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39 冇資格

-

程熠把藥遞給林綺蘭,“就是字麵前上的意思。”

林綺蘭聽後眼眸燦若繁星,“真的?”

程熠點頭:“嗯,我和高楹也分手了。”

林綺蘭接過藥,她還是有點警惕性的,“兒子,你該不會是騙媽的吧?”

“不會。”

程熠去給林綺蘭倒了一杯水,“媽,以後追洛枳這事就交給我好不好?”

程熠半跪在林綺蘭麵前,手扶著她的膝蓋,眼裡透著真誠。

“可是…”

“媽。”程熠打斷林綺蘭的話。

“我和洛枳在一起六年,我比你瞭解她,你總是這樣去找她,我想她的壓力一定很大,搞不好她會直接在你麵前哭。”

“哎呀,兒子,你太瞭解小枳了,她剛纔就在我麵前哭了。”

“兒子,你快和我說說,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程熠目光掃了一眼林綺蘭手裡的藥,“你先吃藥,吃完我和你說。”

“好。”

林綺蘭低頭專心吃藥,程熠看著她,思緒萬千。

在來的路上,程熠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林綺蘭這麼執著,這種執著有些超出正常人的範圍了。

所以他馬上聯想到林綺蘭可能是有什麼心理疾病。

後來,程熠給自己一個當心理醫生的朋友打了電話,他把林綺蘭的情況具體描述了一遍。

那個心理醫生朋友在聽完之後初步下了一個結論就是林綺蘭很有可能得了強迫症。

這類人群對細節極致要求,目標感超強,強烈想要控製一切,常常企圖控製超出他能力控製範圍的事情。

他們看起來許多時候做事細心做人本分,但常走到極端,冇抓住重點,冇看透本質,在不必要的細節上糾結浪費時間。

程熠覺得分析的很對,而且他那個心理醫生朋友還說就林綺蘭目前的這種執著程度來看,應該已經很嚴重了。

程熠想了一下為什麼林綺蘭會得強迫症的原因。

很有可能就是他和高楹在一起,激怒了林綺蘭,使得她不斷地想要去做出點什麼來破壞這段關係。

林綺蘭吃完藥拉著程熠追問:“快和媽媽說說你的追妻計劃。”

程熠起身在林綺蘭旁邊坐下來,他伸手輕輕地攬住她的肩膀。

“媽,對不起。”

林綺蘭不明所以:“你和我道歉什麼?”

程熠淡笑:“因為我總是讓你操心。因為讓你受了委屈,還因為一些事一些人讓你哮喘發作了好幾次。對不起。”

程熠低下頭,心裡被愧疚填滿。

“哎,兒子,你也是受害者,是那個高楹作怪!媽今天看到她和男人勾肩搭背地進酒店,我還差點被她氣的進了醫院,她真的是太壞了!”

程熠點點頭:“我知道,周伯都和我說了。”

程熠從家裡去深城高鐵站是司機老周送去的,路上他把白天林綺蘭和高楹對峙的事全都說了出來。

“所以你千萬不要和她在一起了!”

“知道。”

程熠現在特彆累,他很想好好地睡一覺,可是每當他閉上眼的時候,那些糟心的事就會入侵他的大腦。

它們彙聚成一股強大的力量不斷侵蝕、啃噬著程熠,讓他根本冇有辦法放空自己。

林綺蘭說完高楹馬上又把話題轉移到洛枳身上,“兒子,你還冇說你要怎麼追小枳,需要媽媽幫忙嗎?”

“不用,我六年前能把她追到手,現在同樣有本事把她變成我的女人。”

“媽,你隻需要知道我會努力就好了,你好好休息,等我好訊息好嗎?”

程熠現在說的話都是他那個心理醫生朋友給的意見。

林綺蘭現在的狀態就像繃緊的橡皮筋,若是再刺激她,恐怕最後就會分崩離析,到時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程熠現在說的每句話都是順著林綺蘭的意,為的就是穩定她的情緒。

後來,林綺蘭在程熠的安撫下漸漸地進入了夢想。

她睡著之後,程熠去找了洛枳.

夜色深濃,晚風維揚,程熠來到洛枳家樓下,抬頭看了一眼,她家臥室的燈還亮著。

程熠知道洛枳有熬夜的習慣,以前在大學就是如此。

他站在路燈下拿著手機撥通了洛枳的電話號碼。

“喂,有事嗎?”

電話裡,洛枳的聲音很疏離。

“嗯,有事,你下來一下我在你家樓下。”

程熠剛說完這就句話就見洛枳臥室的窗簾拉開了一條縫,而後又合上了。

“你怎麼知道我家的地址?”

程熠:“大學追你的時候翻過你的資料,記住了。”

“…”

電話那端的洛枳突然沉默不語,程熠又說了一句,“你下來,我講兩句就走。”

“不方便,太晚了。而且我不覺得我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程熠歎了歎氣,“洛枳,我很累,真的很累。最近我發生太多事。”

說完他從口袋裡掏出煙盒,直接用牙齒咬了一根出來,動作很是帥氣。

“行,你不下來,那我們就在電話裡說。”

程熠用打火機把煙點燃,猛烈地吸了一口,繚繞的煙霧為他的俊顏蒙上一層神秘感。

“洛枳。”

程熠喊了一句,把煙從嘴裡拿出來,夾在指間,隨後靠在電線杆上。

“我媽病了,不止是哮喘,心理上也出了問題。”

程熠抬頭看著昏黃的路燈下一群小蟲子在飛,他把煙放進嘴裡等待洛枳的回覆。

“然後呢?”

洛枳聲音淡淡,讓程熠聽不出任何她的情緒。

“然後就是,其實一開始她隻是想簡單的撮合我們,成不成她也冇有那麼在意。但後來,她因為不喜歡我和高楹在一起,性情一下子就變了,因為找不到其他事來反抗,就隻能是盯著撮合我和你這件事,不停地走極端。”

“我這麼說你懂嗎?”

“不懂,程熠我已經開始新的生活了。”

程熠彈了彈菸灰:“知道。你放一萬個心,我程熠再垃圾,撬牆角這事我也不會做。”

“洛枳,我對你冇有想法了。我已經不夠資格,我懂。”

洛枳:“那你到底想說什麼?”

程熠:“我想說,你能不能再幫幫我,我儘量不讓我媽來找你,但你也不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訴她行嗎?”

程熠話音剛落,那邊的洛枳就開口了:“你是和你媽做了什麼承諾?”

“我說我會重新追你。”

程熠回答的很乾脆,說完,他就聽到洛枳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