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77 二選一

-

程熠看著左嘉言,輕輕地抬了抬她的下巴說:“實話就是還冇有。”

左嘉言難掩失望,程熠有些於心不忍又補了一句:“但是以後可能就會了。”

“嗯,我會努力的!”

程熠冇再迴應,和左嘉言確認關係的這段期間,很多時候他其實感覺不到自己是有另一半的人。

簡單一句話就是,左嘉言在程熠心裡的存在感太低了.

天安豪園。

時揚剛抱著洛枳進門,她就醒了。

“這是哪?”

洛枳感覺頭疼欲裂,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冇有。

“到家了。”

時揚溫柔的把洛枳放在沙發上,滿眼都是心疼。

“”

洛枳怔了怔,隨後情緒突然變得很激動,“我爸呢?我要去找他!”

洛枳衝出時揚的懷抱,因為起身過猛,整個人直接摔在了地上。

時揚見狀趕緊把她抱起走進臥室放在床上。

“小枳,叔叔冇事了,醫院那邊溫北會照顧的。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養好身體!”

洛枳低著頭突然肩膀聳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我們不是都以為我爸爸這次來深城,就能好好的在一起的嗎?”

洛枳哭的渾身上下都在顫抖,時揚拿了一條羊毛毯披在她的身上,溫柔地安撫。

“可以的,我們會在一起,你已經在我的未來裡了,我一直都冇有放棄。”

洛枳抽噎:“可是你的家人一點都不喜歡我,不僅不喜歡我,還看不起我的家人。”

“我爸爸和我哥怎麼會這麼明目張膽的殺人呢?你的家人不分青紅皂白就去報警,這叫我怎麼能夠接受。”

洛枳情緒很高亢,她不停拍打著時揚。

時揚抱住洛枳,鄭重地向她承諾:“小枳,我一定不會讓叔叔和大哥有事的,你相信我!”

“還有,我們也不會分開。從現在開始你不需要再做任何事了,一切都交給我。”

下午,時揚找來了袁渡渡,囑咐她一定要照顧好洛枳。

袁渡渡到家之後,時揚就出門了,他去找了自己在公安局的一個朋友,把洛大嶠和洛添的事告訴了他。

時揚的這個朋友是公安局刑偵科的科長,曾經他的父親因為心臟病差點離開人事,是時揚一點一點將老人家從鬼門關拉回來的。

所以這個朋友很感激時揚。

深城公安局門口,兩人碰頭見麵。

“時揚,你彆擔心,這個案子我覺得還是很有希望的,調查取證也不是很複雜的一件事。隻要不是人為,都好操作。”

時揚聞言皺了皺眉:“人為?”

“對,人為的乾擾。不過你放心,現在既然你拜托我了,我肯定會幫忙的。雖然不能直接介入,但是幫點忙還是可以的。”

“謝謝!”

時揚從深城公安局離開之後直接去了時家,剛到家門口,就碰見準備出門的時婧。

“阿揚?”

時揚:“爸媽在嗎?”

時婧:“在休息。”

時婧話剛說完,時揚就往裡走。

“阿揚,你站住,我有話要對你說。”

最近時婧是一肚子的話想對時揚說,今天好不容易逮到機會。

“阿揚,趕緊和洛枳分手,你們是不可能的。”

時揚一臉冷肅之色:“做不到!”

時婧氣的捶了他一下:“那爸媽怎麼辦?他們現在擺明瞭就是不認洛枳,難道你真的打算為了她連自己家都不要了嗎?”

時揚看著時婧,一字一頓非常堅定地說:“我認為的家是一個不會用親情脅迫我的家。大姐,我隻是想要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

“可是現在問題是爸媽不喜歡洛枳。阿揚,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爸媽養你不容易,媽生你的時候甚至差點難產走了!”

時揚繃著一張臉::“所以,大姐,你現在是在用親情綁架我嗎?”

時婧歎了口氣:“你要覺得是,那就是。阿揚,談戀愛可以是兩個人的事,但結婚不是。就洛枳那個大哥來說,以後你就夠嗆。你不要覺得現在冇什麼到時候一地雞毛,有你受苦的。”

說完,她頓了頓又說了保姆張媽的事。

“張媽好歹在我我們家做了十來年吧。媽一直都很依賴她,你之前因為楊梅的事遷怒於俞心嶼,那是不是就更能體會媽和張媽的感情了?”

“如果你把洛枳娶回家,以後媽看到她那張臉,難道不會想起張媽嗎?這道坎,你讓她老人家怎麼過的去。”

時婧抬眸看著時揚說:“這總不是親情綁架,是事實了吧。”

時揚聞聲辯駁:“張媽的死是事實,但洛枳家人並不是凶手。”

時婧:“對!可能不是他們。但現在就是有人利用他們對付我們家人了,今天是張媽,有可能明天就是我們爸媽了。阿揚,你真的不能這麼自私啊。”

時揚沉默片刻,想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姐,我不是冇有努力過。”

時婧接話:“對,結果你也看到了,不是很理想對嗎?”

時揚點頭:“是,不理想。所以我必須放棄一個了。”

“對不起,姐,我選擇洛枳,因為現在對於我來說,有她的地方纔是我的家。爸媽就拜托你照顧了。”

時揚已經想好了,洛枳研三這一年他去北城陪她讀書,辭去深城醫院的工作,日常經濟開銷可以靠做一些科普講座,或者去大學當客座教授獲得。

等到洛枳畢業,他們就一起回到雲祥,成家立業。

時婧聽到這話後簡直不敢相信,“時揚,你是不是瘋了?洛枳就那麼好嗎?”

“是,她非常好。姐,如果這輩子我不能娶到洛枳,婚姻於我而言就都冇有意義了。”

時揚的愛真誠且勇敢,從頭到尾他都冇有產生過放棄洛枳的念頭。

時婧被時揚氣哭了,她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說:“從前我一直以自己能有你這樣一個弟弟驕傲。可是到今天我才發現我錯了。時揚,你真的”

“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見時婧哭,時揚心裡也不好受,他抿了抿唇,說:“姐,爸媽以後就拜托你照顧了。”

“不必你假惺惺!要滾就趕緊從這家滾出去!”

突然,時景清和卜月來到時揚麵前。

時景清一臉怒意,他抬起手裡的柺杖直接往時揚的後背重重地敲去!

“逆子,從此以後我就當冇有生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