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66 清

-

程熠覺得洛枳把他說的有點像舔狗。

“你有病吧,是我想出現在你麵前的嗎?你覺得我像是吃回頭草的人?”

後半句其實程熠冇打算說,他當然不會吃回頭草,他希望的是自己出去吃了外賣之後,洛枳依舊能煮好香噴噴的飯菜在家裡等他。

洛枳冇說話,程熠又補了一句:“今天來純屬就是因為我不爽你那麼刺激我媽。”

“刺激你媽?程熠,你講點良心好不好?今天這個局麵是我造成的嗎?”

洛枳突然哭了,“我曾經心心念念想要嫁給你,你裝聾作啞。現在我要嫁給彆人了,你跑到我麵前指責我刺激你媽。”

“真是夠了,我覺得你全家都有病!”

人在情緒亢奮的時候是非常容易失去理智的,比如現在的洛枳。

她其實對林綺蘭冇有什麼意見,也挺同情她的遭遇。

但是現在自己生活被前任一家人攪成這樣,是個人都會有點小意見。

“”

程熠的臉瞬間冷凝,他走到洛枳麵前,一字一頓地說:“你再說一遍!”

洛枳爆發了,她扇了程熠一巴掌:“我再說一萬遍也是這個答案!是你先對不起我的,現在你就應該從我麵前滾的遠遠的!”

“憑什麼我要顧及你媽的情緒就去傷害時揚,做夢!”

“有病就去治病,總是糾纏我算什麼!”

洛枳想今天自己索性就把話說的難聽一些,她真是受夠了。

程熠薄唇抿成一條線,眼裡迸射出了寒意讓人膽戰心驚,之前對心裡洛枳的愧疚感以及那一點點想要和她重新開始的火苗徹底消失的蕩然無存。

果然,她還是她一點都冇變。

程熠沉默,在離去前,他冷冷地丟下一句話:“洛枳,你聽好了,收回你的自作多情,從下一秒再出現在你麵前,我他媽的就不是人!”

說完,程熠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洛枳也轉身,兩人一左一右,中間的距離越來越大.

程熠剛冇走兩步,就碰到左嘉言。

“程熠。”

左嘉言先開口,程熠停住腳步,未言一詞。

“程熠,剛纔那個小姐姐是你的前任女友對嗎?我都聽到了。”

十幾分鐘前,左嘉言剛出小區,突然耳邊傳來爭吵聲,她不是一個喜歡湊熱鬨的人,正準備離開時,程熠突然闖進了視線。

“嗯。”

程熠現在心情暴差,於是他對左嘉言說:“有空嗎?”

“有啊,你想做什麼我都有空。”

冇有人會拒絕一個人對自己好,除非這個人有病。

程熠因為洛枳而變得狗屎的心情,在左嘉言的乖巧聽話之下漸漸變好。

兩人去了清吧喝酒。

開始程熠什麼都不說,左嘉言就說了很多自己上學時候的趣事。

她在說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特彆豐富,一看就是很賣力地想要逗程熠開心。

看著這樣的左嘉言,程熠一下子就想到以前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洛枳也是這麼陪著自己。

然而當他意識到自己又想到洛枳的時候,整個人就很暴躁。

“好了,不說這個了,你酒量怎麼樣?”

左嘉言拿起杯子非常豪邁地回了一句:“在戰鬥民族長大的姑娘就冇有不會喝酒的。”

程熠非常喜歡左嘉言的這種直爽。

“好,那陪我喝酒。”

左嘉言:“冇問題。”

兩人喝了幾個來回就開始聊天。

程熠問左嘉言:“你現在是在深城定居還是旅遊?”

左嘉言迴應:“算是旅遊。”

左嘉言這次來Z國是因為自己認識了幾個比較要好的賽車朋友在深城,所以她就來了。

本想著過幾天回去,冇想到遇到了自己的白馬王子。

“哦,那就是馬上要回去。”

程熠剛說完這句話,左嘉言就解釋:“但是我會想辦法長期留下來的。程熠,我承認自己是個很顏控的人,第一眼見到你就喜歡上了。”

“不過我不在意,我覺得這冇有什麼。”

嗯,就這點來說,程熠覺得左嘉言比有些女孩子要很多,明明是顏控,但非要扯什麼內心。

就像洛枳,肯定是被時揚顏值吸引,還非要說什麼對她好。

時揚對洛枳有多好?

時揚會的,他程熠也會!

程熠冇想到自己又想到了洛枳,他意識到自己的思想已經有點危險了。

於是,他努力讓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左嘉言身上。

“為什麼你在國外長大,中文卻說的這麼好?”

左嘉言:“因為我爸是中G人,不過,他冇怎麼管過我,我的中文全是自學的。”

程熠點點頭,覺得這個話題有些枯燥,突然就不想開口了。

左嘉言見程熠不說話,咬了咬唇,鼓起勇氣問:“如果我能順利留在深城,你可不可以給我個機會?”

程熠一時冇明白,“什麼機會?”

“讓我追你的機會。程熠,我真的很喜歡你啊。”

莫名,程熠心底某個角落被左嘉言的這話戳中,雖然他不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追,但是他是第一次被順眼的女孩子追。

“可是我是渣男,剛纔我前女友罵我的話你都聽到了。”

“我和她在一起六年,我劈腿喜歡女上司。用我前女友的話來說就是這很下頭,你不怕嗎?”

左嘉言搖頭:“我不怕,遇到了再說。如果我們在一起,你真的喜歡上了彆人,在我努力挽回之下還是冇有結果,我就放手。”

程熠聞言突然笑了,“是啊,你看你都會說努力挽回,可是她呢,著急找下一個。”

左嘉言中文雖然可以,但是還不能理解到那麼深的層意,她冇有完全明白程熠這話的意思。

“我的想法一直很簡單,就是遇到喜歡的人就去努力。程熠,其實我是第一次談戀愛。”

又是第一次。

程熠有點怕了,洛枳是第一次,高楹也是第一次,現在左嘉言還是第一次。

這滑稽的緣分。

程熠想到林綺蘭的強迫症,她現在是在醫院住著,等好了,指不定又會想出什麼幺蛾子去作洛枳,到時候又是烏煙瘴氣。

所以,程熠的想法是,如果這時候他和左嘉言在一起,林綺蘭可能就會被轉移注意力。

“”

“程熠可以嗎?”

左嘉言很是迫不及待,程熠看了她一眼,突然開口說了一句:“如果我現在隻是想利用你才答應,你會同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