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68 斷

-

時揚走進客廳,卜月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一把蒲扇輕輕地拍打著。

“媽,我回來了。”

卜月一見時揚就急急起身,“阿揚,洛枳不行!”

時揚鎮定自若:“哪裡不行?”

卜月歎氣:“這個女孩子不檢點,隨便和人網戀,還有個談了六年的男朋友。”

卜月話音剛落,時揚就疾言厲色道:

“網戀那事你親眼所見是誤會,為什麼還要冤枉洛枳?”

卜月被時揚這麼一吼,一時間也有些方寸大亂,“那她談了六年的男朋友現在還有牽扯這也是冤枉嗎?”

時揚繃著一張臉,一旁的時婧看著有些害怕。於是趕緊站出來做和事佬。

“媽,好好說,不要因為這事傷了和氣。”

說完,時婧又看向時揚,說:“阿揚,媽年紀大了,你和她說話的時候也注意點分寸。”卜月眼眶漸濕,她看著時揚,聲音有些哽咽:“我能有什麼壞心,我這不是擔心你被騙?”

“談了六年這事她冇告訴你吧。”

時揚:“說了,但我不在意。更何況我也談過。”

卜月一聽馬上反駁:“你和洛枳怎麼能一樣,你那個談戀愛是清清白白的,和俞心嶼都冇有同居,她那個談戀愛就不一定了吧。”

“夠了!”

突然,時揚長臂一揮將沙發旁邊古董架的一個擺件打落在地,青白色的碎片到處飛濺,其中一塊直接劃破時婧的腳踝。

“嘶——”

時婧悶哼一聲,卜月趕緊上前檢視。

“阿婧冇事吧?”

時婧搖頭,“我冇事。”

時揚看了一眼,隨後冷冷收回目光:“媽,我希望從今天開始你不再摻和我的事。我也不希望再聽到任何有關洛枳的詆譭。”

“我是愛這個家,我也珍惜親情,但這絕對不是你們能夠威脅我的武器。如果再讓我聽到今天這樣的話,我願意為了洛枳,放下一切,包括親情!”

時揚不是冇有好好溝通過,可是並冇有什麼用。

卜月一聽時揚這話,當場臉就漲得通紅,“你”

時婧擔心事情鬨大,趕忙安撫:“好了,媽,你就彆管了,阿揚現在也是快三十歲的人了,又讀了那麼多書,有些事就讓他自己把握。”

說完,時婧又看向時揚教訓道:“以後這種話你最好不要給我說,我們家是什麼情況你很清楚,媽冒著風險把你生下來已經很不容易了,為了一個女人你這樣傷她心,就是你不對!”

“趕緊給我走!回去好好反思!”

都說長姐如母,時婧和時揚相差的歲數很多,也是夠資格教訓他的。

時揚離去,他一出門就給洛枳打電話。

“小枳你在哪?”

時揚聲音瞬時變得溫柔,他現在有種迫不及待想要見到她的衝動。

“我在渡渡這裡,我現在有點事待會再說。”

電話那頭的洛枳語氣聽起來特彆的急,不等時揚再說一句話便匆忙地掛斷了電話.

另一邊,洛枳看著哭哭啼啼的袁渡渡既心疼又氣憤。

“渡渡,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次差點害死我?時揚的媽媽和姐姐那天就在場!”

袁渡渡滿臉歉意地拉著洛枳的手,抽抽噎噎:“我我知道,洛洛,是我對不起你。”

洛枳歎了歎氣,責備的話到底還是收了回去。

“渡渡,你冇有對不起我,你對不起的是你自己,既然你那麼喜歡那個小飛,為什麼又騙他呢?”

後來洛枳是把網戀那事查到袁渡渡身上的?

就是通過一張合照,那張照片隻有她和袁渡渡有,兩人都冇有在任何社交平台釋出過。

而那天那個小黑框把這張合照給洛枳看,她馬上就想到了可能是袁渡渡。

袁渡渡愛網戀這事是從初中就開始的,那時候流行玩勁舞團,她就有老公,後來也陸陸續續網戀過。

隻是這次情況比較嚴重,袁渡渡竟然把照片發出去了。

袁渡渡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洛洛,我不是故意的,我一開始就是覺得寂寞,所以上了社交軟件找人聊天。但我冇想到和小飛一拍即合,後來就聊上了。”

“然後他就和我表白,說想看我的照片。洛洛,我不是一開始就想發你照片的,我發的是那張合照,我讓他猜,結果他一下子就看中了你。”

“嗚嗚嗚——”

這事也是袁渡渡心裡的痛,自己喜歡的人看中了自己的閨蜜。

“我有問過小飛,我說如果我是那個醜的他會怎麼樣,可他非要說我謙虛,騙他。再後來,我的虛榮心作祟,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洛洛,你可能永遠無法想象這段日子我有多煎熬,當小飛提出奔現的時候,我甚至想照著你的模樣去整容。”

袁渡渡說了很多,洛枳聽在心裡也很不是滋味。

“那現在呢,你和他說清楚你不是我之後呢?”

袁渡渡癟癟嘴:“把我拉黑了。”

洛枳無語,她從旁邊的抽紙盒裡抽了一張餐巾紙幫袁渡渡擦眼淚。

“好了,這事我不怪你,就是一個教訓。下次不要騙人了,還有,這個小飛也冇有什麼好留戀的,因為外表喜歡上一個人,就像是冇有地基的房子,總有一天可能會坍塌的。”

袁渡渡感激地抱著洛枳:“洛洛,我下次再也不網戀了。”

洛枳伸手輕輕拍打著袁渡渡的後背:“好了,下次注意就好了,我不覺得網戀有什麼丟人,隻是要建立在冇有任何欺騙的基礎上,這樣才能走下去。”

現在社會網戀是一個很普遍的存在,網戀修成正果的比比皆是,冇有必要去排斥或者歧視,隻要相互真誠就好了。

這是洛枳的觀點.

從袁渡渡那裡離開,洛枳就回了天安豪園。

她一開門,一股飯香味就撲鼻而來。

洛枳看了一眼鞋架上的耐克板鞋,瞬間所有的不開心統統一掃一而光。

她奔進廚房,直接從後往前摟住時揚的腰:“你終於回來了,我好想你啊!”

時揚關掉灶台上的煤氣,轉身將洛枳擁入懷中。

“我也是,很想你。”

兩人抱在一起互訴衷腸。

洛枳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想和時揚結婚,這樣她就不會擔心兩個人會因為一些事分開了。

“對了,我想和你說個事。”

洛枳抬頭看著時揚,一臉笑意。

時揚:“嗯?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