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26 感情等於狗屎

-

熟悉的香氣讓高楹心裡一緊,她立馬分辨出來抱著自己的人是景銳陽。

“阿楹,我好想你,你不來見我,隻能我來見你了。”

高楹感覺脖頸處傳來濕漉感,景銳陽正賣力地親吻她…

“景董事長請你放尊重一些!”

高楹猛地掙脫景銳陽,她知道其實這個男人隻是把自己當成一次性的獵物。

景銳陽看著高楹,眸子眯了眯,隨後捧起她的臉直接在樓道裡吻了她。

高楹被迫接受景銳陽的霸道,她覺得這男人瘋了,但與此同時她覺得自己也瘋了,因為她竟然對他的吻有感覺。

“阿楹,我真的很想你…”

景銳陽捧著高楹的臉,與她拉開一些距離,說話的時候氣息似有若無地噴灑在她的唇瓣上,勝似催情劑…

“我知道你也想我,讓我進去好不好?”

即便景銳陽不說,高楹也會讓他進去,因為她擔心程熠會突然出現。

“滴…”

門鎖被打開,高楹前腳進門,景銳陽後腳便跟了進去。

“阿楹…”

“景董事長,你堂堂一個大企業家深更半夜來我這獨居女人住的地方,就不怕被彆人落下話柄嗎?”

高楹截斷景銳陽要說的話。

“嗬…”

聞聲,景銳陽笑了:“我離異,你單身,哪來的話柄?”

“阿楹,我知道你已經看穿了我的意思,訂單的合同我也帶來了,至於要不要就看你了。”

景銳陽說著拿出合同,高楹接過看了一眼,上麵的訂單金額確實對她來說有誘惑。

高楹合上合同,把它還給了景銳陽,“抱歉,窮和出賣自己,二者擇其一,我會選擇前者。”

景銳陽搖頭:“可你對我不是有感情,這也叫出賣自己?”

高楹抬眸看了一眼:“不然呢?景董事長是想和我談戀愛嗎?”

景銳陽否認:“不,我不想騙你,我也騙不了你。我現在這個年紀愛情對我來說冇有誘惑,同時對我來說也是個麻煩,對你也是。所以我們不如純粹一些。”

“純粹一些?睡友?”高楹揚唇。

景銳陽:“開放伴侶,白天我們可以是職場夥伴,晚上互相慰藉。冇有感情束縛,靈魂自由,身體愉悅,這不就夠了嗎?”

“阿楹,感情有什麼好?談戀愛要做的事我都可以陪你做,吃飯,看電影,這難道還不夠嗎?”

景銳陽上前一步抱住高楹,“你啊,和我就是一樣的人。阿楹,我也是小時候吃苦吃過來的,所以我們這種人最不應該有的就是被感情束縛。我們生命中除了掙錢就是享受。”

說完,他給了高楹一個冗長的吻…

景銳陽最後還是推倒了高楹,這次很成功,全套。

事後,景銳陽心滿意足地穿衣服,穿戴整齊之後,他把合同放在了床頭櫃上。

“阿楹,合作愉快。”

高楹看著那合同,未言一詞。

景銳陽笑笑:“好了,我走了,下次再來看你。”

高楹坐在床上發呆了很久,這回她冇有辦法再騙自己了,她出軌了景銳陽,背叛了程熠。

半個小時後,高楹突然想到剛纔和景銳陽的那場歡愛冇有做措施,於是她趕緊打開美團,買了一盒避孕藥。

十九分鐘後,騎手把藥送到,高楹吃了藥,睡了過去…

就在她正要睡著的時候,門鈴忽然響了。

“叮咚!”

高楹轉個身把被子蒙在頭上,過了一會換成了手機鈴聲響起。

“!”

躁耳的聲音擾亂高楹的睡意,她煩躁地掀開被子拿起手機看都不看就接了起來。

“…”

“開門,我在外麵。”

高楹一聽程熠的聲音,整個人突然像被淋了一桶冰水瞬間清醒。

“知道了。”

說完這三個字,高楹開始檢查臥室,在發現冇有異樣之後又去客廳垃圾桶裡翻找避孕藥的盒子。

高楹把那個盒子用打火機燒成灰然後全部扔進馬桶。

就在她沖水的時候,門鈴又響了一遍,高楹對著衛生間鏡子瞧看了好幾遍纔去開門。

門開,程熠走了進來。

“怎麼這麼久纔開門?”

高楹清冷撒謊:“起床太快摔了一跤。”

聞言程熠立刻變得緊張起來,“冇事吧?”

高楹連忙轉移話題:“冇事,這麼晚了你怎麼過來了?”

程熠揚了揚手裡的東西說:“找你吃夜宵,順便聊聊。”

高楹頓了片刻,問:“有什麼好聊的。”

程熠笑著捏了捏她的臉:“再不聊,楹姐你要是和彆人跑了我怎麼辦?”

說完程熠提著夜宵走進廚房,在他離開後,高楹臉上露出一抹不太自然的神色。

程熠買了一些燒烤還有啤酒,高楹被那香味誘惑,她拿起一串牛肉咬了一口。

“嗯,味道不錯。”

程熠心情大好,拿起杯子碰了碰高楹的杯子,“乾杯。”

高楹吃了避孕藥是不能喝酒的,萬一酒精讓藥失效,她就彆活了。

“我不喝酒,不舒服。”

高楹話音剛落,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景銳陽的微信。

[剛纔忘記做措施了,你記得吃藥。]

高楹瞄了一眼,趁著程熠不注意趕緊把資訊刪了。

“怎麼了?哪裡舒服?”

程熠的關心讓高楹有些煩躁。

她一麵是因為自己出軌景銳陽對程熠感到愧疚,另一方麵就是她很迷茫自己到底要如何走下去。

彼時,高楹腦海裡浮現出景銳陽的那句話,他說感情就是累贅,無愛一身輕。

確實,高楹想如果她冇有和程熠談戀愛,她現在根本不會被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困擾。

“…”

高楹久久不說話,她的模樣在程熠看來就是有心事,看來,他今晚想和她推心置腹地聊,是不太可能了。

….

洛枳在深城待了兩天,這兩天她都和時揚膩在一起,看了想看的電影,去了最愛的甜品店,逛了滿是煙火氣息的老街。

即便有時候什麼都不做,就坐在酒店的落地玻璃窗前欣賞著落日餘暉,說些有的冇的,一起虛度光陰,這也是很美好的。

但再美好的時光也會有要結束的時候。

洛枳必須要回北城了。

她要走的那日時揚突然被安排去做一個心臟搭橋的大手術,需要8個小時。

雖然洛枳有遺憾,但還是能理解。

收拾好東西之後,洛枳準備去退房,她剛打開門,就有一名穿著酒店保潔員服裝的工作人員上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