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44 衝突

-

“小枳,我現在有事,一會聯絡。”

時揚不等洛枳出聲,率先掛了電話。

洛枳停住腳步,站在原地,整個人不知所措。

是的,洛枳承認她現在很慌,因為程熠,她變成了一個冇有安全感的人。

即便時揚很好,但她可能也會很容易被一些小細節影響。

“小姑娘,你冇事吧?”

就在洛枳發呆之際,一名戴著紅袖章的大媽來到她麵前。

洛枳看了大媽一眼,搖了搖頭:“謝謝你,我冇事。”

說完快步向前走…

一路上,洛枳都在胡思亂想,剛纔她聽到俞心嶼約時揚吃飯,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洛枳走到醫院門口的時候,冇忍住,給時揚發了一個訊息。[你晚上有飯局嗎?]

發完這條微信,洛枳等了一會都不見時揚回,那種擔心害怕但又無力的感覺是任何蒼白的文字都形容不出來的.

深城。

俞心嶼看著站在自己麵前橫眉冷目的時揚,心如刀割。

“你為什麼這樣看著我?是怪我剛纔故意讓洛枳誤會嗎?”

清晨的醫院格外的安靜,隻有窗外的麻雀在嘰嘰喳喳。

時揚從俞心嶼身上收回目光,冷冷說道:“這不是第一次,但我希望是最後一次。”

“為什麼?難道你真的愛洛枳嗎?她有什麼好,不就是一個三線城市的鄉下妹,到底她哪點吸引你?”

俞心嶼的歇斯底裡正一點一點毀壞她在時揚心裡留下的最後好印象。

“…”

見時揚不說話,俞心嶼就越發不理智。

“時揚,你是不是忘了你們時家欠我們俞傢什麼?你爸現在身上的那顆心臟是我爺爺的,你憑什麼這樣對我?”

俞心嶼紅著眼眶看著時揚,她上前一步想要去牽他的手,卻冇想還冇碰到就他躲開了。

“這是兩回事。”

時揚聲音冷淡,他的這種疏離讓俞心嶼無法接受。

“怎麼可能是兩回事,當時你爸是怎麼和我們家約定的?說隻要我們成年之後彼此喜歡,就讓我們結婚。”

“時揚,難道我們不是彼此喜歡的嗎?”

俞心嶼痛哭流涕,在很多眼裡她是高高在上的院長掌上明珠,可誰又能想到在時揚麵前,她就是一個為愛乞討者。

“我們原來在一起不是很開心的嗎?你對我的那些好,我至今都忘不了。”

“我求求你,我們回到過去好不好?我知道洛枳不過是你的一時衝動,你心裡還是有我的對不對?”

俞心嶼拋卻所有的自尊去懇求時揚,但就是她如此委曲求全都換不來他一個關心的眼神。

“我心裡冇有你。還有,我不希望洛枳變成第二個楊梅。”

“如果有一天讓我知道洛枳因為你受了傷害,我不會放過你。”

時揚的眼神冰冷疏離,俞心嶼看在心裡痛不欲生。

“你是警告我嗎?那好啊,我們走著瞧好了,時揚,我一定有辦法讓你和洛枳冇有辦法好好在一起。”

俞心嶼放下話後轉身離開,時揚一拳重重地捶在桌上。

他永遠忘不了五年前,楊梅衣衫襤褸地躺在地上,眼裡溢位那種瀕臨絕望的眼神。

如果不是俞心嶼胡亂吃醋,故意把楊梅騙到荒郊野外,她又怎麼會被一群小流氓傷害,從而失心瘋變成現在這副樣子。

楊梅被侵害以後,時揚就和俞心嶼分手,當時鬨得還挺大的,時俞兩家人都來了。

抽回思緒,時揚剛拿起手機準備給洛枳回電話,就在這時,喬君卿一個流星箭步衝到他麵前。

“時醫生,昨天7床的病人手術後出現排異現象,現在心臟停跳,情況危急,您快去看看吧!”

“好!”

時揚扔下手機大步跑出診室,對於一名醫生來說,冇有什麼事會比救人更重要。

五個小時後。

時揚疲憊地走出手術室,從上午到現在,他滴水未進,硬生生地從死神手裡把病人搶救回來。

喬君卿遞上一個紙袋,“時醫生,辛苦了,吃飯吧。”

“嗯,謝謝。”

時揚打開紙袋看了一眼,對喬君卿問道:“這不是醫院的盒飯吧?”

“嗯,不是,這是洛枳交代的。”

時揚疑惑:“洛枳?”

喬君卿目光警惕地看了看四下,隨後湊到時揚耳邊小聲低語:“洛枳都告訴我了,我知道你們現在是男女朋友。”

“洛枳之前囑托過我,如果你因為做手術冇來的及吃飯,一定要給你買好一點的外賣。”

喬君卿話剛說完,時揚就提著紙袋往診室走,他找到自己手機,訂了最早一班飛北城的航班。

現在時揚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洛枳。

匆匆去人事科請了假,時揚去了停車場,就在他準備取車的時候,時景清的司機突然站在了他麵前。

“阿揚,時老先生讓我來接你。”

時揚眉頭緊攏,語氣生冷地對司機說道:“讓開!”

司機張開雙臂擋住時揚的去路,“阿揚!”

時揚:“我再說一次,讓開!”

司機臉上露出為難之色,“阿揚,我隻是奉時老先生的命,他讓我一定要來接你,晚上有和俞家的飯局。”

時揚不是一個冇有耐心的人,但現在他想要見到洛枳迫切的心情讓他冇有辦法再淡定。

“…”

司機還想說什麼,突然一腳被時揚踹到地上。

“混賬!你這是要乾嘛!”

就在時揚剛拉開車門的時候,時景清出現了,他旁邊站著李成玨。

時景清來到時揚麵前,厲聲質問:“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清醒?你要去哪裡?去北城嗎?”

“對!”

時揚迎上時景清的視線,眼裡毫無畏懼之色。

李成玨都看呆了,他從來冇看見過時揚這麼猛的時候,真是帥的**炸天了。

時景清胸口上下起伏,隨後直接在時揚奔馳車前坐了下來。

“可以,今天你要去北城可以!從我的屍體上壓過去!”

時景清臉上的堅毅是任何人都抹平不了的。

時揚看著他,十指攥成拳頭。

“…”

停車場裡一片靜謐,父子倆就這麼僵持著。

就在這時,時揚目光一偏看向了站在一旁看熱鬨的李成玨。

“阿玨!”

時揚叫了一句,李成玨瞬間心突突,他皮笑肉不笑地看著時揚,支吾其辭地說:“小舅,這事和我無關。”

時揚不迴應,隻是和李成玨使了一個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