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75 溫情牌

-

時婧跟著問:“對啊,爸,什麼機會。”

時景清一臉高深莫測,“就是能讓阿揚不要和洛枳在一起的機會。我覺得俞心嶼就是一個很好的助攻。”

時婧走到卜月身後兩隻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輕輕揉捏。

“不是吧,爸,你該不會還在想著撮合阿揚和那個俞心嶼吧。講真的,我覺得她除了家庭條件其他一無是處。而且是被寵大的,目中無人,上次我看她那樣摔洛枳手機就夠嗆了。”

現在這個社會大家思想都進步了,畢竟智商擺在那裡。

俞心嶼做的太過,大家都是看在眼裡的。

卜月跟著附和時婧的話:“是,我本來也是看好的。但是自從洛枳和阿揚談戀愛後,我在俞心嶼身上就看不到任何優點。”

說完,頓了頓繼續說:“就剛纔那話,彆說我們這種高知分子,就是街上賣菜的也不會信。”

“這個俞心嶼的話以後聽一半就好了。”

“嗯。”時婧點頭。

其實時景清對俞心嶼也不是很滿意,但礙於自己身上的這顆心臟,所以還會保留幾分客氣。

“我知道,但眼下的情況是,能拆散阿揚和洛枳的就隻剩她了。我們不妨讓她這顆子彈在飛一會”

卜月似乎有點明白時景清的意思了。

“可是,如果我們這樣做,會不會顯得我們家不夠厚道?畢竟你的心臟”

時景清聞言,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他眸光一轉洛在卜月的臉上:“這些年我們家回報俞家人的已經夠多了。現在是俞心嶼自己不爭氣,冇有能力得不到阿揚,這事也不是我們能掌控的了,畢竟機會給過她不是嗎?”

“是啊。”

時婧站在一旁,默默聽著父母的對話,突然她想起了之前特產的事。

“對了,爸媽,說實話,你們真的相信是洛大嶠和洛添毒死了張媽嗎?”

“不信。”

時景清率先迴應:“這世上還冇有蠢到這個地步的人。”

時婧接著說:“那就是廠家下毒?”

時景清搖頭:“這事更不可能,不符合常理邏輯。”

卜月:“對!廠家不會做這種事。”

時婧有些發懵了,“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時景清看了她一眼說:“這就是我擔心的地方,這裡麵可能有很多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如果這下毒這事是他人所為,我更不可能讓阿揚和洛枳在一起了,因為很有可能對方下一個目標就會衝著阿揚去。”

“所以必須儘快想辦法讓他們兩個分手!”

卜月點頭表示讚同:“冇錯!這事太複雜了,我們首當其衝要為阿揚考慮。”

“再者,就算現在冇有彆人乾擾,就洛枳的父親和大哥就夠嗆。我今天去瞭解了一下,聽說洛大嶠被送進醫院搶救看,又是高血壓又是腦出血,這以後還是拖垮孩子的料。”

“還有你看看那個洛添,簡直就是小流氓,闖禍精,我們家可不是什麼收容所,什麼妖魔鬼怪都能進。”

時婧覺得父母說的很多道理,確實,現在情況就是這樣。

“好,爸媽,等有機會,我和阿揚好好聊聊這事,我相信他會把我的話聽進去一兩分的。”.

觀庭。

洛枳躺在床上,家庭醫生將藥箱合上,隨後畢恭畢敬地來到景銳陽麵前。

“景先生,洛小姐冇事。就是高熱引發的暈厥,我剛纔給她餵了點退燒藥,剩下的藥十分鐘後給她餵了,休息一會就冇事了。”

景銳陽雙手插進西裝口袋裡,對著家庭醫生點了點頭:“好,辛苦了。”

“應該的。”

家庭醫生剛離開,景豐便迫不及待地把心裡的疑問說出來。

“景董,為什麼剛纔在醫院你冇有直接把洛枳留在那,反而是帶回來?”

景豐撓撓頭,抓破腦子都想不通。

景銳陽走到床邊,把手放在洛枳額頭上探了探,接著對景豐說:“溫情牌懂不懂?”

“溫情牌?”

景豐摳了摳額頭上的痘,思索片刻後驚呼:“懂了!”

“隻是,景董,你這麼用心對洛枳,是不是太耗費時間了?”

景銳陽把手從洛枳額頭上收回,拍了拍西裝褲說:“時間不重要,有趣就行。”

“好了,你先下去吧,看著點,不要讓高楹再隨便來觀庭。”

景豐:“明白!”

偌大的臥室裡隻剩下景銳陽和洛枳,空氣出奇的安靜。

景銳陽眸光定定地看著洛枳,他有些搞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現在耐性會變得這麼好。

其實他完全有很多機會可以拿下洛枳,用不著打什麼溫情牌。

可是,景銳陽就是不想簡單粗暴,他就是想一點一點把自己融進洛枳的世界裡。

床頭的鐘一秒一分地轉著,等到時間差不多的時候,景銳陽伸手拍了拍洛枳。

“洛枳,喝藥了。”

“”

起初,洛枳冇有什麼反應,後來在景銳陽的“騷擾”下,才漸漸有甦醒的意識。

“我不要吃藥,苦——”

洛枳眉頭蹙緊,剛纔因為高燒而緋紅的雙頰現在看起來特彆的可愛,她噘著唇一副抗拒吃藥的樣子著實撩撥景銳陽的心。

於是他變得更有耐心了。

“乖,起來,先把藥吃了再睡。”

“不要!”

洛枳一揮手,景銳陽手裡的藥全灑在了昂貴的地毯上。

景銳陽看了一眼,臉上隱隱浮現幾分不悅的表情,正當他打算喊保姆上來解決的時候,突然手腕被洛枳抓住。

“爸爸”

“你冇事吧。”

景銳陽回頭看了一眼洛枳,之間她的眼角滑下一滴眼淚,模樣從可愛變成了楚楚可憐。

洛枳嘴裡不停地嘟囔著,景銳陽心底某個角落像是被什麼東西扯了一般。

他抽了一張紙替洛枳擦眼淚,破天荒地耐心安撫。

“乖,把藥吃了,吃了就冇事好不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景銳陽的安撫奏效了,洛枳比剛纔要配合了很多。

景銳陽重新拿了藥,他先是拿了一顆膠囊塞進洛枳嘴裡,當他指尖碰到她柔軟嘴唇的那一刹那,心跳竟然會莫名加速。

景銳陽舔了舔唇,有些安耐不住了。

他湊近洛枳,眼裡的熾熱像滾滾岩漿似要將人吞噬、融化。

兩人距離越來越近,景銳陽薄唇緩緩張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