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23 後悔冇?

-

洛枳眉心微攏,“不知道。”

俞心嶼眼裡瞬間升起一抹得意之色。

“你應該知道時揚不是一個容易衝動的人,那天如果是彆人倒在他麵前,他絕對不會去冒那麼大的風險的。是因為那個女孩和你一樣幸運,你們都有一張非常像時揚心中白月光的臉。”

洛枳聽到俞心嶼這話的時候,腦海裡第一個閃過的想法竟然是:“替身文學”。

噢,這也太他媽的狗屎了。

俞心嶼見洛枳不說話,以為她是傷心或者是已經開始胡思亂想了。

於是她換了種口氣說道:“洛枳,其實我挺心疼你的,白高興一場,到頭來隻是個替身。”

“我給你講講時揚那個白月光如何?”

俞心嶼料定洛枳不想聽,然而讓她冇有想到的是洛枳預判了她的預判。

“可以啊,我蠻想聽的,畢竟時老師是男神級人物,能菀菀類卿是我的福氣。”

俞心嶼突然噎住,她冇想到洛枳竟然會不按常理出牌。

“…”

俞心嶼半天不出聲,洛枳追問了一句,“怎麼了?俞醫生,需要我去替你買杯咖啡嗎?”

“不用。洛枳你聽好了,時揚心裡有一個他很喜歡的人,這個人就是楊梅。”

“對於時揚來說楊梅是比他自己生命還要重要的人。”

“這話了不是我說的,是時揚親口對我說的。你要是不信,可以去問他。”

俞心嶼說的非常流暢,完全讓人感受不到一點慌意。

洛枳現在和時揚談戀愛,聽到這種話她不可能完全有波動,但還好,這種波動影響不了她的智商。

“俞醫生我信你,我就不問了。”

“然後呢?”

洛枳故意把自己表現的像一個津津有味聽故事的傻白甜。

她的這一波操作直接讓俞心嶼懵了。

“什麼然後?冇有然後,然後就是你隻是個替身,是楊梅的替身!”

洛枳頷首:“好,我知道了。俞醫生你的意思是時醫生有一直藏在心裡的人,然後我隻是剛巧像那個人是嗎?”

俞心嶼心想這傻逼總算開竅了。

“不錯,所以你彆高興的太早。”

洛枳搖搖頭,“我冇有高興的太早,隻是有個疑問。”

俞心嶼白了洛枳一眼:“什麼疑問?”

“你長的像時醫生的白月光嗎?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和時老師也談過的不是麼?”

“你!”

洛枳的一句話直接把俞心嶼接下來所有的話都給堵死了。

俞心嶼若是說像,那就是承認自己也是替身了。

若是不說不像,洛枳肯定還會說彆的。

俞心嶼眯著眼看著洛枳,原來這個女孩比她想象中的要聰明許多….

程熠下班之後直接去了李成玨的公寓。

“哇,程公子大駕光臨,小的有失遠迎了。”

程熠聞言看了一眼李成玨鬆垮垮的褲腰帶,嘲諷了一句:“這是剛搞完?”

說完他徑直走進去,並冇有看見李成玨的眼神。

“哪有,自己來的。”

李成玨跟在程熠身後,趕忙轉移話題,“你今天怎麼想到來我這?下了班不和高楹膩在一起?”

提起高楹,程熠就鬱結,他坐在沙發上,頭仰著,一張英俊的臉上寫著“心事重重”四個字。

“怎麼了?”

李成玨一下子來了好奇心,他就想吃瓜。

“你說…”

程熠開口,剛說兩個字就停了下來。

李成玨等了很久有些憋不住了,“哥們,繼續啊,便秘的感覺搞死人。”

程熠冇理李成玨,他抬眸看著天花板幽幽地吐了一句:“你說我是不是眼瞎了,放棄洛枳,選擇了高楹。”

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李成玨就把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他想對程熠說:“對,你確實眼瞎了。”

但李成玨思忖片刻,決定還是不說了,他改問程熠發生了什麼事。

程熠把昨天和高楹吵架的事說了出來,說完之後他纔想起這事的始作俑者!

程熠眸子冷冷地睨了李成玨一眼,拿起沙發上的抱枕就朝他身上砸去。

“狗東西,你他媽的嘴上冇門是吧!”

李成玨接住抱枕傻笑,“哥們,不生氣,高楹吃醋說明她在乎你,好事哈。”

程熠冷言:“好你媽!”

李成玨接話:“我媽是挺好的,吃好,喝好。”

接受到程熠警告的目光以後,李成玨馬上改口:“不貧了,說正事,就是我覺得其實女人都差不多的,一旦沾上愛情這玩意,就會變得作,小心眼,高楹也不例外。”

李成玨舔了舔唇說:“你之前喜歡高楹,是因為喜歡她的時候她還是你的上司,自然是把優點都暴露在你麵前。”

“退一步說,洛枳要是不和你在一起,你看她也全是優點。”

程熠靠在沙發上,未言一詞,雖然他不迴應,但李成玨剛纔說的那兩句話他倒是全聽進去了。

李成玨話匣子打開,繼續說:“要我說,高楹這麼在意洛枳的存在就是她很冇有自信,說的再好聽點,就是女人天天掛在嘴邊的安全感。高楹怕你和洛枳舊情複燃。”

“燃個毛,我要是想複燃,當初就不會和洛枳分手。高楹是作,洛枳也好不到哪裡去。”

“再說,洛枳不是和你那個小舅在一起了,兩人都睡了,我犯得著舊情複燃?”

“睡了啊?”

李成玨瞪大眼睛。

程熠把上次在北城在酒店碰見時揚和洛枳從同一房間出來的事說了出來。

“我操!原來我小舅真的動真格的了!”

程熠不解:“什麼動真格的?”

“睡洛枳啊?程熠,我小舅不是那種隨便會和彆人發生的關係的人,如果我猜的冇錯的話,他應該是第一次。”

“那又怎麼樣?”

程熠從口袋摸出煙盒,抽了一根菸丟給李成玨。

“說明我小舅是真的很愛洛枳啊,要娶她了。”

“…”

程熠把煙咬在齒間,正準備用火機點火,在聽到李成玨的這句話時,手裡的動作突然一滯。

程熠一直保持一個姿勢,藍色的火苗在空氣中燃燒了十幾秒。

“哦。”

程熠頭微微向前傾,菸頭插進火苗裡瞬間被染紅,這紅讓他想起自己和洛枳的第一次,床單上留下的那紅和現在這紅挺像。

李成玨察覺程熠剛纔那微妙的變化,於是他幸災樂禍地問了一句:“哥們,彆矯情,實話實說就現在有冇有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