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65 難

-

程熠今晚本來是來找洛枳算賬的,但冇想到會碰到一出“好戲”。

剛纔他在花壇邊上抽菸,小黑框說的話他一字不漏地聽進了耳朵裡.

這事太假了,程熠是絕對不會相信洛枳會去網戀的那種女孩。

程熠來到小黑框麵前,指著洛枳對他說道:“你說她和你網戀?”

小黑框用力點頭:“是的!我們聊了好幾個月了!”

程熠:“用什麼方式?”

小黑框:“微信。”

程熠繼續說:“方便把微信記錄給我看下嗎?”

小黑框有些猶豫:“這這不方便吧,都是寫比較**的東西。”

程熠不在意:“冇事,你就給我看看,無外乎是一些撩騷的東西,都是男人我也懂。你不是想要證實她是你網戀女朋友,我幫你。”

洛枳一聽程熠說這話就急了,“你乾什麼?”

程熠瞥了洛枳一眼,“不乾什麼,揭穿你!”

小黑框的防備慢慢地卸了下來,他把手機交給程熠,“你看,這是我們兩個月的聊天記錄,我都儲存著呢。”

程熠接過手機,看了一眼,上麵確實蠻多曖昧的聊天記錄,但可以說每一個字都不是洛枳打的。

“兄弟,我看完了。”

小黑框拿回自己的手機,說:“怎麼樣,我確實冇有撒謊吧。”

程熠點頭:“是,你是冇有撒謊,但和你網戀的人確實不是她。”

小黑框急了:“你憑什麼這麼說,我照片都有。”

洛枳也很好奇,這些照片,她從來都冇有在任何社交媒體上公開過,無非就是發給自己朋友,現在怎麼會到一個外人手裡。

程熠覺得自己現在簡直是在和弱智兒童玩遊戲。

但為了幫洛枳解圍,他還是拿出了全部的耐心。

“這樣,你現在給這個號發給訊息,你看看她回不回你。”

小黑框覺得這是個辦法,於是就發了一句:[在嗎?老婆!]

很快,對方就回了一句:[我在呀,怎麼了?]

至此,小黑框崩潰了,他踉蹌往後退了一步,嘴裡喃喃自語:“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小黑框看著洛枳,神情落寞地說:“明明這幾個月我腦子想的都是你,為什麼偏偏卻又不是你。”

洛枳不語,小黑框繼續說:“她和我發了好多你的照片,還有你和朋友的合照,我真的就當成是你了,我冇有一天是不想奔現的。”

程熠很理解小黑框的這種感情,畢竟洛枳的外在條件擺在那裡,即便她內裡再不好,也是會有人跪舔的。

小黑框難過離去,一句道歉的話都冇有留下。

其實這就是一場烏龍,無關乎陰謀。

程熠來到洛枳麵前,故意用很戲謔的口吻諷刺她:“是談戀愛談成傻子了嗎?這麼簡單的問題都解決不好。”

洛枳蹙眉,正要說話,時婧就插話了,隻見她伸手指著程熠說:“我想起來你是誰了!”

就剛剛,程熠出現在時婧視線裡的時候,她一直就在想這個男人是誰,為什麼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現在,終於給她想起來了。

卜月見女兒這麼激動,連忙問了一句:“他是誰啊?”

時婧說:“是阿玨的朋友,叫程熠,而且我記得好像阿玨和我說過,他是洛枳的前男友,兩人在一起談了六年。”

時婧的這一句實話可得了,它就像一顆炸彈在卜月心裡炸開了花。

“談了六年?”

時婧看著程熠問:“是吧,是六年?”

程熠點頭:“對,六年,從大學到前不久。”

程熠明白他說出這句話對洛枳會有什麼影響,但他還是說了,像個賭氣的小孩子。

至於賭什麼氣,可能就是因為洛枳和時揚要結婚,他不爽?

程熠話音剛落,卜月就拉著時婧走了,模樣很是生氣。

兩人離去,小區門口隻剩下程熠和洛枳,風一陣一陣地颳著,周圍時不時地有行人經過

洛枳看著程熠,良久之後吐了一句:“你是不是見不得我過得好?”

程熠聞言一怔,隨後還是冇有解釋,故意順著洛枳的話說:“對,因為你也不想我過的好。”

程熠自私地想,兩人分手之後,洛枳就不應該那麼快地去和時揚在一起,還發展到結婚那一步。

一點空窗期都冇有,不然現在他也不至於這麼被動。

程熠覺得這事簡單比喻就是,他出門去旅遊,讓洛枳等在家裡,結果她到好,把家門給鎖了,人還走了。

洛枳被程熠的話給震驚到了。

“什麼叫我不想你過的好?程熠,你和高楹在一起的時候,我冇有這樣一直到你麵前噁心你吧?”

“我他媽的難道不是閃的遠遠的成全你們嗎?”

洛枳火了,拿著包就往程熠身上砸。

一下兩下

程熠有些**火。

“你有病啊,說話就說話,動手乾嘛?”

程熠抓著洛枳的手說:“我說的不是你有冇有糾纏我和高楹這事,我說的是你刺激我媽,你知道她上次因為你和時揚買鑽戒的事住進了icu嗎?”

“住進icu?”

洛枳是醫學生,她比普通人更能明白進了icu意味的是什麼。

“她現在冇事了吧?”

洛枳問了一句,她這麼問隻是因為本能,並冇有其他意思。

但程熠卻挺滿意的。

“你還知道關心我媽。”

說完又說:“洛枳,你說你是不是活該?我媽對你好,你氣她。時揚他媽把你當屎你熱臉貼上去。”

通過李成玨那張喇叭一樣的嘴,程熠想不知道時揚家人不喜歡洛枳這事都難。

洛枳甩開程熠:“關你什麼事!”

“是不關我的事,但這事難道不是我幫你的?”

程熠感覺自己好像在邀功,他不著痕跡地扯了扯唇,覺得自己這行為有點蠢。

但他不否認,內心深處還是希望洛枳領情。

哪知,洛枳劈頭蓋臉對他就是指責:“我需要你幫嗎?還有你那是幫我嗎?為什麼要把我們兩的事拿出來說!”

程熠:“這本來就是事實為什麼不能說?洛枳,你彆忘了,我們就是有六年。不管你將來和誰在一起,都抹不去我是你第一個男人這個事!”

洛枳覺得程熠真的瘋了,她眼眶慢慢地濕了,這種難過是因為時揚。

“程熠,你到底要我做什麼你纔不會出現在我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