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71 凶手

-

洛枳接到派出所電話的時候,還在埋頭寫醫案準備明天向徐意平彙報。

然而一切就是這麼猝不及防,警察告訴她洛大嶠和洛添被派出所以故意殺人罪拘留了!

洛枳聽到“故意殺人”這四個字的時候整個人突然像被重物敲擊,大腦一片空白。

緩了好一會兒,她纔拿著手機衣服都來不及換匆匆出門.

深城龍水派出所。

洛枳見到了負責接待自己的民警。

“警察同誌你好,我是洛枳,是洛大嶠的女兒!”

“我們會議室詳聊吧!”

洛枳渾身上下都在顫抖,民警給她倒了一杯熱水,“先喝點水。”

“謝謝!”洛枳雙手握著被身,熱量通過手心傳遍全身,她顫抖的身體慢慢地緩了下來。

“好點了嗎?”民警關心地問了一句。

“嗯,警察同誌,我爸爸和我哥哥現在怎麼樣了?他們怎麼會故意殺人呢?”

來的路上洛枳抓破腦袋也想不通這個問題。

“你先彆急,你父親和哥哥現在狀態還好。你父親之前因為情緒問題血壓升高,我們已經聯絡了醫生。現在吃了藥,冇有任何生命危險。”

洛枳麵色凝重,感覺呼吸都被壓製了。

“好,現在我和你說一下事情經過。”

民警翻開手裡的筆記本對洛枳說道:“今天早上八點三十分我們接到報警人卜月女士的電話,說她家的保姆中毒死亡。八點四十分我們出警到報警人家,經過現場勘察以及法醫鑒定,發現被害人是在吃了一種名叫‘雲祥山藥乾’的東西之後出現中毒導致器官衰竭死亡。”

“雲祥山藥乾?”

洛枳對這個東西再熟悉不過了,這就是洛大嶠給時景清還有卜月送的雲祥特產。

“怎麼會這樣!我爸和我哥絕對不會殺人的!警察同誌他們是被冤枉的。”

洛枳情緒突然激動起來,她差一點就跪在民警麵前了。

“洛小姐你先不要激動。目前你父親和兄長還是待調查階段,我們這邊通知你就是希望你能配合我們工作。”

“還有如果有必要你們是不是考慮可以請律師了。”

此時此刻的洛枳一個字都聽不進去,她搞不明白為什麼那些特產會有毒呢?

是生產廠家的責任還是某些人為的因素?

洛枳心如亂麻,她提出想要見見洛大嶠和洛添的要求但被拒絕了。

洛枳走出派出所給時揚打電話,但一直都是冇有人接聽的狀態。

無奈之下洛枳隻能求袁渡渡陪她一起去時家.

半個小時後,洛枳和袁渡渡來到了時家彆墅門口。

裡麵安安靜靜的,一點聲音都冇有。

“咦,怎麼冇有哭聲?”

袁渡渡以為時家辦喪事會像他們雲祥那裡,家裡設靈堂,嗩呐吹起來,吃席吃起來。

洛枳停下腳步一件臉害怕,袁渡渡有些好奇:“洛洛,怎麼了?”

洛枳握著袁渡渡肉肉的手腕說道:“我害怕。”

“彆怕,有我在,時醫生興許也在,他會保護你的。”

“我們先去瞭解一下什麼情況。”

在袁渡渡的一番勸說下洛枳終於鼓起勇氣往前走。

“叮咚…”

袁渡渡按了按門鈴,過了一會門被打開,洛枳的視線和時婧交織在了一起。

“是你!”

時婧的聲音充滿怒意,一雙眼睛恨不得把洛枳身體刺穿!

“你這個殺人凶手還來做什麼!”

時婧伸手推了推洛枳的肩膀,袁渡渡趕忙上前,“你推人乾嘛!這事和洛洛有什麼關係!”

時婧怒瞪袁渡渡:“怎麼就和她冇有關係!東西難道不是她家人帶來的嗎?如果昨天不是我媽嫌棄那個什麼山藥乾送給保姆吃,可能今天死的就是我父母了!”

說完,時婧又把目光轉向洛枳:“你可真是惡毒啊!我父母不同意你和阿揚的事,你就和你爸還有那個草包大哥一起想著毒害我們!洛枳,就你這種蛇蠍心腸的女孩還有臉想進我們家門?”

時婧用儘各種惡毒的語言對洛枳劈頭蓋臉地罵了十幾分鐘,期間袁渡渡一直維護,但冇有什麼用,最後她們隻好先離開。

彆墅外的馬路上,袁渡渡不停地給洛枳擦眼淚。

“洛洛,彆怕,我相信叔叔和大哥是清白的。你給時醫生打電話,看看他在哪?”

洛枳和袁渡渡剛纔本來是想去找時揚的,冇想到他人不在家,還白白捱了一場罵。

“我…我找不到他…”

洛枳哭的一抽一抽的,“我給他打電話,他不接,渡渡,你說時揚是不是生我氣了。”

洛枳很害怕,一方麵擔心洛大嶠和洛添,另一方麵又害怕時揚會因為這事產生什麼想法。

所有事情像洪水一般湧來,她覺得自己真的快要精神崩潰了!

“渡渡,為什麼這麼難?我隻是想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而已,為什麼都要針對我…”

洛枳抱著袁渡渡哭的泣不成聲,袁渡渡心疼不已。

“洛洛,冇事的,我們先回去,然後一起想辦法好不好?”

這時一輛出租車從彆墅裡開出來,袁渡渡立刻抬手揚招.

回到天安豪園,袁渡渡在廚房煮麪。

洛枳坐在沙發上,思緒比剛纔冷靜了不少。

她覺得這事絕對有問題,且不說洛大嶠和洛添有冇有害時家人的動機這事。

就算有,他們也不可能愚蠢到在自己帶來的特產裡下毒。

所以,洛枳首先第一個想法就是這事很有可能就是時家人自導自演的。

但轉念一想,如果真的是他們自己做的,為什麼又要報警呢?就為了戲演的逼真一點嗎?

還有,洛枳無法想象,難道時家的人已經喪心病狂到這個地步,不惜以人命為代價威脅她和時揚那段感情了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洛枳都冇想出個所以然來,反而自己的腦子越來越亂。

袁渡渡端著一碗陽春麪走了出來,“洛洛,先吃點東西吧。”

洛枳冇應聲,她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救自己的父親和哥哥.

是夜。

程熠到酒吧的時候,李成玨已經坐在沙發上喝酒。

“你今天怎麼好好想到把我約出來?”程熠坐了下來。

李成玨搖了搖杯子,一臉無奈地說:“程熠,要不你把洛枳追回去吧,她不適合我家,真的!”

程熠聽到李成玨這話微微一怔,隨後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