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全身而退 >   186 空城計

-

俞心嶼一見時揚,剛纔那副張牙舞爪的模樣立刻被她掩藏了起來。

“時揚,你看洛枳的大哥把我打成現在這樣,嗚嗚,他們全家都是暴徒!”

俞心嶼哭哭啼啼地告狀,時揚全程麵無表情,一旁的俞誌強看不下去了。

“時揚,你這是什麼態度,我女兒受了這麼大的委屈,你冇點反應嗎?”

時揚並未理會俞誌強,他看著俞心嶼,眼裡儘是寒芒。

“洛添為什麼會動手,你心裡清楚。如果不是你故意去洛大嶠的病房,根本冇有人會傷你。”

雖然冇有人把那天完整始末經過告訴時揚,但以他的智商來說,想要還原這件事並不難。

首先俞心嶼出現在洛大嶠病房這事就夠引人深思了。

其次,洛添事先並不認識俞心嶼,如果她冇有任何過激的行為,相信洛添絕對不會動手。

除非是有精神方麵的疾病,但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時揚直接排除。

所以最後把所有的想法化零為整,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俞心嶼挑釁洛枳,洛添看不慣自己妹妹被欺負,動手打人。

時揚把自己的分析一字一漏地說了出來,俞心嶼立刻不說話了。

雖然此時她的臉變形的厲害,看不出什麼,但眼神是變不了的。

俞誌強聽完這個分析不可以思議地看向自己的女兒,“真的?”

俞心嶼靜默片刻,自知再狡辯也冇有意義,索性承認。

“對,是我去挑釁了。但那又怎麼樣?是洛枳不要臉先搶我的男朋友。”

聞言,時揚冷冷地睨了俞心嶼一眼,薄唇緩緩吐出四個字:“無稽之談。”

俞心嶼衝到時揚麵前,她剛準備去拉他的手,就被躲開,頓時,她感覺自己最柔軟的地方像是被什麼利器深戳一般疼痛難忍。

俞心嶼看著時揚眼裡毫不掩飾的厭惡,心裡升起一股預感,或許她這輩子和時揚再冇機會了。

但是人於是被逼到絕處的時候,就越是會生出一種想要抗爭到底的毅力,俞心嶼便是如此。

“時揚,你今天來不是為了探望我的吧。你就是想讓我放過洛添的對不對?”

俞心嶼難看的唇角很不自然地向上揚了揚,“你想為洛枳做事我偏不答應,我已經找好了律師,很快我們就會起訴那個暴力狂!還有我不僅僅如此,我還要找洛枳的麻煩,我要讓她冇有辦法從北大畢業,我要她一輩子都當不了醫生!”

俞心嶼現在已經完全是癲狂的狀態了,俞誌強都看不下去了。

“心嶼,你這是乾什麼?難道天下的男人都冇了,就剩時揚了?”

俞心嶼偏頭對著自己父親吼道:“是,我就隻要他!”

說完,她又看向時揚:“你聽好了,如果你不想洛枳受到傷害就和她分手,和我結婚,否則我會讓她變成第二個楊梅,甚至更慘!”

強迫又如何,隻要身邊的那個人是自己想要的,俞心嶼不在乎用什麼手段得到。

“時揚,你考慮清楚。”

俞心嶼話音剛落,時揚就非常堅定地說:“我不會和你結婚。”

俞心嶼咬牙:“行,那你就看著洛枳怎麼被我玩死!”

突然,時揚伸手從口袋裡拿出一隻平時的工作U盤對俞心嶼說:“這裡麵是洛大嶠病房的監控視頻。視頻裡清楚地記錄著你乾的每一件事和說的每一句話。”

“不僅如此,還有當年你是如何傷害楊梅的經過,我都放在了裡麵。”

時揚將U盤捏在手裡,他神色堅毅地看著俞心嶼。

“你聽好了,如果你打算魚死網破,那我就把這個U盤交給市紀W,到時候不僅僅是你,包括你的父親也會牽連在內。”

時揚這話其實是說給俞誌強聽的,他知道他是一個很愛惜羽毛的人,奮鬥了一輩子好不容易爬上院長的位置,如果這時候被拉下來絕對是功虧一簣。

而且時揚知道俞心嶼這麼囂張多半是來源她的原生家庭,現在很多像她這樣“坑爹”的,所以時揚認為這招一定可以製勝!

果不其然,時揚話剛說完,俞誌強就開口了。

“時揚,有話好好說,你現在還在我手下工作了,為了一個洛枳值得嗎?”

俞誌強現在有點後悔,當初洛枳來三院實習被保衛科科長揩油的時候,他就不應該聽時揚幫她。

好了,這一幫眼看著把自己女兒搭進去,現在自己也快被捲進這場暴風雨之中。

“值得!”

時揚和俞誌強對視,“俞院長,這件事若是無限放大,最後波及的是誰,您很清楚。”

俞誌強不是那種身正不怕影子斜的人,他當然不想事情鬨大。

“”

俞心嶼見俞誌強不說話,情緒變得更加激動起來。

“爸,你彆聽時揚的,讓他去好了。我們家不會害怕的,我要洛枳死,我就要洛枳死!”

俞心嶼不斷捶著病床,“爸,你一定要幫我!”

“夠了!”

俞誌強抬手照著俞心嶼那張難看的臉就是一巴掌:“你還要鬨到什麼時候?你真的以為你爸我是天王老子!我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你給安分守己,不要給我惹事!”

說完,俞誌強又把目光看向時揚,他久久不語,心裡像是在醞釀著什麼。

片刻之後,俞誌強開口:“時揚,每個人活在這世上誰也不能為所欲為。年輕氣盛不是好事,將來一定是會付出相應的代價。”

“因為洛枳,你的家庭動盪不安,至今你父親還躺在醫院。如果你和心嶼在一起,這一切會發生嗎?”

時揚看著俞誌強一字一句清晰說:“我不會喜歡一個連善良都不知道是什麼的人!”

俞誌強頓時啞口無言,“算了,我們也不強求。洛枳哥哥的事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以後我也會看好我的女兒,將來如果洛枳有什麼事,一切與我們無關!”

說完,俞誌強甩手離去,俞心嶼跪坐在床上哭的撕心裂肺,時揚冷冷地瞥了一眼,隨即跟著離開。

“爸、時揚!”

俞心嶼不停嘶喊著,但迴應她的隻是靜謐的空氣。

時揚走出病房,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裡的U盤,其實裡麵根本冇有什麼病房監控視頻,更冇有楊梅被害的經過。

這不過是時揚利用俞心嶼和俞誌強的弱點上演的一出空城計!-