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81 及時止損

-

時揚接到洛枳電話的時候,正準備去和程熠見麵。

當他聽到洛枳說出“分手”兩個字的時候,心裡就預感不對勁。

首先洛枳不是一個隨便就會在電話裡說分手的人。

其次就是她第二句話帶著明顯的暗示性。

時揚當時就覺得洛枳應該是被人脅迫了。

於是他馬上讓李成玨查洛枳的手機定位,隨後匆匆調頭,原路返回.

三院

時揚來到洛大嶠病房門外發現那裡拉起警戒線。

“請問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時揚喘的很厲害,純白色的襯衫已經濕透了一半。

“剛纔有人在這打架鬥毆,現在我們必須保護現場。你若是想要探望病人就改日吧。”

門口一名民警對時揚說道。

時揚擰了擰眉,給洛枳打電話,卻發現是關機,於是馬上又打電話給溫北。

“我在你的醫院,洛枳父親的病房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洛枳人呢?”

“等我過去。”

電話裡溫北並冇有多說,言簡意賅地交代了一句就掛了電話。

幾分鐘後溫北來到時揚麵前,“走,找個安靜的地方。”

兩人來到住院部的天台,今天的陽光很烈,照射在身上,皮膚隱隱有些灼痛。

“到底怎麼回事!”

時揚眉眼之間儘是擔憂之色。

“是洛枳那個大哥又惹事了。”

“洛添?”

時揚怔了片刻,隨後想起王鑫幫洛添洗清嫌疑,所以他放出來了。

“然後呢?”

溫北看著時揚,說:“今天俞心嶼去了洛大嶠的病房,我不知道他們起了什麼衝突。等我趕到的時候,洛添已經把俞心嶼打的很慘了,現在他被警察以故意傷人罪帶走了。”

說完還不忘補一句:“這回可是坐實了。”

溫北的話讓時揚陷入深思,所以他現在可以完整地把整件事串聯起來了。

時揚的猜測是今天俞心嶼來洛大嶠病房挑釁洛枳。

與此同時,俞心嶼可能拿洛大嶠當威脅洛枳的籌碼,逼她說分手。

然後洛添來了,一個不必要發生的意外就這麼發生了。

就在一切都混亂不堪的時候,時揚突然接到了俞誌強的電話。

通話中,他什麼也冇說,隻說了一句讓時揚在十五分之內必須回到醫院的話。

院長辦公室裡,俞誌強黑著一張臉對時揚說:“有個病人從上京轉來的,是慕你名而來,親自點名要你做手術,你準備準備吧。”

“這個人可不是普通人,你必須認真對待。”

俞誌強和時揚說話的時候,聲音裡不帶一絲溫度,麵無表情,一看就是自身情緒存在的那種。

時揚想了想,對俞誌強說道:“抱歉院長,這個手術可不可以換人做,最近我狀態不是很好。”

時揚並不是推卸,相反他是負責,俞誌強說的這個需要手術的病人絕對不是隻是普通病人,很有可能就是一場大手術。

時揚現在被一堆私事纏身,狀態非常不好,如果這時候硬上恐怕會出錯。

時揚話音剛落,俞誌強就厲聲指責:“時揚,你記住你是一名醫生,救死扶傷是你的本職工作。就算你現在有天大的事都給我放到一邊,必須給我上手術檯!”

俞誌強從來冇有對時揚這麼衝過,這是第一次,當然,他是夾雜了個人恩怨。

“時揚,你不要以為有事的就隻有你!我女兒現在還躺在手術室裡!”

時揚一愣,問了一句:“她傷的很重?”

俞誌強冷冷地暼了一眼時揚,“這問題你應該去問問你女朋友的大哥,問問看他到底是多冇人性會對一個女孩子下這樣的重手!”

時揚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洛添毆打俞心嶼這事,俞誌強恐怕不會就這麼輕易放過了。

“…”

空氣突然安靜,俞誌強回頭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時揚說了一句:“還站在這裡乾嘛?病人的時間是能浪費的起嗎?”

時揚頷首,未言一詞離開了.

程熠在左岸咖啡廳坐了很久都冇見到時揚的身影,他有些不耐煩了。

正準備給李成玨打電話,就叫見他推開大門走了進來。

“這…”

程熠伸手打了個響指,李成玨立刻朝他這裡走過來。

“時揚呢?”程熠問。

“哎,彆提了,做手術去了。上京那邊來了個有頭有臉的人物,指名要我小舅做手術。這不,他走不開了,所以讓我來和你說一聲。”

程熠看著李成玨又問:“時揚想和我說什麼?”

“好像是和洛枳有關的事,因為我小舅公安局的朋友查出來這次投毒是有第三個人所為,所以他想向你瞭解情況。”

程熠一聽這話就覺得滑稽,薄唇掀了掀,眉頭輕擰說:“他有病?這事和我有什麼關係。”

李成玨一聽馬上就解釋:“哥們,我小舅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他是擔心洛枳會有危險。他懷疑那個景銳陽,但又冇有證據,所以就想問問你,畢竟那天是你打電話給我讓我小舅去觀庭接洛枳的。”

程熠其實也懷疑景銳陽,因為隻有他才能下這麼大的一盤棋,但空口無憑,懷疑永遠隻是懷疑。

“哦。”

“程熠,你能幫幫我小舅和洛枳嗎?他們太難了。”

李成玨把最近時揚和洛枳發生的事都說了一遍,程熠聽完就隻有一句話:“都這樣了,還有在一起的必要?”

李成玨納悶:“你什麼意思啊?”

程熠打開手機看了一眼時間,隨後重新將目光看向李成玨:“我冇有什麼意思,我的意思就是你小舅和洛枳都是戀愛腦。”

“都這副死樣子了,還要在一起,恨不得全家都死光了給他們的愛情陪葬是吧?”

程熠的話讓李成玨不爽:“程熠你這是落井下石嗎?我小舅不過就是和洛枳相愛,怎麼到你嘴裡就這麼不堪了。你該不會是故意嫉妒我小舅吧。”

關鍵時刻李成玨也可以很男人,雖然平時他對時揚也會口頭抱怨,但關鍵時刻該維護的他還是會維護。

“我嫉妒個球。難道我有說錯嗎?有個詞叫及時止損知不知道?”

李成玨不認可程熠,於是他開始冷嘲熱諷:“是,畢竟我小舅有情有義,不像你這麼冷靜抽身的快,他對洛枳的愛就是不到最後一刻不放手。而你就不一樣了…”

“六年的初戀說不要就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