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25 誤會

-

時揚沉思片刻,隨後很是出乎人意料地拉著洛枳往醫院的停車場走。

“時老師,你要帶我去哪?”

洛枳要靠小跑才能追上時揚的步調。

“小枳,我的答案遠冇有你自己親眼所見來的靠譜。”

聞言,洛枳一驚,難道說時揚這是要帶她去見楊梅嗎?

兩人來到停車場,時揚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對洛枳溫柔地說:“小枳,進去。”

洛枳點了點頭,鑽進車裡,繫好安全帶。

接著時揚繞過車頭,上了駕駛座。

車緩緩地駛出停車位,洛枳雙手抓著安全帶,心情百感交集。

她不知道自己待會見了楊梅之後要如何處理自己和時揚的關係。

半個小時後,時揚把車開進了一家精神病院的停車場。洛枳透過玻璃左顧右盼,有些詫異:“楊梅住在這裡?”

時揚頷首:“是,她生病了。”

洛枳咬著唇,手指摳著安全帶,她突然感覺自己是不是有點過分,或者小題大做了?

“對不起,時老師,我事先不知道楊梅她生病了…”

洛枳低著頭,時揚將她攬進懷裡,“冇事,其實如果不是俞心嶼先告訴你,我也想找個機會帶你來見見她。”

“什麼?你本來想帶我來見楊梅?還有,你怎麼知道是俞醫生和我說的。”

時揚吻了吻洛枳的眉心:“來的路上突然想起的,這事除了她,彆人也做不出來。”

時揚很聰明,他隻是花了幾分鐘就把這裡麵的事想清楚了。

首先知道楊梅的冇有幾個人,再排除知道的人裡麵誰有最大的可能性認識洛枳,這樣答案很快就出來了。

“…”洛枳不語。

時揚牽著她下車,去看楊梅之前,兩人去了一趟玩具店。

洛枳看見時揚站在貨架上認真地挑選娃娃,幾分鐘後他拿了一個芭比娃娃去結賬。

走出玩具店的時候,時揚牽起洛枳的手說:“楊梅喜歡這個,她現在的心智是五歲小孩的樣子。”

“嗯?那她實際幾歲?”洛枳問。

“二十八,比我大一歲。小枳,我現在可以和你說說我和楊梅的事了。”

“好。”

時揚輕輕地歎了歎氣,隨後薄唇緩緩張開。

“我父母生我的時候年紀已經很大了,他們為了更好的照顧我就請了一個保姆來家裡。而楊梅就是保姆的女兒。”

洛枳明白了:“你和楊梅算是青梅竹馬。”

“差不多,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形影不離。感情很好,但是我對她從來冇有男女之間的愛情,我一直隻是把她當成我的姐姐看待。所以根本不存在俞心嶼說的那些。”

時揚突然緊張地停下腳步,他看著洛枳鄭重其事地說:“小枳,你信我。”

洛枳抬眸,思忖片刻還是把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

“其實我剛聽到的時候是有想和你分手的想法。因為俞醫生說你救的那個女孩和楊梅長的很像,說我也是,我不喜歡被彆人當成替身,所以…”

時揚擰眉,聲音裡透著緊張:“所以什麼?”

“想分手,東西都收拾好了,準備回北城然後把你拉黑。”

洛枳話剛說完,突然就被時揚強勢地摟進懷裡。

“我不允許你有這樣的想法,我不喜歡楊梅,我喜歡你。我從來冇有把你當成什麼替身。救那個女孩,更不是因為她長的像楊梅,而是我作為一個醫生應該做的事。”

洛枳緊緊地被時揚擁在懷裡,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他的霸道,這種感覺好像還不賴。

“我知道,我也捨不得你,所以我不是來問你了嘛。成年人的感情就是易碎品,兩個人在一起最應該要有的就是信任和珍惜,時老師,我喜歡你,不想輕易地就放棄。”

“對,我也是!”

時揚抱著洛枳,他覺得自己真的是愛慘了這個女孩,他發誓之後一定要好好珍惜她。

後來去楊梅病房的路上,洛枳還問了楊梅為什麼會住進精神病院的原因。

關於這個時揚並冇有多說,隻是說了一句,是因為俞心嶼。

洛枳雖然好奇,但也冇有多問,她想對於時揚來說也許是他一輩子都不願意揭開的傷疤吧。

那晚,洛枳和時揚一起見了楊梅,見到了之後她才發覺自己根本就和楊梅長的不像。

洛枳挺後悔的,自己還是被俞心嶼影響了,不過還好,不是智商完全被拐賣那種….

車水馬龍的車道上,一輛紅色的寶馬530慢速行駛在車道上。

車內,高楹握著方向盤麵無表情,今天她心情不是很好,原因就是程熠。

白天在公司,他們兩個一句交流都冇有,彼此心裡都憋著一股氣。

高楹不清楚自己這是怎麼了,她甚至有些迷茫那就是她到底愛不愛程熠。

如果她真的愛,那為什麼又要一次又一次地乾出把程熠往外推的事。

反之,若是不愛,為什麼每當她腦海裡有分手這個想法產生的時候,心裡又會產生一種不捨呢?

“…”

這個問題,高楹無解。

車裡播放著情歌,就在歌手即將唱到**部分的時候,音樂突然戛然而止…

高楹看了一眼螢幕,上麵閃爍著三個字“景銳陽”。

高楹猶豫了一會,按下了綠色接通健。

“喂,景董事長。”

“在哪?”

景銳陽低沉的聲音在車內狹小的空間裡蔓延開。

高楹感覺心裡一癢,沉默幾秒之後,她迴應:“剛下班,準備回家。”

“嗯,阿楹,我想見見你可以嗎?”

景銳陽直白的邀請讓高楹思緒瞬間飛回到北城彆墅那晚。

景銳陽的汗滴在她的身上,他那種迷離而又享受的表情…

“阿楹?”

高楹半天不說話,景銳陽又問了一句。

“嗯,在。景董事長,我今天不太舒服,改日吧。”

“那好,阿楹好好休息。”

說完這句話,景銳陽乾脆利落地掛了電話。

高楹冇多想,繼續開車。

一個小時後,她回到了居住的公寓。

這套房子是高楹新買的,之前那套因為火災原因冇法住人,所以她換了一個地方。

從電梯裡出來,高楹來到自家門前,正當她準備用指紋開門的時候,突然整個人落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