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14 打賭

-

時揚抬頭看了一眼洛枳,眼神意味不明。

洛枳明瞭,趕緊解釋:“時老師你彆誤會,就是撞你車那事我一直過意不去。雖然你說走保險了,但我還是覺得應該找個方式向你賠禮道歉。”

時揚把目光從洛枳臉上移開,他正打算開口拒絕,忽然診室外邊多了一個女孩。

“揚。”

女孩神采奕奕地來到時揚麵前,主動挽住他的胳膊,“我回來了,你高興嗎?”

時揚麵無表情,倏地,他看向洛枳說道:“晚上我有空,一起吃飯。”

說完他將手從那個女孩臂彎裡抽了出來,毫不留情地走出門診。

洛枳冇明白這事怎麼回事隻能跟著時揚往外走。

半個小時後,他們來到了一家中餐廳。

這期間時揚神色冷峻,一句和洛枳交流的話都冇有。

“時老師,請喝水。”

洛枳尷尬不知所措,給時揚倒了一杯水。

時揚剛拿起杯子就裂了,飛濺的玻璃將時揚的手劃傷,鮮紅的血汩汩往外冒…

洛枳心中一驚,轉身從包裡拿出碘酒、棉簽以及專業的包紮紗布貼。

“時老師,我幫你處理一下。”

洛枳這回倒是不社恐了,拿起時揚那隻受傷的手,熟練地用棉簽蘸了些碘酒塗在傷口上。

“還好,傷口不是很深。”洛枳自說自話。

待碘酒乾後,洛枳用紗布將傷口小心翼翼地包好,並囑咐了一句:“傷口不要碰水。”

說完這句話,洛枳才意識到自己有點膽大妄為了,時揚也是學醫的,還是她的老師,所以她現在是在做什麼,不自量力麼?

洛枳小聲地對時揚說了句“抱歉”,然後開始把桌上的東西收拾好。

時揚盯著洛枳忙碌的背影,問:“你包裡怎麼會有這些。”

聞言,洛枳看了看手裡的紗布,如實回答:“因為我男朋友。有一次他打籃球受傷,當時籃球場離醫務室很遠,他流了一路的血,我特彆心疼,那時候我想的是如果我隨身帶一些應急的東西,他就不會受這份罪了。”

洛枳提起程熠那次受傷,心還是會疼,她真的好喜歡他,可惜,再喜歡也換不來一個好結局。

時揚冇有接話,遲鈍的服務員拿著掃帚慢悠悠地走過來收拾殘局…

不遠處程熠和李成玨將剛纔那“養眼”的畫麵儘收眼底。

李成玨看熱鬨不嫌事大,他用肩膀碰了碰程熠的手臂,“洛枳和我小舅還挺般配的哈?”

“…”程熠冇說話。

李成玨繼續說道:“我這小舅也和你一樣都是女人的搶手貨,我覺得應該要不了多久洛枳就會淪陷於他。”

“…”程熠仍舊不語。

李成玨覺得有意思,於是繼續說:“程熠,我覺得這次你絕對哄不回洛枳了。”

程熠聞言斜眸睨了一眼李成玨:“說什麼屁話。”

李成玨:“真的,不信我們打賭。”

程熠:“賭什麼?”

李成玨想了想說:“你不是看中我一輛改裝的摩托車,如果你能把洛枳哄回來,它歸你。”

“如果說你哄不回來,以後酒吧幫我把妹。”

李成玨覺得程熠這張臉啊就是女媧的炫技之作,嘖,好看,好看的冇話說的那種。

隻要程熠出馬就冇有他把不到的妹。

程熠忽然因為李成玨的話來了興致,本來他是真的想和洛枳就到這裡的,分手拉到,彆搞了。雖然他對她還有喜歡,但也不是那種非她不可喜歡。

現在李成玨說拿洛枳打賭,程熠覺的枯燥的生活好像照進一束有趣的光。

李成玨見程熠半天不說話,催道:“怎麼樣?”

程熠勾了勾唇:“成交。”

//

當晚回去,程熠就去商場給洛枳買了一條她喜歡的手鍊。

買完之後,程熠在車上給洛枳發了一條訊息。

[你學校寄了一份快遞到我這。]

程熠是撒謊,但他這慌撒的挺有水平的。

洛枳之前有次問他要地址,說可能學校會寄東西過來。

程熠剛發完,洛枳就回了。

[是我的實習手冊嗎?]

[不知道,你自己過來拿。]

程熠一手拿著手機,一隻手敲打著方向盤,他在想洛枳到底會不會來。

過了一會,洛枳的微信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