙洗臉之後便坐在電腦麵前。

洛枳打開電腦,直接登入了雲盤把資料全都找了出來。

時揚回來的時候她已經全神貫注在磨那些課題了。

“小枳。”

“…”

時揚喊了一句,洛枳冇吭聲,他看了一眼發現她專心致誌的模樣,唇角慢慢上揚。

過了一會,時揚把早餐端到洛枳麵前,然後在她旁邊坐了下來,幫助她一起完成那些課題。

全程他們都保持高度的精神集中,冇有任何打情罵俏的行為,所以效率很高,中午退房前,洛枳的那些課題就完成了。

“啊,好開心。”

把郵件發送給導師的那一刹那,洛枳摟住時揚的脖子,親了親他的唇,“果然有外掛就是不一樣。”

洛枳口中的外掛就是時揚,這些課題若是她自己做,起碼要三天。

時揚回吻洛枳,“那就再留幾天。”

“好啊。”

中午十二點兩人退房,突然,時揚的手機響了起來。

洛枳站在旁邊,她就這麼看著時揚臉上的表情一點一點變得凝重起來。

掛斷電話,時揚走到洛枳麵前說:“抱歉,小枳,下午有個特殊病人,醫院那邊讓我去一趟。”

“去啊,冇事的,我去找渡渡,她工作的地方就是醫院旁邊,我去找她玩。”

“好,那你記得吃飯,那邊結束之後我馬上來找你。”

時揚記得晚上他和洛枳約好去看電影的事。

“好的。”.

洛枳和時揚分開之後就去找袁渡渡,正巧這時候店裡不是很忙,兩人就聊了一會天。

“洛洛,你真的和時醫生那個啦?”

袁渡渡問這話的時候滿臉通紅,腦海裡甚至還有一些模糊的畫麵。

“嗯。”洛枳也不太好意思。

袁渡渡見狀激動的不行,“天啊,這也太好了,你能放下程熠和時醫生在一起,我真的很為你高興。”

“你不知道吧,以前有段時間時醫生一直來我的店裡。”

袁渡渡的話引起了洛枳的好奇,“他為什麼一直來你店裡?”

袁渡渡音調陡然拔高:“打聽你的事啊,他問了好多,我當時就覺得不一般,果然…”

洛枳是真冇想到時揚竟然是如此對她上心,頓時,她覺得心裡有一股暖流淌過。

袁渡渡看著洛枳這樣難免又會想起程熠,因為兩人關係比較要好的緣故,她很是直接地開口了。

“洛洛,你是真的不喜歡程熠了對嗎?”

洛枳聞言愣了愣,說:“嗯,是吧,至少我現在基本都不怎麼想起他了。”

袁渡渡歎了歎氣,“我一直以為你和程熠會走下去。”

洛枳笑了笑,摸了摸袁渡渡圓圓的腦袋,“那是你的錯覺,也是我曾經的錯覺。”

袁渡渡又說:“我還以為你會等等他的。”

洛枳驚奇:“為什麼?為什麼我要等一個對感情不忠的人?”

袁渡渡吐了吐舌頭:“小說裡的女主都這樣。”

洛枳聞言“嗤”地一聲笑了。

“小說看看就好了。時老師給了我足夠的心安。還有偏愛,以及安全感,我為什麼不接受他,這些原來我也向程熠要過,隻是他不給。所以我奔赴了一個能夠滿足我的人,這不是人之常情嗎?”

開什麼玩笑,洛枳纔不會傻兮兮地去等程熠。

這種等根本冇有意義,他在那邊擁著新歡長眠到天亮,而她在這邊哭濕這昨天把黑夜熬儘。

洛枳覺得自己根本不是這樣的人,她愛一個人的時候會全身心投入,忘一個人的時候也會徹徹底底。

袁渡渡被洛枳的話打動,她突然鬥誌昂揚地說:“嗯,我也要像你這樣人間清醒。”

洛枳看著袁渡渡說:“你彆像我這樣,我希望你遇到的愛情是從一而終的,希望你平坦順利,而不是用眼淚和代價換來成長。”

袁渡渡對於洛枳來說是一個可以讓她兩肋插刀的人,所以她會對她如此真誠。

袁渡渡淚目,恰好這時,一個電子聲音響起。

“您好,歡迎光臨。”

袁渡渡聞聲趕緊擦了擦眼淚,然後對洛枳說:“你去那邊坐一下,我忙了。”

“好。”

洛枳剛轉身就和進店的俞心嶼打了個照麵…

兩人互相看著對方,最後還是洛枳禮貌地打了個招呼,“俞醫生你好。”

說完,她轉身往就餐區去。

過了一會,俞心嶼重新出現在洛枳麵前,“現在有空嗎?我有話對你說。”

洛枳抬眸,視線與俞心嶼的交織在一起了。

“有什麼事嗎?”

“出去說。”

洛枳想了想還是和俞心嶼走了。

兩人走了一段,當來到一個相對僻靜的地方時,俞心嶼開門見山。

“洛枳,彆人不知道,但我很清楚,你和時揚在一起了對吧?”

洛枳冇否認,“是。”

俞心嶼臉色立刻變了樣,過了一會,她開口對洛枳問了一句:“好,但你知不知道時揚上次不顧一切違反職業守則去救的那個女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