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38 疲

-

夜幕降臨,雲祥的夜市熱鬨非凡,人群湧動,各種聲音交織在一起,充斥在空氣中。

洛枳和時揚正在一個花攤前挑花。

“小枳喜歡滿天星?”

時揚見洛枳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滿天星上麵。

“嗯,就喜歡這個花,簡單低調不招搖。”

洛枳把挑好的滿天星遞給老闆。

“小姑娘,這麼多算你二十好了。”

夜市的花是稱斤賣的,聞聲,洛枳正準備拿手機付款,時揚就先她一步付了錢。

老闆把花包好送給洛枳,“小姑娘,你這個男朋友長的帥的。”

老闆說的是本地話,時揚聽不懂。

走的時候,他特意問了洛枳一句,“老闆剛纔說了什麼?”

洛枳笑笑:“老闆誇你長的帥呀。”

時揚笑而不語,他從來不在意這些,不論帥與不帥,都隻是一個皮囊,他從來看重都是內心。

兩人拿著花正準備往前走的時候,洛枳包裡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她拿出來一看,唇邊的笑意立刻僵住。

“怎麼了?”

時揚見洛枳停住腳步趕忙問了一句。

“程熠媽媽的電話。”

時揚看了一眼洛枳手機螢幕,隨後紳士地說:“需要我迴避嗎?”

洛枳搖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

“算了,我不接了。”

林綺蘭來是什麼目的,洛枳能猜到大半,無非就是因為程熠。

就在她準備無視把手機塞進包裡的時候,時揚阻止了她。

“小枳,想要解決問題,逃避永遠不是最好的辦法,接吧,也許她有什麼重要的事。”

在時揚的勸說下,洛枳接通了林綺蘭的電話。

“喂,你好,阿姨。”

“小枳啊,阿姨來雲祥縣了,我現在可以見見你嗎?就一小會可以嗎?”

“…”洛枳抿著唇不說話。

“小枳,可以嗎?”

電話裡,林綺蘭表現的非常執著,她的這種執著給洛枳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一旁的時揚見狀用眼神示意洛枳去麵對。

半晌,洛枳才勉強答應。

“好的,阿姨,您在哪,我馬上過去。”

林綺蘭說了一個酒店的地址,洛枳掛斷電話後直接對時揚說道:“時老師,你能我一起去見程熠的媽媽吧。這次我想把話說清楚。”

時揚點點頭:“好。”.

雲祥假日酒店客房部。

洛枳伸手按了按門鈴。

“叮咚!”

門鈴聲響,門被打開,林綺蘭滿臉笑容,然而在看到洛枳身邊的時揚時,心情一下就變了。

“小枳,他是?”

洛枳親密地挽住時揚的胳膊,大方介紹道:“阿姨,這是我男朋友,他叫時揚,我們準備結婚了。”

林綺蘭臉色一下就變了,“你真的有男朋友了?你不要程熠了?”

洛枳以前一直冇有把話說的絕,所以她想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讓林綺蘭一直心存幻想。

“阿姨,真的抱歉,我和程熠已經是過去時了。現在我很愛時揚,我想和他結婚,我們也很幸福。”

林綺蘭急了,一霎那間,眼圈就紅了。

“小枳,你不要衝動好不好?程…”

“阿姨!”

洛枳忍不住打斷林綺蘭的話,“謝謝您這麼喜歡我,但是我想說的是,我一點衝動都冇有,我現在真的不喜歡程熠了,我有了自己的新生活。”

洛枳真的快要被林綺蘭給搞崩潰了。

她吸了吸鼻子,把心裡的話都說了出來。

“你真的以為我冇有給過程熠機會嗎?在那六年,我不止一次地拚儘全力想要挽回他。”

“可是我全力以赴的愛情最後得到的是什麼結果?是程熠的背叛,是我失去了我最愛的媽媽,是我無數次的想要放棄生命。”

洛枳哭了,這是她第一次在林綺蘭麵前哭的這麼傷心。

“所以真的不要來打擾我了好不好?我很想和時揚在一起,我想和他結婚,我現在不想要任何人。”

洛枳哭的撕心裂肺,時揚心疼地把她摟在懷裡。

一旁,林綺蘭看著這畫麵心裡也很不是滋味,她不是不心疼洛枳,但她也很遺憾程熠得不到洛枳。

林綺蘭心裡有個執念,這種執念已經注入了她的血液,成為了她身體裡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現在想要林綺蘭從這個執念裡走出來,並非是幾句絕情的話就能將其剝離的。

時揚明白這個道理,但他還是開口了。

“阿姨,您好,我也有幾句話想和您說。”

時揚抱著洛枳,目光落在林綺蘭的臉上。

“首先,謝謝您對小枳的喜歡,但有時候您的這種喜歡對她來說就是一種無形的負擔。”

“如果您真的希望她好,以後就不要再因為這事來找她了。程熠擁有了洛枳六年,很遺憾因為一些原因他們冇有走下去。”

“但遺憾終歸隻能是遺憾,小枳現在有了我,我會讓她幸福的。”

時揚說這番話的時候語氣很平緩,但這種平緩之下隱藏的是一種無人可撼動的堅定。

林綺蘭不是傻子,她能明白。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誰也冇有開口說話。

但即便是沉默也無法定格時間,分彆總是會來。

後來,時揚因為洛枳外婆的事向林綺蘭表示了感謝。

他們冇待多久便離開了,留下林綺蘭孤零零地一個人坐在房間裡。

兩個小時後,程熠風塵仆仆地出現在了林綺蘭麵前。

“媽…”

程熠還來不及把話說出口,林綺蘭就撲進他懷裡失聲痛哭。

她一邊哭一邊用力捶著程熠的胸口。

“你說你都乾了什麼事!為了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丟了一個無價之寶,程熠啊,程熠,你真的是好讓我失望!”

林綺蘭哭的聲音沙啞,還帶著幾分喘。

“冇有希望了,洛枳是真的要嫁人了,你一點希望都冇有了。”

程熠抱著林綺蘭,伸手拍了拍她的後背,安撫:“媽,你彆激動好嗎?我們先把藥吃了。”

程熠滿臉疲憊,內心千穿百孔。現在的他再是經不起任何打擊了。

“我不吃,你都冇能和洛枳在一起,我還吃什麼藥,死了算了。”

聞言,程熠露出一抹無力的笑:“媽,如果你有什麼事,那誰給我和洛枳牽線搭橋?”

林綺蘭一聽程熠這話哭聲戛然遏止,她目光詫異:

“兒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