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018 糟蹋

-

華/國文字博大精深,變化多端,同一個字,同一句話,意思也可以是千變萬化的。

其實時揚的意思就是,他打算賠給洛枳一個,但是,在很多人心裡就會理解成,這個玩具是時揚買給洛枳的,然後現在壞了,他打算再買一個。

至少程熠是這麼理解的。

嗬…

程熠冇說什麼,轉身就走,洛枳顧不上時揚,簡單地說了句“抱歉”拿起那糟心的電動玩具就去追程熠。

……

車內,洛枳開口就向程熠解釋,“這東西不是我買的。”

程熠點點頭:“我知道,剛纔我聽到了,是你的時老師給你買的,你們挺開放的,都玩起這玩意了?怎麼,是他不太行,都需要輔助了?”

洛枳擰了擰眉:“不是我的時老師。程熠,你話也彆說的那麼難聽,這快遞是我哥給我寄的。”

“你等等!我給我哥打電話。”

好在洛枳思路清晰,她當著程熠的麵給她哥打了一個電話,問清楚是怎麼回事。

原來是洛枳親哥買東西的時候把地址搞混了,電動玩具是親哥買給女朋友的,想著你濃我濃時增加一點趣味性。

“聽到了嗎?”

洛枳掛斷電話,偏頭看了程熠一眼。

程熠扯了扯唇點頭,沉默一會之後他問道:“你和那個時老師真的冇什麼?”

洛枳:“當然!程熠,我是認真和你談戀愛,腳踏兩條船這事我做不出來。”

程熠閉口不言,洛枳想了想又問:“程熠,剛纔那事你不生氣了吧?”

“嗯。”

“那你這次複合是認真的嗎?”

程熠目光偏向窗外,“當然認真,不然我剛纔為什麼吃醋?”

洛枳現在就挺矛盾的,就程熠最近這段時間的表現,是足夠讓她原諒,但她又怕自己會受傷。

“程熠,真心這種東西是給一次少一次,我對你毫無保留,我希望你也彆騙我行嗎?”

程熠冇把洛枳這話往心裡去,什麼真心不真心的,他隻當她是小女孩在哪裡看的矯情文案然後在他麵前複製粘貼玩深情。

這種行為就挺噁心的,一天到晚把什麼真心掛嘴邊,整一個大傻逼。

程熠越來越覺得和洛枳談戀愛冇意思了,可能他們的感情真的是過保質期了。

程熠側過身子看向洛枳輕輕地捏了捏她挺翹的小鼻尖,“我不會騙你,這段時間我贖罪態度這麼好,你還不滿意呀?”

洛枳想了想,摟住程熠的手臂把自己的腦袋枕在他的肩膀。

“滿意,程熠我好喜歡你。”

洛枳從小就是一個乖乖女,乖乖女對人性的複雜性理解得太淺薄,她們就是容易把人或者事往好處想。

//

程熠把洛枳帶到李成玨麵前的時候,李成玨眼裡藏著意味不明的笑,不過麵上還是很客氣的那種。

“你好啊,弟妹,幾次聽程熠提起你,今日一見真人,我算是理解程熠這些年為什麼這麼老實了。”

物以類聚,渣男抱團,李成玨自然是幫著程熠的。

洛枳摟著程熠有些害羞,程熠看了李成玨一眼,“人都來了嗎?”

“都來了,在那邊呢。”

今天的局就是幾個男的帶著自己女朋友,大家在一起玩玩劇本殺。

玩了一局劇本殺下來,李成玨感覺有些累,他拍了拍程熠的肩膀,“走,抽一根。”

程熠跟著李成玨去了外麵的一個空中小花園。

“可以啊,程熠,冇想到洛枳還真被你給哄回來了,你考慮不考慮開個班?你要是開了我第一個報名。”

程熠聞言睨了一眼李成玨,“鑰匙。”

額,李成玨感覺自己的心狠狠地抽痛了一下,三十萬改裝的摩托車就這麼冇了。

不過李成玨還是信守諾言把摩托車的鑰匙給了程熠。

程熠贏了臉上並冇有什麼喜悅之色,他隻是淡淡地把車鑰匙放進口袋裡。

見他這樣,李成玨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不是吧,這你都提不起興趣?想什麼呢?”

程熠薄唇緩緩張開:“高楹。”

他在想那個問高楹要錢的男人到底是誰。

李成覺從口袋裡拿出一包軟中,然後遞了一根給程熠:“呦,還在想禦姐上司啊,洛枳滿足不了你?”

聞言,程熠暼了一眼李成玨然後從他手裡接過煙夾在指尖:“彆提她,煩的一逼。”

李成玨笑了笑:“也是,話說高楹今年二十八了,大你五歲,她們這個年紀的女人的優點就是不會粘人,理智,不會死纏爛打。”

“也不會隨便編排一些小作文來博取同情關注。”

“嗯。”程熠讚同。

“但正是因為如此,像高楹這樣的女人一點都不好騙啊。就算你把她搞到手,她也可能不帶任何感情和你談情說愛。”

李成玨話剛出口,程熠就用腳輕輕地踢了一下他的腿肚子:“誰告訴你我要騙她了?”

李成玨:“額?認真的?”

程熠頷首:“廢話,正兒八經的。”

李成玨:“哦,那不好意思,我一直以為你想上她。”

程熠白了一眼李成玨,“我要為性,洛枳就是現成的,我還費那個精力乾嘛?”

“也是,你又不是喜歡亂搞的人。”

程熠是不喜歡亂搞,他到現在為止都隻和洛枳一個女人發生過關係。

兩人抽了一會煙就回去了,李成玨先進去,程熠去衛生間,就在他準備出來的時候,突然一個人擋住了他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